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5 09:05:30

就在這時,挨了一頓痛打的沈晗驟然發出一道呻吟:“唔!”

護士和蘇妘兒紛紛看向他。

卻見沈晗雙手捂住頭,痛苦道:“我的頭、我的頭好疼!”

話音一落,沈晗就倒了下去。

護士頓時大驚,忙去查看病人的情況。

而林茹也稍微冷靜下來了,冷笑:“裝什么死,我就砸了你幾下,難不成這點力道還真能打死你?”

“媽,你少說兩句吧!沈晗昨晚剛出了車禍,本就傷得不輕,你還……”蘇妘兒著急得脫口而出,說到一半感受到母親犀利的目光,聲音逐漸弱了下去。

“胳膊肘往外拐,等回去看我怎么教訓你!”林茹猶氣哼哼道。

護士喊了好久也沒把沈晗叫醒,就說要找醫生來給病人檢查。

林茹作為擾亂醫院秩序的人,自然是被“請”到了病房外。

蘇妘兒倒是能留在病房內,但她怕自己留下來會更加刺激母親,便強忍下心里的擔憂跟著母親出去。

不過醫生也查不出問題,只好等沈晗醒來再看。

大約過去半個小時,沈晗悠悠醒轉。

此前林茹接到一個電話出去了,這會兒病房里就剩下蘇妘兒。

見沈晗動了,蘇妘兒忙按鈴通知護士,然后俯身輕輕地問:“沈晗,你覺得怎么樣?身上有哪里不舒服嗎?”

沈晗眨了眨眼睛,眼中閃過迷茫,疑惑地問:“妘兒,我睡了多久,怎么天都黑了?”

話出口后,沈晗自己先覺出古怪。

他喃喃自語:“不對,醫院好像是不能斷電的……就算到了晚上也該開著燈,不可能黑漆漆的……”

聽完沈晗的話,蘇妘兒渾身一震。

她忐忑地伸出手在沈晗眼前晃了晃……沒反應。

蘇妘兒頓時驚恐地望著他,艱澀道:“現在……是大白天呢,你看不見嗎?”

沈晗微微張嘴,一副呆滯的模樣。

見狀,蘇妘兒倒吸一口冷氣。

緊接著她驚慌失措地沖向門口,口中急聲大喊:“醫生!”

十分鐘后,林茹打完電話回來,發現沈晗的病房再度變得擁擠。

她不悅地走進去,看到沈晗已醒,正被一堆醫生護士圍著。

“喲,大少爺,您可算醒了,我還以為自己那幾下直接把你送到閻王殿了呢。”林茹一臉譏嘲之色。

聞聲,蘇妘兒回頭,雙眼水光濕潤的。

看見母親,她低低地叫了聲“媽”。

林茹眉頭一皺,極度不滿:“你哭什么?”

蘇妘兒擦了擦眼角,咬牙道:“媽,沈晗他……他好像失明了。”

林茹一怔,“失明?”

蘇妘兒點點頭,嘴巴一癟,委屈地垂頭:“媽,沈晗現在這么可憐,要不……就把他接回家去吧。”

爺爺一死,就沒人疼她了。幸好沈晗是爺爺替她選的丈夫,只要看到沈晗,她就能想起爺爺疼愛自己的那些溫馨過往,覺得自己是有人在乎的。

所以,她并不希望沈晗離開蘇家。

她還想著等媽氣消后,偷偷幫沈晗找一份工作。即便沈晗賺不了幾個錢,她也不介意,大不了大家把角色調換一下,像以前那樣由沈晗主內她主外。

可剛剛沈晗說自己看不見了,這對她來說,無疑是個巨大的打擊。

倒不是說她會因此嫌棄沈晗什么的,而是家人原就排擠沈晗,如今他成了瞎子,恐怕大家更認定他是廢人……

想到沈晗會被母親強行趕出蘇家,蘇妘兒就急得快哭了。

正巧母親這時候出現,蘇妘兒想也沒想,便替沈晗求起情來。

林茹沒搭腔,也不知是被氣著還是被驚著了。

蘇妘兒壯起膽子,繼續軟聲懇求:“媽,沈晗是爺爺留給我唯一的禮物,我不想爺爺一死,所有跟爺爺有關的東西都沒了。雖然沈晗不像表哥那樣是個精英人士,但、但我很滿足……”

隨著蘇妘兒的敘述,林茹漸漸反應過來。

她眼神一厲,抬手就是一耳光:“啪!”

這巴掌打得蘇妘兒頭都偏了,也吸引了護士的注意力,更是讓沈晗心口一顫。

蘇妘兒又挨打了……

而且,跟上次一樣,依然是為了他。

剛才蘇妘兒聲音雖小,以他的耳力卻聽得很清晰。正當他震撼和感動時,林茹便動了手!

