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5 09:59:45

“喂,電梯在這兒!”白湘婷不知李星辰去那邊做什么。

“你先去會場,我們辦點事,隨后就來!”時間緊迫,李星辰不做太多解釋。

“好吧,我要為爺爺拍幾枚養腦丹,不等你了!這里人多眼雜,別亂來。”白湘婷叮囑道。

坐上電梯,白湘婷在三層走下。李星辰一行來到十六層1608客房門前。

高亮將耳朵貼在門上:“里面有聲音,是小蕊的聲音!”

“我把門踹開!”女友就在里面,很可能,柳玉松正對小蕊進行不軌。高亮急的抬腳要踹,卻被狂風拽住。

“這門很結實,你踹不開的。”狂風轉頭問李星辰:“先生,用我的!”

“嗯,開門!”李星辰點頭。

將高亮拉到一邊,狂風從懷中掏出一張黑底卡片,貼近電子門鎖。

僅僅一秒,“滴”的一聲1608緊閉的房間便被打開。

此卡由黑客之王“毒液”將程序芯片嵌在卡中,秒開全世界所有電子門鎖。

此卡,李星辰與四大將人手一張!

隨即,三人走進房間。

“寶貝,快把刀放下!今天只要從了我,從此你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

客廳空無一人,聲音從一墻之隔的臥室傳出。

臥室門開著,小蕊手握水果刀,后背緊貼窗邊的墻面。

在所有人印象中那位西裝革履、風度翩翩的柳家二公子——柳玉松站在臥室威脅小蕊。

“你再往前一步,我就刺破喉嚨。這里發生血案,你也身敗名裂!”小蕊已到崩潰邊緣。

半年前,她來到柳玉松公司。見小蕊容貌出眾,柳玉松動了歪心。追求半年無果,決定霸王硬上弓。今日一早,便以參加拍賣會之由將她騙到這里,企圖行不軌之事。

小蕊這種平民女孩無權無勢,她決不敢找自已麻煩。

“身敗名裂?哈哈哈……”柳玉松笑道:“你不知道吧,龍湖酒店以前是陳家的產業。現在,它是我舅舅的家產。我柳家跟屠家合作無數,兩家利益緊密相連。我在這兒干什么,屠家都會幫我封鎖消息,刪除所有監控。在林海市,沒人能威脅我柳玉松!”

“你……”小蕊氣的發抖。柳玉松所說不假,她一個平民家的女孩,如何跟柳家那龐然大物抗衡。

更別說,柳玉松的舅舅是叱咤林海市的大佬,翻手遮天,負手落雨的屠龍斌、屠龍海兄弟!

柳玉松陰森笑道:“做我的女人,你后半生享盡榮華富貴!”

“你別過來,別過來!否則,我就割喉!我給男友打電話了,他馬上來救我!”小蕊將刀尖頂在了喉嚨,絕望的吼道。

柳玉松若敢用強,她就割喉,滿身鮮血讓這流氓無法玷污自已身體。

“救你?哈哈哈……”柳玉松大笑:“這里安保重重,他連大門都進不來!”

“哦,是嗎?那我們是如何進來的?”話音未落,從柳玉松的背后傳來冰冷聲音。

“誰!”聲音猶如鬼魅,嚇得柳玉松一哆嗦。

轉身看去,卻見一只鞋底在眼中越來越大。

“砰!”

鞋底踹在柳玉松背上,將他踹飛出去。柳玉松從床上飛過,撞在墻面又結結實實摔在地板上。

“小蕊!”高亮急忙跑過去,將女友擁在懷里。

“你……你們是誰,怎么進來的?”柳玉松驚恐的看著李星辰和狂風。

他腦子很亂,龍湖酒店安保重重,又是舅舅家的地盤。他就算在這里殺人放火,也不會有半點麻煩。而此刻,他認為最安全的地方,卻闖進陌生人。

“你們先走,這里交給我。”李星辰遞個眼色,他要對柳玉松問話,高亮和小蕊留下礙事。

“兄弟,謝了。改日我們登門道謝!”高亮要了李星辰電話,帶小蕊離開。

待門關上,李星辰走到面前,一腳蹬在柳玉松臉上。

“我們是誰你不用操心。如實回答我的問題,不然,我要了你的狗命!”

