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5 06:00:00

“選好了???”兩個女孩同時驚呼出聲。

冷清女孩驚疑不定,她從一開始就對葉銘不抱有希望。

因為她知道賭石無異于買彩票,只不過幾率比買彩票略高一些而已。

賭石圈中流傳著一句“一刀窮一刀富,一刀穿麻布”,就是對賭石最貼切的形容。

所謂十賭九輸,賭石不僅需要超強的眼力,更需要運氣。

這一行,變數太多,誰也不敢說一定能贏。

葉銘在唐琳面前夸下???,要在十五分鐘內要賺到五百萬。

除非真的能在這成千上萬的原石堆里撿到大漏,否則根本就不可能完成!

暫且不說這些原石,早已經被那些賭石老手層層挑選過,好料已經寥寥無幾。

就算是這里面,真還有漏掉的好料。

但要在里面選出有價值的石料,恐怕大師級別的賭石老手,不花幾個小時也根本不可能完成!

葉銘從到這里,都沒有進去看過,只是在門口站了一會兒。

總共半分鐘不到,就抱起一塊石頭,告訴所有人他選好了。

這讓冷清女孩很難相信,這真是葉銘自己選出來,而不是他隨便抱的?

女孩若雪雖然也十分驚奇,更多的卻是松了一口氣。

唐琳在一旁冷笑連連。

在葉銘隨便抱起一塊石頭的時候,她突然開始覺得,自己不該去跟一個窩囊廢一般見識。

因為那樣只會顯得自己愚蠢。

人家的原石,哪個不是千挑萬選,斟酌再三,選出的石料無不質地堅硬,顏色自然。

而葉銘選的那塊石頭,表面像是從油桶里面撈出來的一般,渾濁不堪。

就算是再不懂賭石的人也知道這一定是一塊廢料!

當看到葉銘拿著石頭去結賬,但是遲遲沒給錢的時候。

唐琳知道,這場鬧劇要結束了,葉銘裝不下去,想知難而退了。

唐琳不想再浪費時間,在葉銘身后開口道:

“如果你現在給我道歉認錯,我之前說過的話還算數!”

看到葉銘轉過身來,唐琳更是滿臉鄙夷之色。

剛才不是挺硬氣嗎?現在不還是服軟了?

葉銘緩緩的走向唐琳,唐琳臉上已經開始逐漸得意。

但是就在葉銘即將走到唐琳面前的時候,卻是突然轉身看向冷清女孩:

“能借你兩百塊嗎?我的錢不是很夠。”

“???”

冷清女孩微微一愣,隨后還是拿出了兩百塊錢。

“謝謝!等會兒就還給你。”

葉銘對著冷清女孩微微點頭,隨后轉身結賬。

葉銘也不想去借錢,但是奈何找遍身上也才一千塊。

但是這塊原石竟然要一千二百塊,實在是沒辦法才開口。

哼!

唐琳冷哼一聲,她感覺被葉銘擺了一道,臉色不禁有些發青。

尷尬之色轉瞬即逝,唐琳心底反而更加譏諷。

就算選到原石又如何,難道還真以為能解出翡翠?

有些時候事情做得越盡,最后只會摔的越狠!

賭石節舉辦方在展廳里設置了專業的解石師,專門負責為顧客解石。

在大廳的一個角落,此時已經圍攏了不少人,不時發出陣陣嘩然之聲。

“師傅,幫我把石頭切一下吧。”

葉銘來到一個解石師的面前。

掃了一眼葉銘手里的原石,這解石師有些不屑的開口道:

“你是想切呢?還是想磨?”

解石分為切和磨,切石能最快看到里面是否有翡翠,但也最可能會直接損壞翡翠,磨石則更加保險。

他看的出來,這石料是最便宜的那種。

平時都隨便放在地上,連展臺都上不了,自然不認為里面能出什么好東西。

“磨吧。”

沒有在意這解石師的態度,葉銘直接開口。

“嗯。”

顧客要求,這解石師雖然嘴上不好說什么,但是在心里早以把葉銘狠狠鄙視了一番。

不過就是一塊最便宜的廢棄石頭而已,成色不好,一看就是廢料,磨石簡直就是白費功夫!

