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5 11:30:03

陳浩一臉平靜且絲毫不受潘若初的影響。

很快,服務員送進來兩瓶酒。

潘若初的臉色極其難看,就好像吃了死蒼蠅一樣。

“先生,需要倒上嗎?”

服務員恭敬地站在一旁問道。

“都倒上吧。”

陳浩淡淡一笑,同時還給了潘若初臺階下。

“我不喝,等會還要開車!”

潘若初連忙找個理由推脫,生怕自己喝了這酒,陳浩不認賬,要她來結賬。

服務員看向潘若初的目光有些奇怪,給陳浩和蘇小蕓倒上酒后,轉身離開。

蘇小蕓卻是一臉嬌羞道:“我不會喝酒。”

陳浩置之一笑,也沒有為難她。

突然,潘若初的手機響了起來,她連忙接起電話。

心中還有些慶幸有人在這個時候打電話過來,正好可以化解此刻的尷尬。

“姐,出事了。”潘鵬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來,有些焦急。

潘若初眉頭緊蹙,連忙站起身走到外邊去跟潘鵬通電話。

幾分鐘后,她耷拉著腦袋回到自己座位,整個人看起來很是失落。

陳浩見她這副模樣,心中卻激不起一絲波瀾。

兩人已經離了婚,他自然不會再過多的去關心潘若初。

潘若初心里窩火,打算拿陳浩來出氣。

“陳浩,你勾搭小姑娘的本事真不賴。”說著,她又瞥了一眼蘇小蕓,似笑非笑道:“不知道這位小富婆身價幾個億???”

潘若初就是故意出言諷刺,她最見不得兩對狗男女恩愛的樣子。

實際上,陳浩和蘇小蕓并沒有什么,兩人也只是正常的吃飯而已。

“我家里窮。”

蘇小蕓實話實說,同時還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陳浩一眼。

“我和小蕓是來吃飯的,不是來聽你說閑話的。”陳浩臉色一變,直視著潘若初。

潘若初被陳浩的氣勢嚇得一愣。

她有種錯覺,陳浩好像變了,給她的感覺也很陌生。

正當潘若初回過神想要懟回去時,“哐當”一聲,包間的門被人給狠狠推開。

一臉焦急地潘鵬沖了進來,目光在包間里的三人身上一掃。

“廢物,你怎么在這里?”

潘鵬揶揄一句,看向陳浩的目光閃過一絲不屑。

他快步走到潘若初旁邊坐下,看著桌子上兩瓶開好的酒,直接給自己倒滿。

抓起酒杯大口往嘴里灌去。

陳浩看的出來,潘鵬這是碰上難事了。

“別喝!”

直到潘鵬一杯酒下肚,潘若初這才是想起來什么似的,連忙出口阻止。

“怎么了姐?干嘛不能喝?”潘鵬一臉疑惑道。

“這酒不是我買的,喝了就得我們結賬。”潘若初一臉沉重。

潘鵬狐疑地看了一眼兩瓶酒,這才看清楚每一瓶酒的價值不菲!

“管他誰買的,既然我坐在了這張飯桌上,老子就偏要喝!”

潘鵬不但沒有被昂貴的紅酒給嚇到,反而一臉囂張地放狠話。

“小鵬,這頓飯我是請小蕓吃的。當然,你姐也算我請的。”

陳浩說著,話鋒一轉:“只是你這個局外人跑進來喝酒,算怎么回事?”

潘鵬聞言,眼珠子狠狠瞪向陳浩,怒聲道:“掃地出門了是吧?不是我姐夫了是吧?牛比了昂!”

“給你一分鐘的時間,從這里滾出去。”

見潘鵬給臉不要臉,陳浩也不打算再繼續仁慈下去。

“滾出去?我可去尼瑪的!”

潘鵬身上火藥味十足,指著陳浩的鼻子破口大罵,手已經摸向了一瓶紅酒。

抄起滿滿一瓶紅酒就往陳浩腦袋上砸去!

“陳浩小心!”

蘇小蕓見狀,嚇得一把推開陳浩。

隨著“哐當”一聲,她被砸了個正著,三千青絲頓時被紅酒淋了個透。

一股血腥味瞬間在整個包間里彌漫開來,紅色的液體順著蘇小蕓的長發往下流去,也不知道是酒還是血。

陳浩見到這一幕,心中咯噔一下,氣得拳頭緊攥。

不過他并沒有沖動,而是先將蘇小蕓扶住。

“別睡,我這就送你去醫院,一定要撐??!”