李星辰拿出手機,將探查之王傳來的文檔打開。翻看一遍,說道:“你叫柳玉松,是柳家的二公子。你大舅屠龍斌,二舅屠龍海,屠家的掌權者,沒錯吧?”

“小子!”聽李星辰說完,柳玉松從地上爬起。“知道我舅舅是林海大佬,你就該對我客氣點。”

柳玉松猜測李星辰是舅舅的對頭。兩位舅舅狡兔三窟神出鬼沒,找不到行蹤才來找他。

“客氣?我從來不對惡貫滿盈之人客氣!”李星辰說道。

狂風聞言,上前一步卡住柳玉松脖頸。

“你,你們干什么……放開,放開我!這里是屠家的地盤,咳咳…動我,就是動屠家。我舅舅不會放過你們!”僅僅兩秒,柳玉松就被狂風卡的喘不過氣。臉憋成豬肝色,瞬間便體會到瀕死感覺。

李星辰笑道:“屠家不會放過我?我何嘗要放過屠家!半月前,這里還是陳家的產業!僅僅十天,便被屠家鯨吞入口。說,你舅舅藏身何處!”

李星辰給“探查之王”的時間還是太短,他只調查出滅亡陳家的五方勢力有哪些。而屠家的掌權者屠龍斌、屠龍海兄弟不像別的族長那樣待在家里。

他們對頭太多,狡兔三窟。其他幾處棲身之所探查之王暫時還沒查到。

剛才高亮說出柳玉松名字,李星辰便想起柳家與屠家是親戚關系。若能通過柳玉松打探出屠龍斌、屠龍海的落腳點,先將二屠斬殺,將節省去很多時間!

讓屠家下地獄,拿回屬于陳家的東西,為陳家報仇!

“哼!就憑你,還不放過屠家?”柳玉松哼道:“這里全是監控器,如果我死了,舅舅很快就能找到你們。把你們一刀一刀砍死,為我報仇!”

“來,快過來殺我!”柳玉松有恃無恐。

柳玉松這種不見棺材不落淚的蠢貨,李星辰見的太多。數年來,還沒人能在他和狂風手里挺過兩分鐘。

“讓他嘗嘗手段,直到說為止!”

“明白!”狂風一直提著柳玉松,卡住他的脖子。隨即手臂一甩,將柳玉松摔到床上。

轉過身,皮靴踏在后背,讓他動彈不得。

抓起柳玉松一只手臂,反向一折,“咔嚓”一聲,便將胳膊卸下。

“哇!”柳玉松一聲慘叫,差點暈死!

“你,你們……”柳玉松疼的眼淚打轉,驚恐的看著二人。

他無論如何也沒想到,李星辰和狂風竟如此瘋狂。敢在監控遍布的龍湖酒店把他胳膊卸了!

這可是屠家的地盤!

是他舅舅的酒店!

天理何在,天理何在!

“十秒后,卸另一只!胳膊卸完卸雙腿。若還不說,手指全部折斷!”李星辰說道。

“明白!”狂風點頭。

很快,到了下個十秒。

見柳玉松不松口,狂風抓起另一只手臂,用力一拉。

伴著再一聲慘叫,柳玉松兩只胳膊被全部卸掉。

“接下來,卸你的雙腿!”說著,狂風抓住柳玉松的一條腿。

“別,別卸!兩位大哥,我說,我說!”柳玉松疼的眼淚直往下流。

在他看來,李星辰和狂風就是一對兒瘋子!

在別人的地盤,欺負人不眨眼的瘋子!

