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5 14:23:45

江小天現在有些興奮,因為他能夠感受到靈氣的存在,只是抓不到罷了。

他并不知道,靈兒在暗中幫了他一把,給了他一點靈氣,所以他才能如此快速的分辨。

換做常人,就算有幸能夠練得龍息術,恐怕沒個三五年也窺視不到門檻。

但江小天也僅僅是能夠感受到罷了,畢竟俗世的靈氣實在是太稀薄了,再加上他這是剛接觸,所以還不算真正的使用龍息術。

待他睜開眼時,發現靈兒正坐在身邊,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我好像還是沒明白。”

“沒關系,慢慢來就成,畢竟你笨。”靈兒微笑道。

龍說話都是這么直來直去的嗎?

算了,江小天不跟她計較,他伸了個懶腰,打算睡覺去了。

“嗯?睡覺?你該去跑步了。”靈兒拉住了他。

江小天莫名其妙:“大晚上跑什么啊,你不是說早上起來跑嗎?我再不睡,明天鐵定起不來。”

靈兒也不反駁,轉身拉開了窗簾。

當即一束光照了進來,要不是房間開著燈,江小天指定得瞎了。

“天亮了?什么鬼?我在這坐了多久?”

“十個多小時吧,作為第一次,算不錯的了。”

江小天差點噴了一口老血!

自己居然坐著呼吸啥也不干浪費了十多個小時!

不行!得趕緊睡覺,不然要猝死了!

“你真覺得累嗎?”靈兒像是看穿了他心里所想一般,反問了一句。

不過江小天仔細一感覺,發現確實不累,甚至還有些神清氣爽,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

靈兒看著他的反應,滿意的點了點頭:“你的身體素質太差了,多練習,能改善很多,再往后,我就可以教你功夫了。像我們,其實已經辟谷了,不吃東西也沒事。”

“喲,你不是說生吃老虎獅子的嗎?”江小天嘴賤了一句。

靈兒頓時瞇起了眼:“我還沒嘗過人肉什么滋味呢?”

江小天頓時打了個寒顫,轉身溜了:“我出去跑步了!”

“對了,你自己注意點,可能有人找你麻煩。”靈兒見他出門,提醒道。

江小天自然明白,陳凱肯定還會找人報復自己,時間問題罷了。

靈兒輕輕嘆了口氣,沒想到俗世也會如此的復雜。

龍的感知能力特別強,昨晚她便發現有人在蹲點,渾身都是惡意,但卻都是普通的人類,因此靈兒便明白,肯定是那個小子來找麻煩了。

但她并沒有出手解決,而是想著交給江小天自己處理。

龍息術可是龍族秘術,哪怕只是觸及皮毛,也絕對比常人厲害得多。要不是看在他救了自己的份上,是絕對不可能外傳的。

反觀江小天,此時正驚疑不定。

他從小體育就弱勢,別說長跑了,跑一百都喘,可今天自己繞著小區快跑三圈了都不覺得累,更何況一夜沒睡?

當然,若不是靈兒給的一縷靈氣改善了他的身體,效果也不可能如此顯著。

就這么跑了十圈,江小天雖然滿頭大汗了,但還不是特別的累。

他甚至覺得自己現在已經非常牛逼了,于是盯上了路邊的一塊假山。

這玩意兒自己小時候爬的時候可沒少磕著碰著,硬是真的硬。

我現在到底是什么水平了?

懷著期待,江小天走了過去,他絲毫不拖泥帶水,直接一拳打了出去。

石頭完好無事,江小天冷哼了一聲,收回了拳頭。

不過如此,也才磨掉了一層皮,流血了而已……

不行,還是得回家涂掉藥,疼的厲害。

看來自己想太多了,哪能一朝成神?

