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5 13:43:17

然而,馮大勇話剛出口,喬南便是劈頭蓋臉罵道:“馮大勇,把自己當根蔥了,你有個屁的面子?”

“不不,喬少董誤會了,禮數方面嘛,自然是要到位的。”

“我的意思,我讓林驍給你們磕個頭道個歉,然后,你們再看在我小小的面子上,放他一馬。”

馮大勇解釋道。

“可以。”

一直不曾吭聲的喬山,此時發話了。

“爸!”

喬南急了,如此輕易放過這小子?

“閉嘴。”

喬山冷冷瞪了喬南一眼,心中自有盤算。

林驍連高大公子都敢殺,他自然不指望林驍下跪道歉。

但,如果林驍露出剎那的猶豫,就說明實乃林驍外強中干。

那么,他便會不惜一切代價,弄死林驍。

屆時,還可以向高家討份功勞。

因此,他的眼睛,死死盯著林驍的面部表情。

然而,他失望了。

他看到的依舊是那個,自打進門后,始終風輕云淡,不把在場所有人放在眼中的林驍。

“林驍,還愣著干什么,快下跪磕頭啊。”

倒是馮大勇,見林驍不為所動,急了。

“看在同學一場的份上,我也勸你一句,出去吧,別惹禍上身。”

林驍面無表情,心頭卻是嘆息,曾經憨厚老實的同學,如今竟是變成這般模樣。

物是人非,最是令人唏噓。

“啥?你說啥?”

馮大勇愣了愣,隨即忍不住冷哼一聲,干脆也懶得裝了。

“我好心好意保你,你不領情就算了,還說這么難聽的話。”

“既然這樣,那我就不管你了,只不過,一會你可別找我跟喬總求情。”

說完,他轉身回去自己的座位,心中一團鬼火。

原本想在林驍面前,展示下自己如今的影響力,不成想,林驍壓根不以為然。

巨大的心理落差,讓他難以接受。

至于剛才對喬山諂媚的態度,以及被喬南劈頭蓋臉訓斥,抱歉,他并不覺得丟人。

在他看來,能夠給喬家當舔狗,這本身就是一種殊榮。

便是帶著保鏢的林驍,也只有羨慕嫉妒的份兒。

保鏢而已,他想要隨時都有。

這個時候,張清風搬來原本擺置在休閑區的單人沙發,放在林驍身后。

“有一類戲,只有戲中人,沒有觀戲人。”

“既然諸位都不想走,那么林某也不勉強,諸位就留下來當角兒吧。”

說著,林驍捋了捋大衣,大馬金刀坐下。

過去十年,他浴血守護的人當中,就有面前這批人。

若非不得已,他不想殃及無辜。

如今這些人要當狗,他也沒辦法。

只是,他才落座,不可一世的喬南就罵開了。

“我草,見過裝逼,沒見過你這么裝逼的。”

“不出兩分鐘,我的人馬就會趕到,到時候你要還能穩坐泰山,我就給你磕頭叫爹。”

聞言,林驍的手指頭,輕輕敲打著扶手,“我不喜歡廢話多的人。”

話音落下,張清風兩個大跨步,閃電般接近喬南。

咔嚓!

喬南直接被扭斷了脖子!

我擦!

眾人倏然瞪大了銅鈴般的眼睛!

偌大會議室,鴉雀無聲!

眾人仿佛都能夠聽見自己的心跳聲!

良久,會議室一下炸開了鍋!

瘋了!

這簡直就是瘋子!

主子是瘋子!

當狗的也是瘋子!

喬少董就這么被殺了!

“南兒!”

最受打擊的喬山,在回過神來之后,猛然撲向躺在地上的喬南。

“南兒!南兒!”

他使出吃奶的力氣,搖晃喬南。

可是,喬南,早已死絕。

“啊啊啊?。。?!”

“我特么弄死你??!”

眼睛血紅的喬山,猛然間,瘋狂撲向林驍。

砰!

可惜沒等接近林驍,喬山便是被張清風一腳,給踩了下去。

這一腳力道之大,直接讓喬山趴在地上,口噴鮮血,半天喘不過氣來。

“你家里,還有你妻子和女兒吧。”

“你想陪伴你兒子,還是還活著的妻女?”

林驍坐在沙發上,居高臨下。

“殺子之仇,不共戴天!”

喬山表情猙獰,嘶聲咆哮。

“剛好,我的父母,以及我的侄女,這份仇,也是不共戴天。”

“卑賤如狗,有何資格和我兒相提并論?!”

林驍眼眸一寒,抬起腳,用力踩在了喬山的腦袋上,邊碾邊道:“在我眼中,你也是卑賤如狗。”

“有本事你就弄死我,但我敢保證,你絕對走不出這間會議室。”喬山惡狠狠道,聲音嘶啞。

“喬總!”

“混賬東西,快放開我們喬總!”

