2020-02-15 09:12:34

葉晨這一覺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才醒來。

昨晚他運轉《地皇經》強行沖開經脈,本身還很羸弱的身體高負荷運轉,榨干了他的力氣。

現在一覺醒來,全身還是軟綿綿的。

空調將室內的溫度調整得剛剛好。

門口傳來葉曉菲的聲音,她眨巴眨巴圓圓的大眼睛,開心道:“哥,你終于醒了。”

葉晨迷迷糊糊,想起了昨晚的事,又看了看周圍,確信不是一場夢,都是真的,內心即疑惑又高興。

“老哥,你感覺怎么樣?”

“沒有什么時候比現在更好了。”

葉晨從床上爬起來,他還沒有換衣服,衣服上沾滿了血,床上都是。

體內的修為空空如也,回到凡人的狀態,一時間葉晨還是有些不習慣。

“快去洗個澡,我熬了大骨湯,做了你最喜歡吃的紅燒豬蹄。”

“嗯,還是我妹妹最疼我!”葉晨咧嘴笑起來,從衣柜里拿了一件衣服就去洗澡了。

以前葉晨家里還是很富裕的,他父母在江城開房地產公司,這些年房地產大熱,葉氏集團頗有些名氣。

而葉晨從小屬于那種很普通的人,小時候家里也窮過,他性格偏內向,不太愛跟人打交道。

在人群中,也是那種絕對被人認不出來的人。

而且他也絕對不會主動去結交別人,總給人一副生人勿近的冷淡感。

他最大的特點是比較懶,在學??翁蒙舷不端?,回家沒事就睡覺玩手機。

平時也沒什么朋友,只有葉曉菲整天跟在自己屁股后面。

前世,因為學業,和母親也沒少吵過架。

那時候,他很討厭自己的母親。

現在想來,自己實在太幼稚了。

洗完澡,葉晨穿好衣服走出來,葉曉菲已經在桌邊,桌上擺著幾道菜,都是葉晨最喜歡的。

他看著葉曉菲,一時間眼淚差點沒有迸出來。

這個世界上,最關愛自己的,除了父母以外,就是自己這個妹妹了。

有時候葉晨覺得,葉曉菲更像姐姐,總是讓著自己,什么事情都幫自己做,一喚就來了。

父母去世后,他們被銀行趕出來,住在這間小破屋子里。

父母的所有錢都被董事會那幾個黑心的家伙搞走了,他們兄妹靠剩余的一點點勉強度日。

后來葉晨才知道,葉曉菲每天都會瞞著自己外出打零工。

發傳單,給人洗盤子。

甚至出現過高溫下中暑的事情,但她一直瞞著自己,從來沒有跟自己提起過這些事。

“哥,你在想什么呢,快來吃飯。”

“沒什么,哥昨晚睡了一覺,好像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夢見自己去了很遠很遠的地方,做了許多驚天動地的大事。”

葉曉菲噗嗤笑出來:“我哥是這個世界上最有能耐的男人,以后肯定會做許許多多大事的!”

她這話是認真的,這個世界上,只有葉曉菲相信葉晨能干出一番驚天動地的大事了。

在許多人眼中,葉晨這位曾經的葉氏集團大少爺,不過是個游手好閑的廢物而已。

兩人坐下來,開始吃起來,屋子里很溫馨。

葉晨突然道:“你不問你哥為什么突然那么能打架了?”

“哥哥見到妹妹被欺負,體內小宇宙爆發了。”

“呃,其實哥哥還有許多許多本事。”

的確,葉曉菲也發覺到葉晨不一樣了,但一樣的是,葉晨看自己的眼神依然是充滿了關愛。

這就是自己哥哥的眼神,從小到大就是這樣,他不是別人!

就算他打起人來再可怕,他依然是最關愛自己的哥哥。

“那我以后要慢慢見識。”

“以后我再也不會讓你過苦日子了。”

葉曉菲大笑道:“有哥哥在,哪里的日子都是最幸福的日子。”

這個時候,電話突然響了。

上面顯示的名字是:周君怡。

葉晨微微一怔,看到這個名字,心中那些遙遠的記憶又浮上了心頭。

葉曉菲一看這名字,臉上的笑容收斂起來,連忙把葉晨的手機搶過來,掛了電話。

“哥,別去,這家人沒一個好東西,以前爸媽還在的時候,他們把我們當寶,自從爸媽走后,他們沒少嘲諷我們倆!尤其是周君怡這女人!哥,我說了你別生氣,她根本就不喜歡你,他們家以前就是沖著爸媽的錢來的!”