大約過去了五分鐘,籃球大小的原石就被磨去了一大半,但是卻絲毫沒有出綠的樣子。

“我看不如一刀切了算了,省得浪費時間!

還真以為隨便撿塊廢料,就能開出什么好東西了!”

唐琳這時候冷笑到。

聽唐琳這么說,就連解石師臉上都開始露出了些許的不耐煩。

不過,就在幾秒鐘后。

這解石師突然面色一變,急忙低下頭看向了自己手中的這一塊石頭。

仔細的確認了兩遍才敢相信,竟然……真的出綠了!

冷清女孩有些難以置信,這看起來廢料一般的原石,竟然真的有翡翠?

女孩如雪也是微微一怔,但隨即便露出了一絲歡喜之色。

唐琳卻像是被人掐住脖子一般,到嘴邊的嘲諷被生生的咽了下去。

表情更像是吃了老鼠屎一般的難看。

“這位小兄弟,這一塊石料,我出三十萬塊給你買了,怎樣?”

看到葉銘的石料出了綠,一個中年人湊上來詢問。

而他的聲音不小,頓時就將很多人給吸引了過來。

“小兄弟,我出五十萬,你把這塊石料賣給我,我們馬上可以交易。”

看到解石師手上的石料,又是另一個人開口說道。

葉銘搖頭,沒有說話。

冷情女孩在短暫的震驚過后,不禁替葉銘感到一陣可惜。

雖然葉銘運氣已經算是很好了,一千二百塊的價格買入,要是他愿意,馬上能五十萬賣出。

中間翻了四百多倍,已經算是創造奇跡,走大運了。

但五十萬距離五百萬還是太遙遠了!

“也就拳頭大小的翡翠,五十萬已經頂天了。

也讓一些人知道,平時不要口氣太大,不怕被風閃到了舌頭!”

唐琳也反應了過來,帶著冷笑譏諷道。

雖然你葉銘開出了翡翠,但是看這翡翠的大小、品質,最多值個五十萬。

葉銘跟她夸下??謔宸種誘蹺灝僂?,到最后也不過五十萬。

雖然中間有些出人意料,但是最終還是她贏了!

吃了幾次憋,唐琳此時心里說不出的暢快。

“窩囊廢就是窩囊廢,還口出狂言,五百萬?

你不會覺得你這石頭能值五百萬吧?

干脆我出五十一萬給你買了,拿回去做個鞋拔子,也算是物盡其……”

“且慢!”

一個聲音突然打斷了唐琳的話。

一名看起來四十多歲,身材有些精瘦的中年男人走了過來,對葉銘作揖示意了一下。

這才繼續說道:

“這位小友,請問我能看一下你的翡翠嗎?”

葉銘頷首,算是默認。

中年男子把翡翠抱在手里看了看,然后閉上眼睛,他突然睜開眼睛,眼睛卻越來亮。

半晌后他才說道:

“小友,這塊翡翠能否賣給我,我出六百萬給你。”

“什么???”

一聽這中年男子,竟然要出六百萬來買葉銘的翡翠?

周圍頓時全是倒吸冷氣的聲音,直接驚掉了一地的下巴!

唐琳更是直接跳了出來,大聲問道:

“我沒有聽錯吧?你說這只有拳頭大小的翡翠能值六百萬?”

周圍人也是看著這中年男子,心中同樣疑惑不解。

這翡翠無論從品質,還是尺寸,都不可能值六百萬???

中年男子抱著翡翠,滿臉的激動之色。

本來他是不愿意說的,但是唐琳一再囂張的態度,讓他不得不說出來。

讓她知道,說出拿這做鞋拔子的話是多么的愚蠢。

中年男子深吸了一口氣,緩緩吐出四個字。

“法器原石!”