陳浩盡量讓語氣變得平緩一些,安慰著蘇小蕓。

可蘇小蕓卻感覺眼皮沉重的厲害,脖子一軟,在陳浩懷里暈死了過去。

陳浩趕緊摸出手機叫救護車,可緊接著,又是一酒瓶子砸在了他的腦袋上。

陳浩頭皮一麻,渾身不由自主地打了一個寒顫。

“我告訴你,老子早就看你不爽了。我媽說,要不是你這個掃把星,咱們的拆遷款也不至于被攔下來!”

潘鵬一邊怒罵著,抬腳狠狠踹在陳浩的后腰上。

陳浩被踹的一個趔趄,抱著蘇小蕓一同倒在地上滾了好幾圈。

“弟!你又闖禍了!”

潘若初看著陳浩和蘇小蕓滿頭是血地倒在地上,頓時慌了神。

潘鵬卻一副沒事人的樣子,作勢還要沖上去踹陳浩幾腳。

“住手!”

就在這時,門外沖進來好幾個人。

帶頭的是一名服務員,她的身后跟著一個經理模樣的人,還有三五個保安。

最后邊還進來一個人,潘鵬雙眼微微一瞇,瞅著那人有點眼熟。

愣了片刻,潘鵬總算認出來了,那不是嘉辰地產的老總,徐勝利么?

“陳少!”

就在潘鵬想要上前巴結討好的念頭閃過時,徐勝利沖出人群,快步竄到陳浩面前。

將陳浩和蘇小蕓扶起來后,徐勝利一副死了親爹的樣子:“陳少,您感覺還好嗎?我這就打電話叫救護車!”

陳浩的抗打擊能力比較強,此刻意識還算清醒。

他也不管來幫自己的是誰,只是伸手一指潘鵬就道:“我要讓他牢底坐穿!”

“沒問題!只要陳少您滿意,就是讓他死刑都可以。”

徐勝利沖著陳浩信誓旦旦道。

潘鵬一聽這話,頓時從頭涼到了腳。

他怎么都想不到,陳浩這個廢物居然會和徐勝利這號人物搭上關系。

而且看兩人的樣子,似乎是徐勝利在討好陳浩?

這一幕令潘鵬的世界觀頓時崩塌,口中喃喃自語道:“這怎么可能?”

“先送她去醫院,快!”

就在潘若初和潘鵬雙雙愣神間,陳浩伸手一指蘇小蕓,沖著徐勝利吼道。

大连福利彩票官网:第九章:我要他付出代價??!

澳州彩票官网 www.tzlxu.tw 陳浩一臉平靜且絲毫不受潘若初的影響。

很快,服務員送進來兩瓶酒。

潘若初的臉色極其難看,就好像吃了死蒼蠅一樣。

“先生,需要倒上嗎?”

服務員恭敬地站在一旁問道。

“都倒上吧。”

陳浩淡淡一笑,同時還給了潘若初臺階下。

“我不喝,等會還要開車!”

潘若初連忙找個理由推脫,生怕自己喝了這酒,陳浩不認賬,要她來結賬。

服務員看向潘若初的目光有些奇怪,給陳浩和蘇小蕓倒上酒后,轉身離開。

蘇小蕓卻是一臉嬌羞道:“我不會喝酒。”

陳浩置之一笑,也沒有為難她。

突然,潘若初的手機響了起來,她連忙接起電話。

心中還有些慶幸有人在這個時候打電話過來,正好可以化解此刻的尷尬。

“姐,出事了。”潘鵬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來,有些焦急。

潘若初眉頭緊蹙,連忙站起身走到外邊去跟潘鵬通電話。

幾分鐘后,她耷拉著腦袋回到自己座位,整個人看起來很是失落。

陳浩見她這副模樣,心中卻激不起一絲波瀾。

兩人已經離了婚,他自然不會再過多的去關心潘若初。

潘若初心里窩火,打算拿陳浩來出氣。

“陳浩,你勾搭小姑娘的本事真不賴。”說著,她又瞥了一眼蘇小蕓,似笑非笑道:“不知道這位小富婆身價幾個億???”

潘若初就是故意出言諷刺,她最見不得兩對狗男女恩愛的樣子。

實際上,陳浩和蘇小蕓并沒有什么,兩人也只是正常的吃飯而已。

“我家里窮。”

蘇小蕓實話實說,同時還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陳浩一眼。

“我和小蕓是來吃飯的,不是來聽你說閑話的。”陳浩臉色一變,直視著潘若初。

潘若初被陳浩的氣勢嚇得一愣。

她有種錯覺,陳浩好像變了,給她的感覺也很陌生。

正當潘若初回過神想要懟回去時,“哐當”一聲,包間的門被人給狠狠推開。

一臉焦急地潘鵬沖了進來,目光在包間里的三人身上一掃。

“廢物,你怎么在這里?”