剎那間,一股無名之火“騰”地冒出。

“醫生。”沈晗低沉開口。

醫生嚴肅地望著他,“你說。”

沈晗冷漠道:“我是被我丈母娘打了之后,才頭疼欲裂導致昏迷。一蘇醒,我就瞎了,請問這個責任是不是要算在我丈母娘頭上?”

那邊的林茹動完手還想叱罵女兒,聽到沈晗把失明的責任推到她頭上,當即不爽地轉身怒斥。

“你少血口噴人,我活了幾十年什么風浪沒見過?我用來砸你的東西又不是磚頭鐵棒,怎么會說瞎就瞎!我還懷疑你是為了博取同情故意裝瞎呢!”

沈晗不答。

醫生卻是認真道:“這位女士,病人昨夜車禍時,頭部極有可能就受到了沖擊。若你們所言屬實,那么病人極有可能是因二度撞擊才產生腦震蕩,進而出現暫時性失明的情況。”

連醫生都這么說了,林茹一時想不出理由為自己開脫,便嘴硬道:“他出車禍又不是我害的,治不好病人也是你們醫院的責任,因此他瞎不瞎跟我沒關系,你們誰也別想給我潑臟水。”

“誰瞎了?”

伴著一道熟悉的聲音,一個最不可能出現的人踏進了沈晗的病房。

聽出來者身份的沈晗,目光輕微閃了閃。

果然,林茹下一刻就叫出了他心里猜測的那個名字。

“庭瑋?”

林茹面露吃驚,“你……你怎么也來了?”

眉目間帶著一絲陰沉的林庭瑋,狀若溫和地向林茹打招呼:“姑姑好。昨晚表妹夫遭遇的那場意外,我也有一定的責任,所以今天特地來‘探望’。”

他刻意加重“探望”二字的語氣。

沈晗如何聽不出林庭瑋話里的不善之意。

昨晚還一心想他死的人,今天卻來拜訪,這不是黃鼠狼給雞拜年是什么?

當著一干醫生護士的面,林庭瑋走到病床前,露出一抹假笑:“表妹夫,你還好吧?”

問話時,林庭瑋已悄然觀察起沈晗的反應。

辽宁省福利彩票官网:第9章 因腦震蕩而失明?

澳州彩票官网 www.tzlxu.tw 就在這時,挨了一頓痛打的沈晗驟然發出一道呻吟:“唔!”

護士和蘇妘兒紛紛看向他。

卻見沈晗雙手捂住頭,痛苦道:“我的頭、我的頭好疼!”

話音一落,沈晗就倒了下去。

護士頓時大驚,忙去查看病人的情況。

而林茹也稍微冷靜下來了,冷笑:“裝什么死,我就砸了你幾下,難不成這點力道還真能打死你?”

“媽,你少說兩句吧!沈晗昨晚剛出了車禍,本就傷得不輕,你還……”蘇妘兒著急得脫口而出,說到一半感受到母親犀利的目光,聲音逐漸弱了下去。

“胳膊肘往外拐,等回去看我怎么教訓你!”林茹猶氣哼哼道。

護士喊了好久也沒把沈晗叫醒,就說要找醫生來給病人檢查。

林茹作為擾亂醫院秩序的人,自然是被“請”到了病房外。

蘇妘兒倒是能留在病房內,但她怕自己留下來會更加刺激母親,便強忍下心里的擔憂跟著母親出去。

不過醫生也查不出問題,只好等沈晗醒來再看。

大約過去半個小時,沈晗悠悠醒轉。

此前林茹接到一個電話出去了,這會兒病房里就剩下蘇妘兒。

見沈晗動了,蘇妘兒忙按鈴通知護士,然后俯身輕輕地問:“沈晗,你覺得怎么樣?身上有哪里不舒服嗎?”

沈晗眨了眨眼睛,眼中閃過迷茫,疑惑地問:“妘兒,我睡了多久,怎么天都黑了?”

話出口后,沈晗自己先覺出古怪。

他喃喃自語:“不對,醫院好像是不能斷電的……就算到了晚上也該開著燈,不可能黑漆漆的……”

聽完沈晗的話,蘇妘兒渾身一震。

她忐忑地伸出手在沈晗眼前晃了晃……沒反應。

蘇妘兒頓時驚恐地望著他,艱澀道:“現在……是大白天呢,你看不見嗎?”

沈晗微微張嘴,一副呆滯的模樣。

見狀,蘇妘兒倒吸一口冷氣。

緊接著她驚慌失措地沖向門口,口中急聲大喊:“醫生!”