忽然,門外涌進十幾號人,門外黑壓壓的,也是有著不少人馬。

人群如潮,個個怒目而視。

“叫他們滾出去,我喜歡清靜。”

林驍抬腳輕跺了跺,卻是讓喬山感覺腦袋嗡嗡作響,像是隨時會爆開。

“你們都出去,另外,加派人手,把公司里里外外都給我圍住了。”

喬山大聲下令。

待一干手下領命出屋,喬山冷聲道:“情況你也看見了,實不相瞞,外面上百號人中,有些人手上都沾過人命,無論你今天做什么,都不可能活著離開這里。”

“就不能好好談?”林驍道。

“后悔了?”

喬山咧嘴,流露出一抹森寒的笑容,“兩個選擇。”

“要么弄死我,然后,你死,你姐也死。”

“要么讓我起來,然后,你死,不牽連家人。”

之前他還想著,假如林驍打上來了,大不了向周家求援。

現在看來,多慮了。

這個小子,純粹就是初生牛犢不怕虎。

兩個人就敢殺上門來,莽夫一個。

下手雖狠,但,不足為懼。

只是,想到自己那已經死絕的兒子,他的心就痛苦不堪。

今天,勢必要讓你小子,給我兒陪葬!

林驍抬手,看了眼腕上的手表,問張清風,“剛才說幾點來著?”

“離約定時間,還有五分鐘。”張清風回道。

話音才落,一陣汽鳴聲,由遠及近。

緊接著,沉穩密集的腳步聲,隱約入耳。

“來了。”

張清風道。

林驍笑。

喬山暗自皺眉,心頭升起一絲不好的預感。

就在這時,會議室的門,被人撞開,有一人跌跌撞撞跑來。

“喬、喬總!不好了!”

“怎么回事?說清楚!”

“外面,外面……”

那人面色倉皇,半天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顯然是被嚇傻了。

“喬先生不妨自己到窗邊看看。”

林驍挪開腳。

喬山吃力地爬了起來,卻是一個沒站穩,摔了下去。

倒是馮大勇搶先跑到窗邊,探頭往下一望。

也傻了。

樓下,停著五輛掛著淮云巡防營標志的卡車。

黑壓壓的人馬,盡數全副武裝。

猶如長龍,魚貫而入。

眾董事陸續跑到窗邊往下張望,都傻了。

“巡防營的人!”

“五車,滿員裝備!”

有心理素質稍微好些的人,駭然驚呼。

而,聽聞此言,再一次吃力站起來的喬山……

快钱彩票官网:第12章 初露崢嶸!

澳州彩票官网 www.tzlxu.tw 然而,馮大勇話剛出口,喬南便是劈頭蓋臉罵道:“馮大勇,把自己當根蔥了,你有個屁的面子?”

“不不,喬少董誤會了,禮數方面嘛,自然是要到位的。”

“我的意思,我讓林驍給你們磕個頭道個歉,然后,你們再看在我小小的面子上,放他一馬。”

馮大勇解釋道。

“可以。”

一直不曾吭聲的喬山,此時發話了。

“爸!”

喬南急了,如此輕易放過這小子?

“閉嘴。”

喬山冷冷瞪了喬南一眼,心中自有盤算。

林驍連高大公子都敢殺,他自然不指望林驍下跪道歉。

但,如果林驍露出剎那的猶豫,就說明實乃林驍外強中干。

那么,他便會不惜一切代價,弄死林驍。

屆時,還可以向高家討份功勞。

因此,他的眼睛,死死盯著林驍的面部表情。

然而,他失望了。

他看到的依舊是那個,自打進門后,始終風輕云淡,不把在場所有人放在眼中的林驍。

“林驍,還愣著干什么,快下跪磕頭啊。”

倒是馮大勇,見林驍不為所動,急了。

“看在同學一場的份上,我也勸你一句,出去吧,別惹禍上身。”

林驍面無表情,心頭卻是嘆息,曾經憨厚老實的同學,如今竟是變成這般模樣。

物是人非,最是令人唏噓。

“啥?你說啥?”

馮大勇愣了愣,隨即忍不住冷哼一聲,干脆也懶得裝了。

“我好心好意保你,你不領情就算了,還說這么難聽的話。”

“既然這樣,那我就不管你了,只不過,一會你可別找我跟喬總求情。”

說完,他轉身回去自己的座位,心中一團鬼火。

原本想在林驍面前,展示下自己如今的影響力,不成想,林驍壓根不以為然。

巨大的心理落差,讓他難以接受。

至于剛才對喬山諂媚的態度,以及被喬南劈頭蓋臉訓斥,抱歉,他并不覺得丟人。

在他看來,能夠給喬家當舔狗,這本身就是一種殊榮。

便是帶著保鏢的林驍,也只有羨慕嫉妒的份兒。

保鏢而已,他想要隨時都有。

這個時候,張清風搬來原本擺置在休閑區的單人沙發,放在林驍身后。

“有一類戲,只有戲中人,沒有觀戲人。”