潘鵬揶揄一句,看向陳浩的目光閃過一絲不屑。

他快步走到潘若初旁邊坐下,看著桌子上兩瓶開好的酒,直接給自己倒滿。

抓起酒杯大口往嘴里灌去。

陳浩看的出來,潘鵬這是碰上難事了。

“別喝!”

直到潘鵬一杯酒下肚,潘若初這才是想起來什么似的,連忙出口阻止。

“怎么了姐?干嘛不能喝?”潘鵬一臉疑惑道。

“這酒不是我買的,喝了就得我們結賬。”潘若初一臉沉重。

潘鵬狐疑地看了一眼兩瓶酒,這才看清楚每一瓶酒的價值不菲!

“管他誰買的,既然我坐在了這張飯桌上,老子就偏要喝!”

潘鵬不但沒有被昂貴的紅酒給嚇到,反而一臉囂張地放狠話。

“小鵬,這頓飯我是請小蕓吃的。當然,你姐也算我請的。”

陳浩說著,話鋒一轉:“只是你這個局外人跑進來喝酒,算怎么回事?”

潘鵬聞言,眼珠子狠狠瞪向陳浩,怒聲道:“掃地出門了是吧?不是我姐夫了是吧?牛比了昂!”

“給你一分鐘的時間,從這里滾出去。”

見潘鵬給臉不要臉,陳浩也不打算再繼續仁慈下去。

“滾出去?我可去尼瑪的!”

潘鵬身上火藥味十足,指著陳浩的鼻子破口大罵,手已經摸向了一瓶紅酒。

抄起滿滿一瓶紅酒就往陳浩腦袋上砸去!

“陳浩小心!”

蘇小蕓見狀,嚇得一把推開陳浩。

隨著“哐當”一聲,她被砸了個正著,三千青絲頓時被紅酒淋了個透。

一股血腥味瞬間在整個包間里彌漫開來,紅色的液體順著蘇小蕓的長發往下流去,也不知道是酒還是血。

陳浩見到這一幕,心中咯噔一下,氣得拳頭緊攥。

不過他并沒有沖動,而是先將蘇小蕓扶住。

“別睡,我這就送你去醫院,一定要撐??!”

陳浩盡量讓語氣變得平緩一些,安慰著蘇小蕓。

可蘇小蕓卻感覺眼皮沉重的厲害,脖子一軟,在陳浩懷里暈死了過去。

陳浩趕緊摸出手機叫救護車,可緊接著,又是一酒瓶子砸在了他的腦袋上。

陳浩頭皮一麻,渾身不由自主地打了一個寒顫。

“我告訴你,老子早就看你不爽了。我媽說,要不是你這個掃把星,咱們的拆遷款也不至于被攔下來!”

潘鵬一邊怒罵著,抬腳狠狠踹在陳浩的后腰上。

陳浩被踹的一個趔趄,抱著蘇小蕓一同倒在地上滾了好幾圈。

“弟!你又闖禍了!”

潘若初看著陳浩和蘇小蕓滿頭是血地倒在地上,頓時慌了神。

潘鵬卻一副沒事人的樣子,作勢還要沖上去踹陳浩幾腳。

“住手!”

就在這時,門外沖進來好幾個人。

帶頭的是一名服務員,她的身后跟著一個經理模樣的人,還有三五個保安。

最后邊還進來一個人,潘鵬雙眼微微一瞇,瞅著那人有點眼熟。

愣了片刻,潘鵬總算認出來了,那不是嘉辰地產的老總,徐勝利么?

“陳少!”

就在潘鵬想要上前巴結討好的念頭閃過時,徐勝利沖出人群,快步竄到陳浩面前。

將陳浩和蘇小蕓扶起來后,徐勝利一副死了親爹的樣子:“陳少,您感覺還好嗎?我這就打電話叫救護車!”

陳浩的抗打擊能力比較強,此刻意識還算清醒。

他也不管來幫自己的是誰,只是伸手一指潘鵬就道:“我要讓他牢底坐穿!”

“沒問題!只要陳少您滿意,就是讓他死刑都可以。”

徐勝利沖著陳浩信誓旦旦道。

潘鵬一聽這話,頓時從頭涼到了腳。

他怎么都想不到,陳浩這個廢物居然會和徐勝利這號人物搭上關系。

而且看兩人的樣子,似乎是徐勝利在討好陳浩?

這一幕令潘鵬的世界觀頓時崩塌,口中喃喃自語道:“這怎么可能?”

“先送她去醫院,快!”

就在潘若初和潘鵬雙雙愣神間,陳浩伸手一指蘇小蕓,沖著徐勝利吼道。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