葉曉菲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把葉晨的手機狠狠捂在懷里,深怕葉晨奪過去了。

葉晨一時間也感慨萬千。

周君怡這個女生,都是多么遙遠的記憶了。

上一世,踏入星空之前,葉晨曾經真的喜歡過這個女生。

第一次見周君怡是高一的時候,她是父親的好哥們兒的女兒。

自己從江城轉學到郢都,當時見到周君怡,葉晨就對她一見傾心了。

之后,周家也表現得非常熱情。

他們兩人在同一個班級,葉晨雖然宅,但還是經?;岷褡帕稱とブ薌?。

但自從父母去世后,周君怡的母親就變了一個人,不準葉晨再踏入半步。

后來兩人的關系越來越疏遠。

為此,葉晨頹廢了好一段時間。

現在想來自己那時候真的是很幼稚。

“曉菲,放心,我不去。”

葉曉菲倒是有些驚詫,按照往常,葉晨都是守著周君怡的電話的。

只要是周君怡的電話,葉晨就像是瘋了一樣。

可惜自從爹媽去世后,那女人很少主動聯系葉晨。

“真不去?”

“真的不去。”

“好吧。”葉曉菲將手機放在桌上,兩人繼續吃飯。

過了一會兒,又來了個電話,這次不是周君怡,而是周君怡的父親周海昌。

葉晨看了一夜葉曉菲,道:“是周叔叔,曉菲,人家周叔叔還是很在乎咱倆的哦。”

“好吧。”葉曉菲撇了撇嘴,將手機遞給葉晨。

周海昌是自己父親的好哥們兒,是一個非常和善的男人,對葉晨也的確非常好。

在葉晨和葉曉菲走投無路的時候,他私下好幾次幫助兄妹倆。

但這事卻一定不能讓周君怡那刻薄的媽知道,否則夫妻兩人指不定會大吵。

“喂,小晨,在忙嗎?”

聽見周海昌溫和的聲音,葉晨一時間感慨萬千。

周海昌是他要感激的人,上一世他回地球的時候,還專程去找過周海昌,可惜時過境遷,周昌海已經去世。

“在吃飯呢,周叔叔,有事嗎?”

“哦,今天是君怡的生日,想請你和曉菲過來一起吃飯,我也有段時間沒有見你了,過來陪叔叔喝一杯。”

葉晨看了一眼葉曉菲,道:“好的,我也想念周叔叔了,我會準時赴約的。”

“好!等你來!”

說完,便掛了電話。

“哥,你真要去?”

“去,去陪周叔叔喝幾杯!”

“那我跟你一起去,誰敢欺負你,我就打他!”葉曉菲一副護哥心切的樣子。

這時,一個陌生電話打了進來。

葉晨接了電話:“你好,哪位?”

“葉兄弟,是我啊,王有來,昨晚帝皇KTV的王有來!”

電話那頭傳來語氣夸張的聲音。

“哦,你給我打電話,有什么事?”

“也沒什么事,就是覺得葉兄弟您為人仗義,少年英雄,想跟您交個朋友,今晚在蘭月大酒店擺下酒宴,請您吃個飯。”

“今晚?沒時間,今晚我有事。”

“沒關系,您什么時候有時間,咱們什么時候吃。”

葉晨想了想:“明晚吧。”

“好,那就明晚,我現在立刻讓人訂最好的包間。”

王有來不知道從哪里搞到自己電話,想來是有結識之心,剛好自己也想著借一些外力,來辦些事。

葉晨本來準備掛電話,突然道:“王有來,你那里最好的酒是什么酒?”

電話那邊的王有來微微錯愕,隨即回過神:“我這里酒很多,路易十三,12萬一瓶;茅臺珍藏版,20萬一瓶;拉菲,我這里這瓶拉菲,今年全球只有100瓶,價值也是20萬。您若想喝,我立刻讓人給您送過去。”

“煙呢?”

“高斯巴,古巴原產。”

葉晨道:“我們見過一面,就找你要煙和酒,本來是不應該,但現在我急需,你若幫我,這個人情我記著。”

電話那邊的王有來頗為激動,葉晨可是劉老爺的朋友。

劉家是什么?那是中域豪門!

區區幾品酒和雪茄算什么。

王有來連忙道:“葉兄弟,您跟我太客氣了,別說這些煙酒,就是本市山頂那棟最貴的別墅,只要您開口,我立刻讓人把鑰匙給你送過去!”

“這倒不必,我給你一個地址,晚統領煙酒送過去。”

“好!”

