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5 13:04:30

“媽,我不是一個隨意出售的商品,也不是你們利益的籌碼,我是人啊,我想過我自己的生活。”蘇蔓蔓眼眸閃爍著光芒,最終把自己的心里話說出來。

王美麗看到蘇蔓蔓不為所動,心生一計。

“蔓蔓,你真的忍心看到我和你爸辛苦了半輩子的公司就這么完了嗎?你是想媽媽跪下來求你,你才肯答應嗎?”說著王美麗的眼淚汪汪的看向蘇蔓蔓。腿也慢慢的彎曲。

“媽,你能不要不要再逼我了!”蘇蔓蔓大聲喊道。

王美麗看蘇蔓蔓是王八吃秤砣,鐵了心,再次拿起放在茶幾上的水果刀放在脖子上,

“蘇蔓蔓,今天你必須跟這個廢物離婚,和陸宇在一起,不然我就死在你面前!”王美麗惡狠狠的說道。

“媽,你把刀放下,有話咱們可以好好說。”這時葉楓站了出來,出言勸阻。

“你給我閉嘴,這里沒有你說話的份,都是因為你這個廢物,害的我們母女變成現在這樣。你給我滾!”

說著話的同時,王美麗有把刀貼近了皮膚幾分。

“媽,你別鬧了,把刀放下吧,我答應你去還不行嗎?”蘇蔓蔓早已看透母親的意圖,通過上次的事情就能看出母親是一個非常惜命的人。她怎么舍得死,不過在怎么樣,她都是自己的母親。

“你這次可不許騙我了,不然我真的死給你看。我說到做到。”王美麗不放心的說道。

“我不騙你。”蘇蔓蔓一臉無奈的看向母親。

聽到蘇蔓蔓的保證,王美麗連忙把刀扔在地上,恐怕真的一個不小心就傷到了自己。冰冷的刀貼近皮膚這種感覺想想就讓人覺得害怕。

王美麗快步走到蘇蔓蔓面前,滿臉笑容的說道:“你可真是我的好女兒。媽就知道你最善良。”

蘇蔓蔓想到剛剛母親進門時的恨不得吃了自己,現在又表現的這么和藹可親,心中僅有的一點希望都熄滅了。

“蔓蔓你不知道,陸宇到底有多優秀,年紀輕輕就獲得的研究生,博士后雙學位,家里資產更是過億,以后你嫁過去,可不要忘了多幫襯幫襯娘家??!”王美麗一臉諂媚之色。

葉楓聽到丈母娘不停的夸陸宇,心中很是不屑,才一個億就讓你美成這樣,以后若是讓你知道我的資產,想象不到你會是什么樣子。

“葉楓你先出去吧。”蘇蔓蔓一臉平靜的看向葉楓。

葉楓心中有疑問,但是他并沒有當面問起,而是聽了蘇蔓蔓的話,轉身離開。

王美麗以為蘇蔓蔓心動了,葉楓在旁邊,她不好意思,畢竟在一起生活了三年,看到葉楓的背影,王美麗嘴角露出一抹不易察覺陰險的笑容,心里說道:“葉楓,你也配跟我的女兒在一起?哼哼,你給我等著,看我怎么收拾你!”

蘇蔓蔓看到母親盯著葉楓的背影一直看,有些疑惑,“媽,你看他干什么?”

“沒什么,沒什么,總之答應我的事,你可給我說道做到。”交代了蘇蔓蔓幾句,王美麗便離開了。

站在門外的葉楓,手機鈴聲響了,一看是陶秘書的電話,接通了電話,另一端傳來陶秘書動聽的聲音,

“喂,葉總,您好,庭軒股份有限公司的總經理張潮想要見您,已經來過很多次了,您看,要不要見一下。”

葉楓冷笑一聲,“好吧,明天上午讓他直接去公司吧。”說完葉楓便掛了電話。

看到丈母娘離開,葉楓便進了屋,看到蘇蔓蔓坐在沙發一動不動的發呆。聽到腳步聲抬起頭,葉楓就現在自己的面前,蘇蔓蔓問道:“明天你要不要跟我去一趟,我怕…”

“蔓蔓,你忘了,明天我還要上班,這可是你給我找的工作,不要胡思亂想了。”葉楓微微一笑。

蘇蔓蔓心里有一點失望,但是并沒有表現出來,對葉楓說:“那明天我叫孟晴陪我去了好了。”