男子話閉,四周先是一片寂靜,隨即便像是水入油鍋般,爆發出了驚天炸裂之聲。

“法器原石!竟然是法器原石!”

“小兄弟,不,小友,我愿意出八百萬買你的石料!”

“我出一千萬!”

……

在賭石圈,開出極品翡翠的事也常有發生,但是開出法器靈石,這可是十年都難得一遇的!

法器,雖然普通的玉石通過大師的制作后,帶有靈性也可稱之為法器,能辟邪護身。

但是這種自身帶著靈氣的原石,所制作出來的法器。

那所具有的滋養功能,是其他法器無法比擬的!

這種原石,隨便一小塊做成法器,價值就能翻出數倍不止。

按照這塊原石的大小,估計能賣上數千萬!

“法器原石!”

冷清女孩直接怔立當場,一張秀臉滿布滿了震驚。

她所接觸的圈子,自然知道法器原石意味著什么,那可是需要有多大造化的人才能遇到的??!

女孩若雪此時卻是嫣然一笑,如春風拂面,美而不勝收。

之前那不屑的解石師,更是忍不住激動地渾身顫抖,涕淚橫流。

竟然是法器原石,他這輩子竟然開出了法器原石!

開出過法器原石的解石師,這世上也不過屈指可數的那么幾人。

而他,現在竟然是他們中的一員!

這件事之后,他的地位肯定暴漲??!

他絲毫不懷疑這個中年男人說話的真實性。

因為從這個中年男人走過來,他就認出了。

這位可是他們大老板都要俯首帖耳的人物,據說還可能是某位大師的弟子!

這樣的人物,說的話那絕對是鐵真的!

唐琳此刻臉色一陣紅一陣白,說不盡的難看。

這中年男子愿意花六百萬來買這塊原石,很大幾率這男子說的是真的。

但如果現在她承認了,那可就真是輸給葉銘了。

要她承認輸給一個窩囊廢,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于是一咬牙,提高音量道:

“你說是法器原石就法器原石了,你有什么能證明?”

意彩彩票官网:第三章 法器原石!

澳州彩票官网 www.tzlxu.tw “選好了???”兩個女孩同時驚呼出聲。

冷清女孩驚疑不定,她從一開始就對葉銘不抱有希望。

因為她知道賭石無異于買彩票,只不過幾率比買彩票略高一些而已。

賭石圈中流傳著一句“一刀窮一刀富,一刀穿麻布”,就是對賭石最貼切的形容。

所謂十賭九輸,賭石不僅需要超強的眼力,更需要運氣。

這一行,變數太多,誰也不敢說一定能贏。

葉銘在唐琳面前夸下???,要在十五分鐘內要賺到五百萬。

除非真的能在這成千上萬的原石堆里撿到大漏,否則根本就不可能完成!

暫且不說這些原石,早已經被那些賭石老手層層挑選過,好料已經寥寥無幾。

就算是這里面,真還有漏掉的好料。

但要在里面選出有價值的石料,恐怕大師級別的賭石老手,不花幾個小時也根本不可能完成!

葉銘從到這里,都沒有進去看過,只是在門口站了一會兒。

總共半分鐘不到,就抱起一塊石頭,告訴所有人他選好了。

這讓冷清女孩很難相信,這真是葉銘自己選出來,而不是他隨便抱的?

女孩若雪雖然也十分驚奇,更多的卻是松了一口氣。

唐琳在一旁冷笑連連。

在葉銘隨便抱起一塊石頭的時候,她突然開始覺得,自己不該去跟一個窩囊廢一般見識。

因為那樣只會顯得自己愚蠢。

人家的原石,哪個不是千挑萬選,斟酌再三,選出的石料無不質地堅硬,顏色自然。

而葉銘選的那塊石頭,表面像是從油桶里面撈出來的一般,渾濁不堪。

就算是再不懂賭石的人也知道這一定是一塊廢料!

當看到葉銘拿著石頭去結賬,但是遲遲沒給錢的時候。

唐琳知道,這場鬧劇要結束了,葉銘裝不下去,想知難而退了。

唐琳不想再浪費時間,在葉銘身后開口道:

“如果你現在給我道歉認錯,我之前說過的話還算數!”