葉晨將周海昌的地址告訴給了王有來,然后掛了電話。

葉晨記得周海昌喜歡喝酒,喜歡雪茄,這兩樣東西。

可惜前世自己后來太窮,買不起好酒,買不起好雪茄。

福利彩票官网电话:第4章好禮

澳州彩票官网 www.tzlxu.tw 葉晨這一覺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才醒來。

昨晚他運轉《地皇經》強行沖開經脈,本身還很羸弱的身體高負荷運轉,榨干了他的力氣。

現在一覺醒來,全身還是軟綿綿的。

空調將室內的溫度調整得剛剛好。

門口傳來葉曉菲的聲音,她眨巴眨巴圓圓的大眼睛,開心道:“哥,你終于醒了。”

葉晨迷迷糊糊,想起了昨晚的事,又看了看周圍,確信不是一場夢,都是真的,內心即疑惑又高興。

“老哥,你感覺怎么樣?”

“沒有什么時候比現在更好了。”

葉晨從床上爬起來,他還沒有換衣服,衣服上沾滿了血,床上都是。

體內的修為空空如也,回到凡人的狀態,一時間葉晨還是有些不習慣。

“快去洗個澡,我熬了大骨湯,做了你最喜歡吃的紅燒豬蹄。”

“嗯,還是我妹妹最疼我!”葉晨咧嘴笑起來,從衣柜里拿了一件衣服就去洗澡了。

以前葉晨家里還是很富裕的,他父母在江城開房地產公司,這些年房地產大熱,葉氏集團頗有些名氣。

而葉晨從小屬于那種很普通的人,小時候家里也窮過,他性格偏內向,不太愛跟人打交道。

在人群中,也是那種絕對被人認不出來的人。

而且他也絕對不會主動去結交別人,總給人一副生人勿近的冷淡感。

他最大的特點是比較懶,在學??翁蒙舷不端?,回家沒事就睡覺玩手機。

平時也沒什么朋友,只有葉曉菲整天跟在自己屁股后面。

前世,因為學業,和母親也沒少吵過架。

那時候,他很討厭自己的母親。

現在想來,自己實在太幼稚了。

洗完澡,葉晨穿好衣服走出來,葉曉菲已經在桌邊,桌上擺著幾道菜,都是葉晨最喜歡的。

他看著葉曉菲,一時間眼淚差點沒有迸出來。

這個世界上,最關愛自己的,除了父母以外,就是自己這個妹妹了。

有時候葉晨覺得,葉曉菲更像姐姐,總是讓著自己,什么事情都幫自己做,一喚就來了。

父母去世后,他們被銀行趕出來,住在這間小破屋子里。

父母的所有錢都被董事會那幾個黑心的家伙搞走了,他們兄妹靠剩余的一點點勉強度日。

后來葉晨才知道,葉曉菲每天都會瞞著自己外出打零工。

發傳單,給人洗盤子。

甚至出現過高溫下中暑的事情,但她一直瞞著自己,從來沒有跟自己提起過這些事。

“哥,你在想什么呢,快來吃飯。”

“沒什么,哥昨晚睡了一覺,好像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夢見自己去了很遠很遠的地方,做了許多驚天動地的大事。”

葉曉菲噗嗤笑出來:“我哥是這個世界上最有能耐的男人,以后肯定會做許許多多大事的!”

她這話是認真的,這個世界上,只有葉曉菲相信葉晨能干出一番驚天動地的大事了。

在許多人眼中,葉晨這位曾經的葉氏集團大少爺,不過是個游手好閑的廢物而已。

兩人坐下來,開始吃起來,屋子里很溫馨。

葉晨突然道:“你不問你哥為什么突然那么能打架了?”

“哥哥見到妹妹被欺負,體內小宇宙爆發了。”

“呃,其實哥哥還有許多許多本事。”

的確,葉曉菲也發覺到葉晨不一樣了,但一樣的是,葉晨看自己的眼神依然是充滿了關愛。

這就是自己哥哥的眼神,從小到大就是這樣,他不是別人!

就算他打起人來再可怕,他依然是最關愛自己的哥哥。

“那我以后要慢慢見識。”

“以后我再也不會讓你過苦日子了。”

葉曉菲大笑道:“有哥哥在,哪里的日子都是最幸福的日子。”

這個時候,電話突然響了。

上面顯示的名字是:周君怡。

葉晨微微一怔,看到這個名字,心中那些遙遠的記憶又浮上了心頭。

葉曉菲一看這名字,臉上的笑容收斂起來,連忙把葉晨的手機搶過來,掛了電話。

“哥,別去,這家人沒一個好東西,以前爸媽還在的時候,他們把我們當寶,自從爸媽走后,他們沒少嘲諷我們倆!尤其是周君怡這女人!哥,我說了你別生氣,她根本就不喜歡你,他們家以前就是沖著爸媽的錢來的!”