“好,有事給我打電話,我一定會第一時間出現在你身邊。”葉楓不放心的囑咐道。

聽的葉楓的話,蘇蔓蔓心中一暖。

豎日清晨。

葉楓并沒有去孟晴的公司上班,而且去了自己的公司,恒大集團。

……

張潮此時已經在恒大集團的會客廳等待多時,時間仿佛靜止不動了一樣,越是安靜,他心里越是慌張,之所以有次表現是因為董事長下了死命令,一定要拿下恒大集團的合約,否則自己就要被開除。

恒大集團是麗城的商業龍頭,掌握這麗城產業鏈的一半命脈。

跟如此大人物談合同,說不緊張都是騙人的。此時張潮的手心全是汗。

這時張潮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迎面走來,臉上露出一抹不屑之意,使他暫時忘記了心中的緊張。

張潮走上前去,攔在葉楓的面前問道:“你怎么會在這里,恒大集團的保安這么差嗎,隨便什么阿貓阿狗的都可以進來了,看來我得跟陶秘書說一聲該換保安了。”想到葉楓之前讓自己在蘇蔓蔓面前丟盡了臉面。氣憤不已,忍不住的嘲諷了幾句。

葉楓無所謂的笑了笑,便說道:“你為什么來這里,我就為什么來這里。”

張潮心里想到:“恒大集團可是塊肥肉,難不成蘇蔓蔓也許分上一口?就派他來跟恒大談合作的?絕對不能讓他見到恒大的總裁,否則我不就完了嗎?”

張潮笑了笑對葉楓說道:“廢物,不過我還是勸你自己識相點,畢竟恒大集團是會選擇能給自己創造最大利益的合作伙伴,商人永遠會現在利益的角度上思考問題,恒大是不會選擇一個垃圾的。你還是自己滾吧,別等著人家把你扔出去。”

葉楓沒有理會張潮,向總裁辦公室的方向走去,然而剛抬腳就被張潮攔住,葉楓不悅的眉頭一皺。

張潮根本沒有注意點葉楓的表情,便開始辱罵葉楓:“你到底懂不懂規矩,沒有陶秘書的通傳,董事長是不會見你的,你懂嗎!一看就是吃女人飯的,自己沒本事,還得靠女人養活,你真是男人的恥辱!”

聽到張潮的謾罵,葉楓實在是控制不住心中的怒火,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讓,怎知換來的卻是蹬鼻子上臉,他給臉不要臉。

一股不可侵犯的王者氣勢,瞬間迸發,張潮面對突如其來的氣勢,被嚇得啞口無言。自覺得退后,眼睜睜的葉楓向總裁辦公室走去。低聲咒罵了一句:“廢物果然是廢物,等著被趕出來吧!”

葉楓走進辦公室,陶秘書一起跟著進來,給葉楓倒了一杯咖啡,同時說道:“葉董,庭軒那邊的人來了,等您很久了,要不要現在就叫他進來。”

陶秘書小心翼翼的詢問著,因為她看葉楓進來時的臉色不太好。生怕一不小心惹惱了他。

“嗯,去把他叫進來吧!”葉楓抿了一口咖啡說道。

陶秘書轉身離開,到會客廳便看到走來走去的張潮,忍不住的笑了一聲,說道:“張經理,你這是在干什么呢?”

“我…沒事,來回走走。”張潮撓了撓頭,有些尷尬的解釋道。

“董事長要見你了,跟我走吧。張總。”

“好好好,麻煩陶秘書了。”張潮點頭哈腰的答應著。

心里不禁念叨著:“一定是剛剛那個廢物把董事長給得罪了,哈哈,真的是太好了,正好成全我了。這下我就能夠拿下合同,不用被開除了。”張潮的嘴角不自覺揚了起來。

“好啦,張總,你就自己進去吧,葉董在辦公室等您呢。”陶秘書說完便轉身離開了。

張潮推開門,抬頭便看到的是,坐在老板椅上的人竟然是葉楓!有些微微一愣。

張潮立刻否定了可笑的想法,“葉楓怎么可能是董事長呢?一定是董事長有什么別的重要事情出去了,不在這里。一定是這樣。”于是對葉楓破口大罵。

芝麻彩票官网:第10章 再次相親

澳州彩票官网 www.tzlxu.tw “媽,我不是一個隨意出售的商品,也不是你們利益的籌碼,我是人啊,我想過我自己的生活。”蘇蔓蔓眼眸閃爍著光芒,最終把自己的心里話說出來。