殊不知,有兩個人在旁邊盯他半天了。

其中一個叼著煙,有些懶散的瘦子,別看他人跟個排骨似的,但認識的基本都叫上一聲猴哥。

主要他下手比較狠,倒不是打架有多厲害,這種流氓痞子,動手是不計后果的。

昨天陳凱找到他給了兩千塊錢,說是要教訓一個人,往后一星期每天都去打他一頓,但不要一次就下重手,慢慢的打成殘廢最好。

陳凱的活,他不敢不接,但說實話,這種屁大點事,他是真的不想動手,尤其對方還是個沒啥本事的孤兒。

但他并不知曉靈兒的事兒,陳凱覺得她也是混道上的,所以在搞清楚背景之前,不敢貿然行動。

而江小天算什么,就一出氣筒,打了又如何?

“喂,你過來一下。”猴哥慵懶的招了招手,眼皮都懶得抬一下。

聽到聲音的江小天,回頭見到兩人的模樣,便是心頭一突,知道麻煩找上門了。

不過他發現自己其實沒有那么害怕了,正好,可以試一試,現在的我,究竟和以前有多么不一樣了。

“你們找我?”江小天回過頭,語氣不卑不亢。

猴哥愣了一下,他原以為這個慫貨會畏畏縮縮的,沒想到看起來一點都不害怕自己。

他樂了,有意思,確實有點意思啊。

那大家也就開門見山了。

“胖子,他這么個態度,你說,怎么解決比較好?”

身邊那個高大的人冷笑著掰了掰指關節,朝江小天走了過去:“這種廢物還不用猴哥你出手,交給我就可以了。”

猴哥點頭:“去吧,斷兩個手指就行,咱們慢慢來。”

江小天皺眉,這里斗毆算是常事,或者說,他被欺負是常事,從來沒有人幫過忙,哪怕有人看見了,也是遠遠的躲開,害怕被波及到。

如果他真被揍了,是沒有人會救自己的。

其實他也有一米八左右的身高,但是因為瘦,所以在這個胖子面前顯得無比渺小,仿佛一拳就能打倒一樣。

若是換做之前,江小天絕對會低聲下氣的求饒,但此時不知道為何,他的心里一片平靜,一點也不害怕。

他似乎有種感應,眼前的兩人并不能對自己構成威脅。

而胖子只當他被嚇得不敢動了,因此走到他的面前,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誰讓你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還一副這么牛逼的樣子呢?你要是跪下給我們磕個頭,我考慮下手輕一點。”

江小天似笑非笑的看著胖子,隨后輕輕撥開了他的手。

后者的笑容逐漸冷了下來,這副模樣,擺明了在挑釁自己!

“你找死!”他也不廢話,一拳砸向了江小天的腦袋!

別看他胖,但速度卻一點也不慢,而且力量特別大,就算是猴哥也不敢正面硬接這一拳!

不過就在他出拳的一瞬間,江小天只感覺腦袋“嗡”的一聲,又傳來了那種特殊的感應。

接下來,他就如同條件反射一般,閃電出拳!

下一秒,兩拳對轟!

“哎喲!”只聽見一聲悶哼和清脆的骨頭碎裂聲。

江小天連連后退,不斷地甩著手,他差點忘了自己右手剛受了傷,現在更是傷口上撒鹽,疼炸了。

但他也就是有點疼罷了。

反觀胖子,他面容扭曲的盯著江小天,眼里滿是不可思議!

因為那一陣陣的劇痛告訴他,手指斷了!

胖子的臉色一陣紅一陣白,他氣瘋了!

一旁的猴子也皺起了眉頭,發現事情有些不對,不是說他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嗎?

“別玩了,這小子有古怪,今天就給你出氣吧,不死就行。”

胖子聞言,深呼吸了一下,再次露出了殘忍的微笑。

看著江小天手背上的血,還以為是和自己硬碰硬造成的。

而前者則是有些興奮,因為剛剛那一瞬間的反應,是以前的自己絕對做不到的!

就在他激動之時,那感應再一次出現,他猛地抬頭,發現胖子如同蠻牛一般朝他沖了過來!

于是江小天也樸實無華的踢出一記鞭腿。

隨著小腿上傳來的沉重感,他便看見那胖子如同脫了線的風箏一般倒飛了出去!