葉曉菲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把葉晨的手機狠狠捂在懷里,深怕葉晨奪過去了。

葉晨一時間也感慨萬千。

周君怡這個女生,都是多么遙遠的記憶了。

上一世,踏入星空之前,葉晨曾經真的喜歡過這個女生。

第一次見周君怡是高一的時候,她是父親的好哥們兒的女兒。

自己從江城轉學到郢都,當時見到周君怡,葉晨就對她一見傾心了。

之后,周家也表現得非常熱情。

他們兩人在同一個班級,葉晨雖然宅,但還是經?;岷褡帕稱とブ薌?。

但自從父母去世后,周君怡的母親就變了一個人,不準葉晨再踏入半步。

后來兩人的關系越來越疏遠。

為此,葉晨頹廢了好一段時間。

現在想來自己那時候真的是很幼稚。

“曉菲,放心,我不去。”

葉曉菲倒是有些驚詫,按照往常,葉晨都是守著周君怡的電話的。

只要是周君怡的電話,葉晨就像是瘋了一樣。

可惜自從爹媽去世后,那女人很少主動聯系葉晨。

“真不去?”

“真的不去。”

“好吧。”葉曉菲將手機放在桌上,兩人繼續吃飯。

過了一會兒,又來了個電話,這次不是周君怡,而是周君怡的父親周海昌。

葉晨看了一夜葉曉菲,道:“是周叔叔,曉菲,人家周叔叔還是很在乎咱倆的哦。”

“好吧。”葉曉菲撇了撇嘴,將手機遞給葉晨。

周海昌是自己父親的好哥們兒,是一個非常和善的男人,對葉晨也的確非常好。

在葉晨和葉曉菲走投無路的時候,他私下好幾次幫助兄妹倆。

但這事卻一定不能讓周君怡那刻薄的媽知道,否則夫妻兩人指不定會大吵。

“喂,小晨,在忙嗎?”

聽見周海昌溫和的聲音,葉晨一時間感慨萬千。

周海昌是他要感激的人,上一世他回地球的時候,還專程去找過周海昌,可惜時過境遷,周昌海已經去世。

“在吃飯呢,周叔叔,有事嗎?”

“哦,今天是君怡的生日,想請你和曉菲過來一起吃飯,我也有段時間沒有見你了,過來陪叔叔喝一杯。”

葉晨看了一眼葉曉菲,道:“好的,我也想念周叔叔了,我會準時赴約的。”

“好!等你來!”

說完,便掛了電話。

“哥,你真要去?”

“去,去陪周叔叔喝幾杯!”

“那我跟你一起去,誰敢欺負你,我就打他!”葉曉菲一副護哥心切的樣子。

這時,一個陌生電話打了進來。

葉晨接了電話:“你好,哪位?”

“葉兄弟,是我啊,王有來,昨晚帝皇KTV的王有來!”

電話那頭傳來語氣夸張的聲音。

“哦,你給我打電話,有什么事?”

“也沒什么事,就是覺得葉兄弟您為人仗義,少年英雄,想跟您交個朋友,今晚在蘭月大酒店擺下酒宴,請您吃個飯。”

“今晚?沒時間,今晚我有事。”

“沒關系,您什么時候有時間,咱們什么時候吃。”

葉晨想了想:“明晚吧。”

“好,那就明晚,我現在立刻讓人訂最好的包間。”

王有來不知道從哪里搞到自己電話,想來是有結識之心,剛好自己也想著借一些外力,來辦些事。

葉晨本來準備掛電話,突然道:“王有來,你那里最好的酒是什么酒?”

電話那邊的王有來微微錯愕,隨即回過神:“我這里酒很多,路易十三,12萬一瓶;茅臺珍藏版,20萬一瓶;拉菲,我這里這瓶拉菲,今年全球只有100瓶,價值也是20萬。您若想喝,我立刻讓人給您送過去。”

“煙呢?”

“高斯巴,古巴原產。”

葉晨道:“我們見過一面,就找你要煙和酒,本來是不應該,但現在我急需,你若幫我,這個人情我記著。”

電話那邊的王有來頗為激動,葉晨可是劉老爺的朋友。

劉家是什么?那是中域豪門!

區區幾品酒和雪茄算什么。

王有來連忙道:“葉兄弟,您跟我太客氣了,別說這些煙酒,就是本市山頂那棟最貴的別墅,只要您開口,我立刻讓人把鑰匙給你送過去!”

“這倒不必,我給你一個地址,晚統領煙酒送過去。”

“好!”

葉晨將周海昌的地址告訴給了王有來,然后掛了電話。

葉晨記得周海昌喜歡喝酒,喜歡雪茄,這兩樣東西。

可惜前世自己后來太窮,買不起好酒,買不起好雪茄。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