“我舅舅有很多對頭,為減少麻煩,他們準備了好幾處落腳點。一處是屠家別墅,一處是這里。除此之外,他們在湖熙會所也有秘密的辦公室。再有,就是星皇高爾夫球館,以及紫金娛樂城。另外,他們在林?;褂形逄追坎?。”

柳玉松兩只胳膊卸掉,生怕腿也被卸,一股腦將屠龍斌、屠龍海所有落腳點全盤托出。

十分钟彩票官网:第007章 一對瘋子

澳州彩票官网 www.tzlxu.tw “喂,電梯在這兒!”白湘婷不知李星辰去那邊做什么。

“你先去會場,我們辦點事,隨后就來!”時間緊迫,李星辰不做太多解釋。

“好吧,我要為爺爺拍幾枚養腦丹,不等你了!這里人多眼雜,別亂來。”白湘婷叮囑道。

坐上電梯,白湘婷在三層走下。李星辰一行來到十六層1608客房門前。

高亮將耳朵貼在門上:“里面有聲音,是小蕊的聲音!”

“我把門踹開!”女友就在里面,很可能,柳玉松正對小蕊進行不軌。高亮急的抬腳要踹,卻被狂風拽住。

“這門很結實,你踹不開的。”狂風轉頭問李星辰:“先生,用我的!”

“嗯,開門!”李星辰點頭。

將高亮拉到一邊,狂風從懷中掏出一張黑底卡片,貼近電子門鎖。

僅僅一秒,“滴”的一聲1608緊閉的房間便被打開。

此卡由黑客之王“毒液”將程序芯片嵌在卡中,秒開全世界所有電子門鎖。

此卡,李星辰與四大將人手一張!

隨即,三人走進房間。

“寶貝,快把刀放下!今天只要從了我,從此你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

客廳空無一人,聲音從一墻之隔的臥室傳出。

臥室門開著,小蕊手握水果刀,后背緊貼窗邊的墻面。

在所有人印象中那位西裝革履、風度翩翩的柳家二公子——柳玉松站在臥室威脅小蕊。

“你再往前一步,我就刺破喉嚨。這里發生血案,你也身敗名裂!”小蕊已到崩潰邊緣。

半年前,她來到柳玉松公司。見小蕊容貌出眾,柳玉松動了歪心。追求半年無果,決定霸王硬上弓。今日一早,便以參加拍賣會之由將她騙到這里,企圖行不軌之事。

小蕊這種平民女孩無權無勢,她決不敢找自已麻煩。

“身敗名裂?哈哈哈……”柳玉松笑道:“你不知道吧,龍湖酒店以前是陳家的產業。現在,它是我舅舅的家產。我柳家跟屠家合作無數,兩家利益緊密相連。我在這兒干什么,屠家都會幫我封鎖消息,刪除所有監控。在林海市,沒人能威脅我柳玉松!”

“你……”小蕊氣的發抖。柳玉松所說不假,她一個平民家的女孩,如何跟柳家那龐然大物抗衡。

更別說,柳玉松的舅舅是叱咤林海市的大佬,翻手遮天,負手落雨的屠龍斌、屠龍海兄弟!

柳玉松陰森笑道:“做我的女人,你后半生享盡榮華富貴!”

“你別過來,別過來!否則,我就割喉!我給男友打電話了,他馬上來救我!”小蕊將刀尖頂在了喉嚨,絕望的吼道。

柳玉松若敢用強,她就割喉,滿身鮮血讓這流氓無法玷污自已身體。

“救你?哈哈哈……”柳玉松大笑:“這里安保重重,他連大門都進不來!”

“哦,是嗎?那我們是如何進來的?”話音未落,從柳玉松的背后傳來冰冷聲音。

“誰!”聲音猶如鬼魅,嚇得柳玉松一哆嗦。

轉身看去,卻見一只鞋底在眼中越來越大。

“砰!”

鞋底踹在柳玉松背上,將他踹飛出去。柳玉松從床上飛過,撞在墻面又結結實實摔在地板上。

“小蕊!”高亮急忙跑過去,將女友擁在懷里。

“你……你們是誰,怎么進來的?”柳玉松驚恐的看著李星辰和狂風。

他腦子很亂,龍湖酒店安保重重,又是舅舅家的地盤。他就算在這里殺人放火,也不會有半點麻煩。而此刻,他認為最安全的地方,卻闖進陌生人。

“你們先走,這里交給我。”李星辰遞個眼色,他要對柳玉松問話,高亮和小蕊留下礙事。

“兄弟,謝了。改日我們登門道謝!”高亮要了李星辰電話,帶小蕊離開。

待門關上,李星辰走到面前,一腳蹬在柳玉松臉上。

“我們是誰你不用操心。如實回答我的問題,不然,我要了你的狗命!”

