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5 11:11:32

“叮咚,叮咚……”

門鈴響起,宋秀珍打開房門。

“哎呀,大姐,你怎么來了?”

“姐夫,小雅,小斌你們也來了!”

“快快,里面坐!”

宋秀珍熱情的招呼道,臉笑得那叫一個開心。

“這不,有空了,過來看看你!”

“大姨好,大姨好!”

宋秀珍的的姐姐宋紅琴,帶著她老公徐康耀,女兒徐雅女婿韓斌,走進了客廳。

“林海,家里來客人了!”

宋秀珍朝著書房扯著嗓子喊道,看著大姐一家人,卻總感覺到一絲怪異。

這宋紅琴她還不了解嗎,那絕對是一個無事不登三寶殿的主,一準有事。

幾個人客套的聊起了天。

這時,蘇凡換好衣服,回到客廳,看到滿滿一屋子人,有些愣神。

客廳內的眾人表情比他還呆。

蘇凡硬著頭皮,臉上堆起笑容:“阿姨,家里來客人了!”

宋秀珍臉變成了一塊黑炭,惡狠狠的瞪著蘇凡。

“沒事去給我拖地板,家里來客人有你什么事!”

“大姨,這是你們家新雇的保姆嗎,怎么是個年輕的男人?”

韓斌詫異的問道。

江靈靈正好從房間走了出來,看著蘇凡一臉不屑。

“這是我姐夫!”

宋紅琴一家人瞬間怔住,全都驚得張大了嘴巴,能塞進一個西瓜,眼神直直的看著蘇凡。

他們一家是從隔壁江南市過來的,并不知道江曼婷家里發生的事情,以及江曼婷結婚的事情。

江靈靈邁著碎步,悠閑的坐到沙發上,補充道:“是我姐花五十萬買來的老公!”

“你這孩子!”

宋秀珍急忙制止江靈靈,以免她再亂說話,都說家丑不可外揚,這江靈靈嘴跟機關炮似的,一下全給突突了出來。

宋紅琴震驚得眼珠子差點掉出來,最先反應過來,起身走到蘇凡面前,眼神中帶著鄙夷,上下打量。

隨即,宋紅琴扭頭看向宋秀珍:“秀珍,這是真的?”

“他真是你家女婿?”

宋秀珍尷尬的點點頭,沒說話。

“長得倒是有模有樣,沒想到是個吃軟飯的小白臉!”

“還玩賣身?”

“哈哈哈……”

宋紅琴突然忍不住大笑起來,捂著肚子前仰后合。

徐雅、韓斌還有徐康耀也跟著笑了起來。

“大姨,這曼婷姐是怎么想的!”

“她怎么說也是集團的總裁,怎么還買個男人結婚呢?”

徐雅不解的問道,眼神輕蔑的看著蘇凡。

“主要是想給曼婷找個上門女婿!”

宋秀珍解釋了一句,極力掩飾內心的不安:“愿意當上門女婿的男人,不是不好找嗎!”

“去普通的人家做上門女婿當然沒人去!”

“但你們江家,那想來的人不得排成一條長城嗎?”宋紅琴在一旁立刻接話道。

一句話噎住了宋秀珍,她是再也編不下去了,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丟人真是丟到家了。

“秀珍,就這樣的人你也讓他進門,還讓他住進家里來!”

“這可不是你的作風??!”

宋紅琴笑著諷刺道,真是看熱鬧不嫌事大,生怕別人家的日子過得安穩。

“誰說的!”

騰地一下站了起來,宋秀珍急咧咧的爭辯。

“是他答應給我們家做保姆,我才讓他住進來的!”

“雇保姆不花錢啊,現在有免費的人干嘛不用,還省錢呢!”

隨即,宋秀珍用手指著蘇凡的鼻子命令道。

“去,把門口的地板給我拖干凈!”

宋秀珍以此來顯示她的威風,找回點面子。

“好,我這就去!”

沒再刺激宋秀珍,蘇凡乖乖的拿起拖把,走到門口,開始擦地板。

“呵呵……”

“倒是真聽話!”

宋紅琴這下也沒什么好說的了,坐回到了沙發上。

“大姨,這是我送給您的最新款LV包,是我特意買給您的!”

韓斌把一個漂亮的手提包,推到宋秀珍面前。

“哎呀,這么漂亮!”

宋秀珍立刻把包拿到手上,左看右看,愛不釋手,笑得合不攏嘴。

“這怎么好意思?”

宋秀珍裝出一副推辭的表情:“這包肯定很貴吧?”

“那當然了,這可是韓斌從西歐出差親自帶回來的,花了五十萬,還是托朋友才買到手的!”

“這可是全球限量版,只有二十個,是瑪麗蓮羅娜親自設計,純手工制作,特別真貴!”