黄金彩票官网:第五章 感應

澳州彩票官网 www.tzlxu.tw 江小天現在有些興奮,因為他能夠感受到靈氣的存在,只是抓不到罷了。

他并不知道,靈兒在暗中幫了他一把,給了他一點靈氣,所以他才能如此快速的分辨。

換做常人,就算有幸能夠練得龍息術,恐怕沒個三五年也窺視不到門檻。

但江小天也僅僅是能夠感受到罷了,畢竟俗世的靈氣實在是太稀薄了,再加上他這是剛接觸,所以還不算真正的使用龍息術。

待他睜開眼時,發現靈兒正坐在身邊,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我好像還是沒明白。”

“沒關系,慢慢來就成,畢竟你笨。”靈兒微笑道。

龍說話都是這么直來直去的嗎?

算了,江小天不跟她計較,他伸了個懶腰,打算睡覺去了。

“嗯?睡覺?你該去跑步了。”靈兒拉住了他。

江小天莫名其妙:“大晚上跑什么啊,你不是說早上起來跑嗎?我再不睡,明天鐵定起不來。”

靈兒也不反駁,轉身拉開了窗簾。

當即一束光照了進來,要不是房間開著燈,江小天指定得瞎了。

“天亮了?什么鬼?我在這坐了多久?”

“十個多小時吧,作為第一次,算不錯的了。”

江小天差點噴了一口老血!

自己居然坐著呼吸啥也不干浪費了十多個小時!

不行!得趕緊睡覺,不然要猝死了!

“你真覺得累嗎?”靈兒像是看穿了他心里所想一般,反問了一句。

不過江小天仔細一感覺,發現確實不累,甚至還有些神清氣爽,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

靈兒看著他的反應,滿意的點了點頭:“你的身體素質太差了,多練習,能改善很多,再往后,我就可以教你功夫了。像我們,其實已經辟谷了,不吃東西也沒事。”

“喲,你不是說生吃老虎獅子的嗎?”江小天嘴賤了一句。

靈兒頓時瞇起了眼:“我還沒嘗過人肉什么滋味呢?”

江小天頓時打了個寒顫,轉身溜了:“我出去跑步了!”

“對了,你自己注意點,可能有人找你麻煩。”靈兒見他出門,提醒道。

江小天自然明白,陳凱肯定還會找人報復自己,時間問題罷了。

靈兒輕輕嘆了口氣,沒想到俗世也會如此的復雜。

龍的感知能力特別強,昨晚她便發現有人在蹲點,渾身都是惡意,但卻都是普通的人類,因此靈兒便明白,肯定是那個小子來找麻煩了。

但她并沒有出手解決,而是想著交給江小天自己處理。

龍息術可是龍族秘術,哪怕只是觸及皮毛,也絕對比常人厲害得多。要不是看在他救了自己的份上,是絕對不可能外傳的。

反觀江小天,此時正驚疑不定。

他從小體育就弱勢,別說長跑了,跑一百都喘,可今天自己繞著小區快跑三圈了都不覺得累,更何況一夜沒睡?

當然,若不是靈兒給的一縷靈氣改善了他的身體,效果也不可能如此顯著。

就這么跑了十圈,江小天雖然滿頭大汗了,但還不是特別的累。

他甚至覺得自己現在已經非常牛逼了,于是盯上了路邊的一塊假山。

這玩意兒自己小時候爬的時候可沒少磕著碰著,硬是真的硬。

我現在到底是什么水平了?

懷著期待,江小天走了過去,他絲毫不拖泥帶水,直接一拳打了出去。

石頭完好無事,江小天冷哼了一聲,收回了拳頭。

不過如此,也才磨掉了一層皮,流血了而已……

不行,還是得回家涂掉藥,疼的厲害。

看來自己想太多了,哪能一朝成神?