王美麗看到蘇蔓蔓不為所動,心生一計。

“蔓蔓,你真的忍心看到我和你爸辛苦了半輩子的公司就這么完了嗎?你是想媽媽跪下來求你,你才肯答應嗎?”說著王美麗的眼淚汪汪的看向蘇蔓蔓。腿也慢慢的彎曲。

“媽,你能不要不要再逼我了!”蘇蔓蔓大聲喊道。

王美麗看蘇蔓蔓是王八吃秤砣,鐵了心,再次拿起放在茶幾上的水果刀放在脖子上,

“蘇蔓蔓,今天你必須跟這個廢物離婚,和陸宇在一起,不然我就死在你面前!”王美麗惡狠狠的說道。

“媽,你把刀放下,有話咱們可以好好說。”這時葉楓站了出來,出言勸阻。

“你給我閉嘴,這里沒有你說話的份,都是因為你這個廢物,害的我們母女變成現在這樣。你給我滾!”

說著話的同時,王美麗有把刀貼近了皮膚幾分。

“媽,你別鬧了,把刀放下吧,我答應你去還不行嗎?”蘇蔓蔓早已看透母親的意圖,通過上次的事情就能看出母親是一個非常惜命的人。她怎么舍得死,不過在怎么樣,她都是自己的母親。

“你這次可不許騙我了,不然我真的死給你看。我說到做到。”王美麗不放心的說道。

“我不騙你。”蘇蔓蔓一臉無奈的看向母親。

聽到蘇蔓蔓的保證,王美麗連忙把刀扔在地上,恐怕真的一個不小心就傷到了自己。冰冷的刀貼近皮膚這種感覺想想就讓人覺得害怕。

王美麗快步走到蘇蔓蔓面前,滿臉笑容的說道:“你可真是我的好女兒。媽就知道你最善良。”

蘇蔓蔓想到剛剛母親進門時的恨不得吃了自己,現在又表現的這么和藹可親,心中僅有的一點希望都熄滅了。

“蔓蔓你不知道,陸宇到底有多優秀,年紀輕輕就獲得的研究生,博士后雙學位,家里資產更是過億,以后你嫁過去,可不要忘了多幫襯幫襯娘家??!”王美麗一臉諂媚之色。

葉楓聽到丈母娘不停的夸陸宇,心中很是不屑,才一個億就讓你美成這樣,以后若是讓你知道我的資產,想象不到你會是什么樣子。

“葉楓你先出去吧。”蘇蔓蔓一臉平靜的看向葉楓。

葉楓心中有疑問,但是他并沒有當面問起,而是聽了蘇蔓蔓的話,轉身離開。

王美麗以為蘇蔓蔓心動了,葉楓在旁邊,她不好意思,畢竟在一起生活了三年,看到葉楓的背影,王美麗嘴角露出一抹不易察覺陰險的笑容,心里說道:“葉楓,你也配跟我的女兒在一起?哼哼,你給我等著,看我怎么收拾你!”

蘇蔓蔓看到母親盯著葉楓的背影一直看,有些疑惑,“媽,你看他干什么?”

“沒什么,沒什么,總之答應我的事,你可給我說道做到。”交代了蘇蔓蔓幾句,王美麗便離開了。

站在門外的葉楓,手機鈴聲響了,一看是陶秘書的電話,接通了電話,另一端傳來陶秘書動聽的聲音,

“喂,葉總,您好,庭軒股份有限公司的總經理張潮想要見您,已經來過很多次了,您看,要不要見一下。”

葉楓冷笑一聲,“好吧,明天上午讓他直接去公司吧。”說完葉楓便掛了電話。

看到丈母娘離開,葉楓便進了屋,看到蘇蔓蔓坐在沙發一動不動的發呆。聽到腳步聲抬起頭,葉楓就現在自己的面前,蘇蔓蔓問道:“明天你要不要跟我去一趟,我怕…”

“蔓蔓,你忘了,明天我還要上班,這可是你給我找的工作,不要胡思亂想了。”葉楓微微一笑。

蘇蔓蔓心里有一點失望,但是并沒有表現出來,對葉楓說:“那明天我叫孟晴陪我去了好了。”