看到葉銘轉過身來,唐琳更是滿臉鄙夷之色。

剛才不是挺硬氣嗎?現在不還是服軟了?

葉銘緩緩的走向唐琳,唐琳臉上已經開始逐漸得意。

但是就在葉銘即將走到唐琳面前的時候,卻是突然轉身看向冷清女孩:

“能借你兩百塊嗎?我的錢不是很夠。”

“???”

冷清女孩微微一愣,隨后還是拿出了兩百塊錢。

“謝謝!等會兒就還給你。”

葉銘對著冷清女孩微微點頭,隨后轉身結賬。

葉銘也不想去借錢,但是奈何找遍身上也才一千塊。

但是這塊原石竟然要一千二百塊,實在是沒辦法才開口。

哼!

唐琳冷哼一聲,她感覺被葉銘擺了一道,臉色不禁有些發青。

尷尬之色轉瞬即逝,唐琳心底反而更加譏諷。

就算選到原石又如何,難道還真以為能解出翡翠?

有些時候事情做得越盡,最后只會摔的越狠!

賭石節舉辦方在展廳里設置了專業的解石師,專門負責為顧客解石。

在大廳的一個角落,此時已經圍攏了不少人,不時發出陣陣嘩然之聲。

“師傅,幫我把石頭切一下吧。”

葉銘來到一個解石師的面前。

掃了一眼葉銘手里的原石,這解石師有些不屑的開口道:

“你是想切呢?還是想磨?”

解石分為切和磨,切石能最快看到里面是否有翡翠,但也最可能會直接損壞翡翠,磨石則更加保險。

他看的出來,這石料是最便宜的那種。

平時都隨便放在地上,連展臺都上不了,自然不認為里面能出什么好東西。

“磨吧。”

沒有在意這解石師的態度,葉銘直接開口。

“嗯。”

顧客要求,這解石師雖然嘴上不好說什么,但是在心里早以把葉銘狠狠鄙視了一番。

不過就是一塊最便宜的廢棄石頭而已,成色不好,一看就是廢料,磨石簡直就是白費功夫!

大約過去了五分鐘,籃球大小的原石就被磨去了一大半,但是卻絲毫沒有出綠的樣子。

“我看不如一刀切了算了,省得浪費時間!

還真以為隨便撿塊廢料,就能開出什么好東西了!”

唐琳這時候冷笑到。

聽唐琳這么說,就連解石師臉上都開始露出了些許的不耐煩。

不過,就在幾秒鐘后。

這解石師突然面色一變,急忙低下頭看向了自己手中的這一塊石頭。

仔細的確認了兩遍才敢相信,竟然……真的出綠了!

冷清女孩有些難以置信,這看起來廢料一般的原石,竟然真的有翡翠?

女孩如雪也是微微一怔,但隨即便露出了一絲歡喜之色。

唐琳卻像是被人掐住脖子一般,到嘴邊的嘲諷被生生的咽了下去。

表情更像是吃了老鼠屎一般的難看。

“這位小兄弟,這一塊石料,我出三十萬塊給你買了,怎樣?”

看到葉銘的石料出了綠,一個中年人湊上來詢問。

而他的聲音不小,頓時就將很多人給吸引了過來。

“小兄弟,我出五十萬,你把這塊石料賣給我,我們馬上可以交易。”

看到解石師手上的石料,又是另一個人開口說道。

葉銘搖頭,沒有說話。

冷情女孩在短暫的震驚過后,不禁替葉銘感到一陣可惜。

雖然葉銘運氣已經算是很好了,一千二百塊的價格買入,要是他愿意,馬上能五十萬賣出。

中間翻了四百多倍,已經算是創造奇跡,走大運了。

但五十萬距離五百萬還是太遙遠了!

“也就拳頭大小的翡翠,五十萬已經頂天了。

也讓一些人知道,平時不要口氣太大,不怕被風閃到了舌頭!”