十分鐘后,林茹打完電話回來,發現沈晗的病房再度變得擁擠。

她不悅地走進去,看到沈晗已醒,正被一堆醫生護士圍著。

“喲,大少爺,您可算醒了,我還以為自己那幾下直接把你送到閻王殿了呢。”林茹一臉譏嘲之色。

聞聲,蘇妘兒回頭,雙眼水光濕潤的。

看見母親,她低低地叫了聲“媽”。

林茹眉頭一皺,極度不滿:“你哭什么?”

蘇妘兒擦了擦眼角,咬牙道:“媽,沈晗他……他好像失明了。”

林茹一怔,“失明?”

蘇妘兒點點頭,嘴巴一癟,委屈地垂頭:“媽,沈晗現在這么可憐,要不……就把他接回家去吧。”

爺爺一死,就沒人疼她了。幸好沈晗是爺爺替她選的丈夫,只要看到沈晗,她就能想起爺爺疼愛自己的那些溫馨過往,覺得自己是有人在乎的。

所以,她并不希望沈晗離開蘇家。

她還想著等媽氣消后,偷偷幫沈晗找一份工作。即便沈晗賺不了幾個錢,她也不介意,大不了大家把角色調換一下,像以前那樣由沈晗主內她主外。

可剛剛沈晗說自己看不見了,這對她來說,無疑是個巨大的打擊。

倒不是說她會因此嫌棄沈晗什么的,而是家人原就排擠沈晗,如今他成了瞎子,恐怕大家更認定他是廢人……

想到沈晗會被母親強行趕出蘇家,蘇妘兒就急得快哭了。

正巧母親這時候出現,蘇妘兒想也沒想,便替沈晗求起情來。

林茹沒搭腔,也不知是被氣著還是被驚著了。

蘇妘兒壯起膽子,繼續軟聲懇求:“媽,沈晗是爺爺留給我唯一的禮物,我不想爺爺一死,所有跟爺爺有關的東西都沒了。雖然沈晗不像表哥那樣是個精英人士,但、但我很滿足……”

隨著蘇妘兒的敘述,林茹漸漸反應過來。

她眼神一厲,抬手就是一耳光:“啪!”

這巴掌打得蘇妘兒頭都偏了,也吸引了護士的注意力,更是讓沈晗心口一顫。

蘇妘兒又挨打了……

而且,跟上次一樣,依然是為了他。

剛才蘇妘兒聲音雖小,以他的耳力卻聽得很清晰。正當他震撼和感動時,林茹便動了手!

剎那間,一股無名之火“騰”地冒出。

“醫生。”沈晗低沉開口。

醫生嚴肅地望著他,“你說。”

沈晗冷漠道:“我是被我丈母娘打了之后,才頭疼欲裂導致昏迷。一蘇醒,我就瞎了,請問這個責任是不是要算在我丈母娘頭上?”

那邊的林茹動完手還想叱罵女兒,聽到沈晗把失明的責任推到她頭上,當即不爽地轉身怒斥。

“你少血口噴人,我活了幾十年什么風浪沒見過?我用來砸你的東西又不是磚頭鐵棒,怎么會說瞎就瞎!我還懷疑你是為了博取同情故意裝瞎呢!”

沈晗不答。

醫生卻是認真道:“這位女士,病人昨夜車禍時,頭部極有可能就受到了沖擊。若你們所言屬實,那么病人極有可能是因二度撞擊才產生腦震蕩,進而出現暫時性失明的情況。”

連醫生都這么說了,林茹一時想不出理由為自己開脫,便嘴硬道:“他出車禍又不是我害的,治不好病人也是你們醫院的責任,因此他瞎不瞎跟我沒關系,你們誰也別想給我潑臟水。”

“誰瞎了?”

伴著一道熟悉的聲音,一個最不可能出現的人踏進了沈晗的病房。

聽出來者身份的沈晗,目光輕微閃了閃。

果然,林茹下一刻就叫出了他心里猜測的那個名字。

“庭瑋?”

林茹面露吃驚,“你……你怎么也來了?”

眉目間帶著一絲陰沉的林庭瑋,狀若溫和地向林茹打招呼:“姑姑好。昨晚表妹夫遭遇的那場意外,我也有一定的責任,所以今天特地來‘探望’。”

他刻意加重“探望”二字的語氣。

沈晗如何聽不出林庭瑋話里的不善之意。

昨晚還一心想他死的人,今天卻來拜訪,這不是黃鼠狼給雞拜年是什么?

當著一干醫生護士的面,林庭瑋走到病床前,露出一抹假笑:“表妹夫,你還好吧?”

問話時,林庭瑋已悄然觀察起沈晗的反應。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