殊不知,有兩個人在旁邊盯他半天了。

其中一個叼著煙,有些懶散的瘦子,別看他人跟個排骨似的,但認識的基本都叫上一聲猴哥。

主要他下手比較狠,倒不是打架有多厲害,這種流氓痞子,動手是不計后果的。

昨天陳凱找到他給了兩千塊錢,說是要教訓一個人,往后一星期每天都去打他一頓,但不要一次就下重手,慢慢的打成殘廢最好。

陳凱的活,他不敢不接,但說實話,這種屁大點事,他是真的不想動手,尤其對方還是個沒啥本事的孤兒。

但他并不知曉靈兒的事兒,陳凱覺得她也是混道上的,所以在搞清楚背景之前,不敢貿然行動。

而江小天算什么,就一出氣筒,打了又如何?

“喂,你過來一下。”猴哥慵懶的招了招手,眼皮都懶得抬一下。

聽到聲音的江小天,回頭見到兩人的模樣,便是心頭一突,知道麻煩找上門了。

不過他發現自己其實沒有那么害怕了,正好,可以試一試,現在的我,究竟和以前有多么不一樣了。

“你們找我?”江小天回過頭,語氣不卑不亢。

猴哥愣了一下,他原以為這個慫貨會畏畏縮縮的,沒想到看起來一點都不害怕自己。

他樂了,有意思,確實有點意思啊。

那大家也就開門見山了。

“胖子,他這么個態度,你說,怎么解決比較好?”

身邊那個高大的人冷笑著掰了掰指關節,朝江小天走了過去:“這種廢物還不用猴哥你出手,交給我就可以了。”

猴哥點頭:“去吧,斷兩個手指就行,咱們慢慢來。”

江小天皺眉,這里斗毆算是常事,或者說,他被欺負是常事,從來沒有人幫過忙,哪怕有人看見了,也是遠遠的躲開,害怕被波及到。

如果他真被揍了,是沒有人會救自己的。

其實他也有一米八左右的身高,但是因為瘦,所以在這個胖子面前顯得無比渺小,仿佛一拳就能打倒一樣。

若是換做之前,江小天絕對會低聲下氣的求饒,但此時不知道為何,他的心里一片平靜,一點也不害怕。

他似乎有種感應,眼前的兩人并不能對自己構成威脅。

而胖子只當他被嚇得不敢動了,因此走到他的面前,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誰讓你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還一副這么牛逼的樣子呢?你要是跪下給我們磕個頭,我考慮下手輕一點。”

江小天似笑非笑的看著胖子,隨后輕輕撥開了他的手。

后者的笑容逐漸冷了下來,這副模樣,擺明了在挑釁自己!

“你找死!”他也不廢話,一拳砸向了江小天的腦袋!

別看他胖,但速度卻一點也不慢,而且力量特別大,就算是猴哥也不敢正面硬接這一拳!

不過就在他出拳的一瞬間,江小天只感覺腦袋“嗡”的一聲,又傳來了那種特殊的感應。

接下來,他就如同條件反射一般,閃電出拳!

下一秒,兩拳對轟!

“哎喲!”只聽見一聲悶哼和清脆的骨頭碎裂聲。

江小天連連后退,不斷地甩著手,他差點忘了自己右手剛受了傷,現在更是傷口上撒鹽,疼炸了。

但他也就是有點疼罷了。

反觀胖子,他面容扭曲的盯著江小天,眼里滿是不可思議!

因為那一陣陣的劇痛告訴他,手指斷了!

胖子的臉色一陣紅一陣白,他氣瘋了!

一旁的猴子也皺起了眉頭,發現事情有些不對,不是說他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嗎?

“別玩了,這小子有古怪,今天就給你出氣吧,不死就行。”

胖子聞言,深呼吸了一下,再次露出了殘忍的微笑。

看著江小天手背上的血,還以為是和自己硬碰硬造成的。

而前者則是有些興奮,因為剛剛那一瞬間的反應,是以前的自己絕對做不到的!

就在他激動之時,那感應再一次出現,他猛地抬頭,發現胖子如同蠻牛一般朝他沖了過來!

于是江小天也樸實無華的踢出一記鞭腿。

隨著小腿上傳來的沉重感,他便看見那胖子如同脫了線的風箏一般倒飛了出去!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