徐雅振振有詞的說道,臉上掛滿了自豪,顯示出她老公多么的有本事。

“是嗎,怪不得這么好看!”

宋秀珍喜歡的不得了。

“姨夫,這是給您的字畫,唐朝畫家李青風的山河社稷圖!”

“聽說您喜歡字畫,是我特意買來的真品,送給您的!”

韓斌把字畫擺到江林海眼前。

江林海沒什么本事,唯一的愛好就是喜歡研究古玩字畫,一聽說是李青風的畫,立刻拿在手上,眼睛冒著精光,仔細的看了起來。

蘇凡一邊拖地,一邊打量著客廳里的宋紅琴一家。

看到韓斌那兩件禮物,蘇凡嗤笑著,鼻子里輕哼一聲:“招搖撞騙!”

沒錢就不要裝嗎,弄些假貨來忽悠人,這不是把人當傻子嘛!

蘇凡不明白他們為什么要這么做,但當他看向一旁的徐康耀時,似乎明白了。

徐康耀雖坐在沙發上,但呼吸卻顯得很困難,臉色青虛,搭在膝蓋上的兩只手不停的顫抖,明顯是疾病纏身,病魔已經把他的身體折磨的殘破不堪。

一開始蘇凡便覺得這人不對勁,時常咬著牙,臉上肌肉緊繃,現在看來是活著的時間,已經開始倒數。

如果猜得不錯,他們是有事相求。

看到宋秀珍夫婦二人收到禮物,全都眉開眼笑,宋紅琴開始進入正題。

“秀珍啊,曼婷沒在家是不是去公司上班了,能不能給她打個電話,讓她回家來一趟?”

“怎么,找曼婷有事?”

宋秀珍抬頭看向宋紅琴。

“哦,是這樣的!”

“你姐夫康耀,這病是越來越厲害,身體一天不如一天!”

“曼婷不是和市人民醫院的吳柳軒吳神醫很熟嗎,能不能讓她跟吳神醫打個招呼!”

宋紅琴諂媚的說道。

“我們在市醫院已經掛了號,但就診的時間已經排到了三個月外,我擔心康耀的病情惡化……”

“嗨!”

“就這事啊,大姐,你怎么不早說??!”

“我這就給曼婷大電話,讓他現在就給吳醫生打電話安排!”

放下手里的LV包,宋秀珍就拿起手機,開始撥電話。

手机彩票官网平台:第12章 送假貨的一家人

澳州彩票官网 www.tzlxu.tw “叮咚,叮咚……”

門鈴響起,宋秀珍打開房門。

“哎呀,大姐,你怎么來了?”

“姐夫,小雅,小斌你們也來了!”

“快快,里面坐!”

宋秀珍熱情的招呼道,臉笑得那叫一個開心。

“這不,有空了,過來看看你!”

“大姨好,大姨好!”

宋秀珍的的姐姐宋紅琴,帶著她老公徐康耀,女兒徐雅女婿韓斌,走進了客廳。

“林海,家里來客人了!”

宋秀珍朝著書房扯著嗓子喊道,看著大姐一家人,卻總感覺到一絲怪異。

這宋紅琴她還不了解嗎,那絕對是一個無事不登三寶殿的主,一準有事。

幾個人客套的聊起了天。

這時,蘇凡換好衣服,回到客廳,看到滿滿一屋子人,有些愣神。

客廳內的眾人表情比他還呆。

蘇凡硬著頭皮,臉上堆起笑容:“阿姨,家里來客人了!”

宋秀珍臉變成了一塊黑炭,惡狠狠的瞪著蘇凡。

“沒事去給我拖地板,家里來客人有你什么事!”

“大姨,這是你們家新雇的保姆嗎,怎么是個年輕的男人?”

韓斌詫異的問道。

江靈靈正好從房間走了出來,看著蘇凡一臉不屑。

“這是我姐夫!”

宋紅琴一家人瞬間怔住,全都驚得張大了嘴巴,能塞進一個西瓜,眼神直直的看著蘇凡。

他們一家是從隔壁江南市過來的,并不知道江曼婷家里發生的事情,以及江曼婷結婚的事情。

江靈靈邁著碎步,悠閑的坐到沙發上,補充道:“是我姐花五十萬買來的老公!”

“你這孩子!”

宋秀珍急忙制止江靈靈,以免她再亂說話,都說家丑不可外揚,這江靈靈嘴跟機關炮似的,一下全給突突了出來。

宋紅琴震驚得眼珠子差點掉出來,最先反應過來,起身走到蘇凡面前,眼神中帶著鄙夷,上下打量。

隨即,宋紅琴扭頭看向宋秀珍:“秀珍,這是真的?”

“他真是你家女婿?”

宋秀珍尷尬的點點頭,沒說話。

“長得倒是有模有樣,沒想到是個吃軟飯的小白臉!”