“好,有事給我打電話,我一定會第一時間出現在你身邊。”葉楓不放心的囑咐道。

聽的葉楓的話,蘇蔓蔓心中一暖。

豎日清晨。

葉楓并沒有去孟晴的公司上班,而且去了自己的公司,恒大集團。

……

張潮此時已經在恒大集團的會客廳等待多時,時間仿佛靜止不動了一樣,越是安靜,他心里越是慌張,之所以有次表現是因為董事長下了死命令,一定要拿下恒大集團的合約,否則自己就要被開除。

恒大集團是麗城的商業龍頭,掌握這麗城產業鏈的一半命脈。

跟如此大人物談合同,說不緊張都是騙人的。此時張潮的手心全是汗。

這時張潮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迎面走來,臉上露出一抹不屑之意,使他暫時忘記了心中的緊張。

張潮走上前去,攔在葉楓的面前問道:“你怎么會在這里,恒大集團的保安這么差嗎,隨便什么阿貓阿狗的都可以進來了,看來我得跟陶秘書說一聲該換保安了。”想到葉楓之前讓自己在蘇蔓蔓面前丟盡了臉面。氣憤不已,忍不住的嘲諷了幾句。

葉楓無所謂的笑了笑,便說道:“你為什么來這里,我就為什么來這里。”

張潮心里想到:“恒大集團可是塊肥肉,難不成蘇蔓蔓也許分上一口?就派他來跟恒大談合作的?絕對不能讓他見到恒大的總裁,否則我不就完了嗎?”

張潮笑了笑對葉楓說道:“廢物,不過我還是勸你自己識相點,畢竟恒大集團是會選擇能給自己創造最大利益的合作伙伴,商人永遠會現在利益的角度上思考問題,恒大是不會選擇一個垃圾的。你還是自己滾吧,別等著人家把你扔出去。”

葉楓沒有理會張潮,向總裁辦公室的方向走去,然而剛抬腳就被張潮攔住,葉楓不悅的眉頭一皺。

張潮根本沒有注意點葉楓的表情,便開始辱罵葉楓:“你到底懂不懂規矩,沒有陶秘書的通傳,董事長是不會見你的,你懂嗎!一看就是吃女人飯的,自己沒本事,還得靠女人養活,你真是男人的恥辱!”

聽到張潮的謾罵,葉楓實在是控制不住心中的怒火,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讓,怎知換來的卻是蹬鼻子上臉,他給臉不要臉。

一股不可侵犯的王者氣勢,瞬間迸發,張潮面對突如其來的氣勢,被嚇得啞口無言。自覺得退后,眼睜睜的葉楓向總裁辦公室走去。低聲咒罵了一句:“廢物果然是廢物,等著被趕出來吧!”

葉楓走進辦公室,陶秘書一起跟著進來,給葉楓倒了一杯咖啡,同時說道:“葉董,庭軒那邊的人來了,等您很久了,要不要現在就叫他進來。”

陶秘書小心翼翼的詢問著,因為她看葉楓進來時的臉色不太好。生怕一不小心惹惱了他。

“嗯,去把他叫進來吧!”葉楓抿了一口咖啡說道。

陶秘書轉身離開,到會客廳便看到走來走去的張潮,忍不住的笑了一聲,說道:“張經理,你這是在干什么呢?”

“我…沒事,來回走走。”張潮撓了撓頭,有些尷尬的解釋道。

“董事長要見你了,跟我走吧。張總。”

“好好好,麻煩陶秘書了。”張潮點頭哈腰的答應著。

心里不禁念叨著:“一定是剛剛那個廢物把董事長給得罪了,哈哈,真的是太好了,正好成全我了。這下我就能夠拿下合同,不用被開除了。”張潮的嘴角不自覺揚了起來。

“好啦,張總,你就自己進去吧,葉董在辦公室等您呢。”陶秘書說完便轉身離開了。

張潮推開門,抬頭便看到的是,坐在老板椅上的人竟然是葉楓!有些微微一愣。

張潮立刻否定了可笑的想法,“葉楓怎么可能是董事長呢?一定是董事長有什么別的重要事情出去了,不在這里。一定是這樣。”于是對葉楓破口大罵。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