“既然諸位都不想走,那么林某也不勉強,諸位就留下來當角兒吧。”

說著,林驍捋了捋大衣,大馬金刀坐下。

過去十年,他浴血守護的人當中,就有面前這批人。

若非不得已,他不想殃及無辜。

如今這些人要當狗,他也沒辦法。

只是,他才落座,不可一世的喬南就罵開了。

“我草,見過裝逼,沒見過你這么裝逼的。”

“不出兩分鐘,我的人馬就會趕到,到時候你要還能穩坐泰山,我就給你磕頭叫爹。”

聞言,林驍的手指頭,輕輕敲打著扶手,“我不喜歡廢話多的人。”

話音落下,張清風兩個大跨步,閃電般接近喬南。

咔嚓!

喬南直接被扭斷了脖子!

我擦!

眾人倏然瞪大了銅鈴般的眼睛!

偌大會議室,鴉雀無聲!

眾人仿佛都能夠聽見自己的心跳聲!

良久,會議室一下炸開了鍋!

瘋了!

這簡直就是瘋子!

主子是瘋子!

當狗的也是瘋子!

喬少董就這么被殺了!

“南兒!”

最受打擊的喬山,在回過神來之后,猛然撲向躺在地上的喬南。

“南兒!南兒!”

他使出吃奶的力氣,搖晃喬南。

可是,喬南,早已死絕。

“啊啊啊?。。?!”

“我特么弄死你??!”

眼睛血紅的喬山,猛然間,瘋狂撲向林驍。

砰!

可惜沒等接近林驍,喬山便是被張清風一腳,給踩了下去。

這一腳力道之大,直接讓喬山趴在地上,口噴鮮血,半天喘不過氣來。

“你家里,還有你妻子和女兒吧。”

“你想陪伴你兒子,還是還活著的妻女?”

林驍坐在沙發上,居高臨下。

“殺子之仇,不共戴天!”

喬山表情猙獰,嘶聲咆哮。

“剛好,我的父母,以及我的侄女,這份仇,也是不共戴天。”

“卑賤如狗,有何資格和我兒相提并論?!”

林驍眼眸一寒,抬起腳,用力踩在了喬山的腦袋上,邊碾邊道:“在我眼中,你也是卑賤如狗。”

“有本事你就弄死我,但我敢保證,你絕對走不出這間會議室。”喬山惡狠狠道,聲音嘶啞。

“喬總!”

“混賬東西,快放開我們喬總!”

忽然,門外涌進十幾號人,門外黑壓壓的,也是有著不少人馬。

人群如潮,個個怒目而視。

“叫他們滾出去,我喜歡清靜。”

林驍抬腳輕跺了跺,卻是讓喬山感覺腦袋嗡嗡作響,像是隨時會爆開。

“你們都出去,另外,加派人手,把公司里里外外都給我圍住了。”

喬山大聲下令。

待一干手下領命出屋,喬山冷聲道:“情況你也看見了,實不相瞞,外面上百號人中,有些人手上都沾過人命,無論你今天做什么,都不可能活著離開這里。”

“就不能好好談?”林驍道。

“后悔了?”

喬山咧嘴,流露出一抹森寒的笑容,“兩個選擇。”

“要么弄死我,然后,你死,你姐也死。”

“要么讓我起來,然后,你死,不牽連家人。”

之前他還想著,假如林驍打上來了,大不了向周家求援。

現在看來,多慮了。

這個小子,純粹就是初生牛犢不怕虎。

兩個人就敢殺上門來,莽夫一個。

下手雖狠,但,不足為懼。

只是,想到自己那已經死絕的兒子,他的心就痛苦不堪。

今天,勢必要讓你小子,給我兒陪葬!

林驍抬手,看了眼腕上的手表,問張清風,“剛才說幾點來著?”

“離約定時間,還有五分鐘。”張清風回道。

話音才落,一陣汽鳴聲,由遠及近。

緊接著,沉穩密集的腳步聲,隱約入耳。

“來了。”

張清風道。

林驍笑。

喬山暗自皺眉,心頭升起一絲不好的預感。

就在這時,會議室的門,被人撞開,有一人跌跌撞撞跑來。

“喬、喬總!不好了!”

“怎么回事?說清楚!”

“外面,外面……”

那人面色倉皇,半天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顯然是被嚇傻了。

“喬先生不妨自己到窗邊看看。”

林驍挪開腳。

喬山吃力地爬了起來,卻是一個沒站穩,摔了下去。

倒是馮大勇搶先跑到窗邊,探頭往下一望。

也傻了。

樓下,停著五輛掛著淮云巡防營標志的卡車。

黑壓壓的人馬,盡數全副武裝。

猶如長龍,魚貫而入。

眾董事陸續跑到窗邊往下張望,都傻了。

“巡防營的人!”

“五車,滿員裝備!”

有心理素質稍微好些的人,駭然驚呼。

而,聽聞此言,再一次吃力站起來的喬山……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