“還玩賣身?”

“哈哈哈……”

宋紅琴突然忍不住大笑起來,捂著肚子前仰后合。

徐雅、韓斌還有徐康耀也跟著笑了起來。

“大姨,這曼婷姐是怎么想的!”

“她怎么說也是集團的總裁,怎么還買個男人結婚呢?”

徐雅不解的問道,眼神輕蔑的看著蘇凡。

“主要是想給曼婷找個上門女婿!”

宋秀珍解釋了一句,極力掩飾內心的不安:“愿意當上門女婿的男人,不是不好找嗎!”

“去普通的人家做上門女婿當然沒人去!”

“但你們江家,那想來的人不得排成一條長城嗎?”宋紅琴在一旁立刻接話道。

一句話噎住了宋秀珍,她是再也編不下去了,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丟人真是丟到家了。

“秀珍,就這樣的人你也讓他進門,還讓他住進家里來!”

“這可不是你的作風??!”

宋紅琴笑著諷刺道,真是看熱鬧不嫌事大,生怕別人家的日子過得安穩。

“誰說的!”

騰地一下站了起來,宋秀珍急咧咧的爭辯。

“是他答應給我們家做保姆,我才讓他住進來的!”

“雇保姆不花錢啊,現在有免費的人干嘛不用,還省錢呢!”

隨即,宋秀珍用手指著蘇凡的鼻子命令道。

“去,把門口的地板給我拖干凈!”

宋秀珍以此來顯示她的威風,找回點面子。

“好,我這就去!”

沒再刺激宋秀珍,蘇凡乖乖的拿起拖把,走到門口,開始擦地板。

“呵呵……”

“倒是真聽話!”

宋紅琴這下也沒什么好說的了,坐回到了沙發上。

“大姨,這是我送給您的最新款LV包,是我特意買給您的!”

韓斌把一個漂亮的手提包,推到宋秀珍面前。

“哎呀,這么漂亮!”

宋秀珍立刻把包拿到手上,左看右看,愛不釋手,笑得合不攏嘴。

“這怎么好意思?”

宋秀珍裝出一副推辭的表情:“這包肯定很貴吧?”

“那當然了,這可是韓斌從西歐出差親自帶回來的,花了五十萬,還是托朋友才買到手的!”

“這可是全球限量版,只有二十個,是瑪麗蓮羅娜親自設計,純手工制作,特別真貴!”

徐雅振振有詞的說道,臉上掛滿了自豪,顯示出她老公多么的有本事。

“是嗎,怪不得這么好看!”

宋秀珍喜歡的不得了。

“姨夫,這是給您的字畫,唐朝畫家李青風的山河社稷圖!”

“聽說您喜歡字畫,是我特意買來的真品,送給您的!”

韓斌把字畫擺到江林海眼前。

江林海沒什么本事,唯一的愛好就是喜歡研究古玩字畫,一聽說是李青風的畫,立刻拿在手上,眼睛冒著精光,仔細的看了起來。

蘇凡一邊拖地,一邊打量著客廳里的宋紅琴一家。

看到韓斌那兩件禮物,蘇凡嗤笑著,鼻子里輕哼一聲:“招搖撞騙!”

沒錢就不要裝嗎,弄些假貨來忽悠人,這不是把人當傻子嘛!

蘇凡不明白他們為什么要這么做,但當他看向一旁的徐康耀時,似乎明白了。

徐康耀雖坐在沙發上,但呼吸卻顯得很困難,臉色青虛,搭在膝蓋上的兩只手不停的顫抖,明顯是疾病纏身,病魔已經把他的身體折磨的殘破不堪。

一開始蘇凡便覺得這人不對勁,時常咬著牙,臉上肌肉緊繃,現在看來是活著的時間,已經開始倒數。

如果猜得不錯,他們是有事相求。

看到宋秀珍夫婦二人收到禮物,全都眉開眼笑,宋紅琴開始進入正題。

“秀珍啊,曼婷沒在家是不是去公司上班了,能不能給她打個電話,讓她回家來一趟?”

“怎么,找曼婷有事?”

宋秀珍抬頭看向宋紅琴。

“哦,是這樣的!”

“你姐夫康耀,這病是越來越厲害,身體一天不如一天!”

“曼婷不是和市人民醫院的吳柳軒吳神醫很熟嗎,能不能讓她跟吳神醫打個招呼!”

宋紅琴諂媚的說道。

“我們在市醫院已經掛了號,但就診的時間已經排到了三個月外,我擔心康耀的病情惡化……”

“嗨!”

“就這事啊,大姐,你怎么不早說??!”

“我這就給曼婷大電話,讓他現在就給吳醫生打電話安排!”

放下手里的LV包,宋秀珍就拿起手機,開始撥電話。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