唐琳也反應了過來,帶著冷笑譏諷道。

雖然你葉銘開出了翡翠,但是看這翡翠的大小、品質,最多值個五十萬。

葉銘跟她夸下??謔宸種誘蹺灝僂?,到最后也不過五十萬。

雖然中間有些出人意料,但是最終還是她贏了!

吃了幾次憋,唐琳此時心里說不出的暢快。

“窩囊廢就是窩囊廢,還口出狂言,五百萬?

你不會覺得你這石頭能值五百萬吧?

干脆我出五十一萬給你買了,拿回去做個鞋拔子,也算是物盡其……”

“且慢!”

一個聲音突然打斷了唐琳的話。

一名看起來四十多歲,身材有些精瘦的中年男人走了過來,對葉銘作揖示意了一下。

這才繼續說道:

“這位小友,請問我能看一下你的翡翠嗎?”

葉銘頷首,算是默認。

中年男子把翡翠抱在手里看了看,然后閉上眼睛,他突然睜開眼睛,眼睛卻越來亮。

半晌后他才說道:

“小友,這塊翡翠能否賣給我,我出六百萬給你。”

“什么???”

一聽這中年男子,竟然要出六百萬來買葉銘的翡翠?

周圍頓時全是倒吸冷氣的聲音,直接驚掉了一地的下巴!

唐琳更是直接跳了出來,大聲問道:

“我沒有聽錯吧?你說這只有拳頭大小的翡翠能值六百萬?”

周圍人也是看著這中年男子,心中同樣疑惑不解。

這翡翠無論從品質,還是尺寸,都不可能值六百萬???

中年男子抱著翡翠,滿臉的激動之色。

本來他是不愿意說的,但是唐琳一再囂張的態度,讓他不得不說出來。

讓她知道,說出拿這做鞋拔子的話是多么的愚蠢。

中年男子深吸了一口氣,緩緩吐出四個字。

“法器原石!”

男子話閉,四周先是一片寂靜,隨即便像是水入油鍋般,爆發出了驚天炸裂之聲。

“法器原石!竟然是法器原石!”

“小兄弟,不,小友,我愿意出八百萬買你的石料!”

“我出一千萬!”

……

在賭石圈,開出極品翡翠的事也常有發生,但是開出法器靈石,這可是十年都難得一遇的!

法器,雖然普通的玉石通過大師的制作后,帶有靈性也可稱之為法器,能辟邪護身。

但是這種自身帶著靈氣的原石,所制作出來的法器。

那所具有的滋養功能,是其他法器無法比擬的!

這種原石,隨便一小塊做成法器,價值就能翻出數倍不止。

按照這塊原石的大小,估計能賣上數千萬!

“法器原石!”

冷清女孩直接怔立當場,一張秀臉滿布滿了震驚。

她所接觸的圈子,自然知道法器原石意味著什么,那可是需要有多大造化的人才能遇到的??!

女孩若雪此時卻是嫣然一笑,如春風拂面,美而不勝收。

之前那不屑的解石師,更是忍不住激動地渾身顫抖,涕淚橫流。

竟然是法器原石,他這輩子竟然開出了法器原石!

開出過法器原石的解石師,這世上也不過屈指可數的那么幾人。

而他,現在竟然是他們中的一員!

這件事之后,他的地位肯定暴漲??!

他絲毫不懷疑這個中年男人說話的真實性。

因為從這個中年男人走過來,他就認出了。

這位可是他們大老板都要俯首帖耳的人物,據說還可能是某位大師的弟子!

這樣的人物,說的話那絕對是鐵真的!

唐琳此刻臉色一陣紅一陣白,說不盡的難看。

這中年男子愿意花六百萬來買這塊原石,很大幾率這男子說的是真的。

但如果現在她承認了,那可就真是輸給葉銘了。

要她承認輸給一個窩囊廢,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于是一咬牙,提高音量道:

“你說是法器原石就法器原石了,你有什么能證明?”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