李星辰拿出手機,將探查之王傳來的文檔打開。翻看一遍,說道:“你叫柳玉松,是柳家的二公子。你大舅屠龍斌,二舅屠龍海,屠家的掌權者,沒錯吧?”

“小子!”聽李星辰說完,柳玉松從地上爬起。“知道我舅舅是林海大佬,你就該對我客氣點。”

柳玉松猜測李星辰是舅舅的對頭。兩位舅舅狡兔三窟神出鬼沒,找不到行蹤才來找他。

“客氣?我從來不對惡貫滿盈之人客氣!”李星辰說道。

狂風聞言,上前一步卡住柳玉松脖頸。

“你,你們干什么……放開,放開我!這里是屠家的地盤,咳咳…動我,就是動屠家。我舅舅不會放過你們!”僅僅兩秒,柳玉松就被狂風卡的喘不過氣。臉憋成豬肝色,瞬間便體會到瀕死感覺。

李星辰笑道:“屠家不會放過我?我何嘗要放過屠家!半月前,這里還是陳家的產業!僅僅十天,便被屠家鯨吞入口。說,你舅舅藏身何處!”

李星辰給“探查之王”的時間還是太短,他只調查出滅亡陳家的五方勢力有哪些。而屠家的掌權者屠龍斌、屠龍海兄弟不像別的族長那樣待在家里。

他們對頭太多,狡兔三窟。其他幾處棲身之所探查之王暫時還沒查到。

剛才高亮說出柳玉松名字,李星辰便想起柳家與屠家是親戚關系。若能通過柳玉松打探出屠龍斌、屠龍海的落腳點,先將二屠斬殺,將節省去很多時間!

讓屠家下地獄,拿回屬于陳家的東西,為陳家報仇!

“哼!就憑你,還不放過屠家?”柳玉松哼道:“這里全是監控器,如果我死了,舅舅很快就能找到你們。把你們一刀一刀砍死,為我報仇!”

“來,快過來殺我!”柳玉松有恃無恐。

柳玉松這種不見棺材不落淚的蠢貨,李星辰見的太多。數年來,還沒人能在他和狂風手里挺過兩分鐘。

“讓他嘗嘗手段,直到說為止!”

“明白!”狂風一直提著柳玉松,卡住他的脖子。隨即手臂一甩,將柳玉松摔到床上。

轉過身,皮靴踏在后背,讓他動彈不得。

抓起柳玉松一只手臂,反向一折,“咔嚓”一聲,便將胳膊卸下。

“哇!”柳玉松一聲慘叫,差點暈死!

“你,你們……”柳玉松疼的眼淚打轉,驚恐的看著二人。

他無論如何也沒想到,李星辰和狂風竟如此瘋狂。敢在監控遍布的龍湖酒店把他胳膊卸了!

這可是屠家的地盤!

是他舅舅的酒店!

天理何在,天理何在!

“十秒后,卸另一只!胳膊卸完卸雙腿。若還不說,手指全部折斷!”李星辰說道。

“明白!”狂風點頭。

很快,到了下個十秒。

見柳玉松不松口,狂風抓起另一只手臂,用力一拉。

伴著再一聲慘叫,柳玉松兩只胳膊被全部卸掉。

“接下來,卸你的雙腿!”說著,狂風抓住柳玉松的一條腿。

“別,別卸!兩位大哥,我說,我說!”柳玉松疼的眼淚直往下流。

在他看來,李星辰和狂風就是一對兒瘋子!

在別人的地盤,欺負人不眨眼的瘋子!

“我舅舅有很多對頭,為減少麻煩,他們準備了好幾處落腳點。一處是屠家別墅,一處是這里。除此之外,他們在湖熙會所也有秘密的辦公室。再有,就是星皇高爾夫球館,以及紫金娛樂城。另外,他們在林?;褂形逄追坎?。”

柳玉松兩只胳膊卸掉,生怕腿也被卸,一股腦將屠龍斌、屠龍海所有落腳點全盤托出。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