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5 09:00:00

“王副主任,您看看這個患者。”

陳飛把檔案拿到王兵面前說:“這個病例,不是很嚴重的癥狀,而且手術也是個簡單手術,怎么會失敗呢?”

王兵顧著玩手機,聽到陳飛問了一句,只掃了一眼,就一把將檔案拽了過來,惡狠狠地問:“小陳,你怎么回事?”

他把陳飛問懵了,見陳飛不說話,繼續說:“你一個新來的,手術的事情,用得著你指手畫腳嗎?干好你該干的事情!這一上午多少病人了,快拿拖把,把帝地拖了去!”

陳飛剛要再問,突然從辦公室外面沖進來一個老漢,進來二話不說,對著王兵直接跪下,頭在地上磕的“砰砰”作響:“醫生,求求你救救我老伴吧,求求你了,求求你了!”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兩個人都愣住了,陳飛實在看不下去一個滿頭白發的老漢跪地求饒,忙把他扶起來問:“大爺,您站起來慢慢說,怎么回事?”

大爺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說:“醫生啊,我老伴生病了,需要做手術,得要五十萬!你說我們一輩子農民,實在拿不出這個錢??!醫生,我求求你了,救救我老伴吧!”

他說著又要下跪,王兵使勁兒把他胳膊一拽,把他拽起來說:“你當醫院是什么地方?慈善機構嗎?沒錢怎么看病,等著我給你掏錢嗎?”

大爺淚眼婆娑的還要說什么,王兵大手一揮說:“你的情況我都已經知道了,我會向上面匯報的,你等消息吧!”

看樣子這大爺已經不是第一次來了,王兵幾句話就敷衍的他一個字都蹦不出來,只能擦著眼淚離開了辦公室。

他前腳剛走,陳飛就問王兵:“王副主任,我們快走吧?”

“走?走哪去?”

“去匯報??!”陳飛著急的說:“咱們趕緊去向院長匯報,別耽誤了病人的病情??!”

誰想到王兵聽完“噗呲”一聲就樂了:“陳飛,你是不是腦子有病???去匯報什么?匯報他沒錢治病???他沒錢治病,跟我有什么關系!”

“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我看你是太天真!”王兵譏諷說:“院長現在正在會客,是重要的客人,這種時候你去打擾他,我看你是不想干了!沒錢治病的人多了,你都去找院長匯報嗎?況且匯報了又能怎么樣,沒錢還是沒錢,等死算了!”

陳飛張大嘴巴,他想不到,讓沒錢治病的病人等死這種話,居然會從一個三甲醫院的副主任醫師嘴里說出來!

他更想不到的是,聽王兵的口氣,這已經不是他見到的第一個,這種情況的病人了,而且他都坐視不管!

王兵見陳飛不動彈,敲了敲桌子說:“讓你拖地聽到沒有?趕緊把地拖干凈,看得我都惡心!”

陳飛這才走出辦公室,正看到剛才那個老漢正拉著一個老太太的手,不停的安慰著她,陳飛心里看的難受,過去問到:“大爺,我大媽生的是什么???”

大爺著急忙慌的從大衣口袋里掏出來老伴的病歷遞給陳飛,他看了幾眼,心里已經有了大概,這病說嚴重也嚴重,說不嚴重也不嚴重,但絕對沒有非得動手術的地步,他就問到:“大爺,我大媽這病必須得動手術,是誰給您說的?”

大爺說是王兵說的,而且王兵說了,必須動手術,否則根本治不好。

陳飛一聽就一肚子火,這個王兵,簡直是草菅人命!這種病,只要調理,不用三個月就能根治,根本不用動手術!

陳飛找了紙和筆,在上面寫了一些草藥,遞給大爺說:“大爺,您拿著我的東西,去藥房抓點藥,按照我上面寫的吃,吃上三個月,大媽的病絕對就好了!”

大爺拿過藥方,眼淚又下來了,正要謝謝陳飛,就聽到值班室門口王兵冷冰冰的問:“陳飛,你干什么呢?”

他冷著臉過來,一把將大爺手里的藥方拿過來,看了一眼,居然二話不說,直接把藥方給撕了!

陳飛大吃一驚:“你要干什么?這是......”

“這是什么這是!”王兵訓斥道:“小陳,你只是個實習醫師,就敢直接給病人開藥?吃出個好歹來,你負的起這個責任嗎?我告訴你,以后沒有我的允許,不許你直接接觸病人!”

他說完又惡狠狠的瞪了那大爺一眼:“大爺,我好心好意告訴你了根治疾病的辦法,你倒好,不信我,去信別人?行了,我看你也別治了,你的病,我看不了!”

大爺一聽就慌了,趕緊說:“大夫,我聽您的,聽您的,請您一定要治好我老伴??!”

“想治病,就趕緊湊錢!沒錢,神仙都救不了!”王兵說完轉身就要走,陳飛忍無可忍,大吼一聲:“王副主任,你等一下!”

王兵轉過身,陳飛拿著病歷說:“病歷上面寫的很清楚,只是一個肌瘤,為什么要手術?明明可以服用中藥調理,三個月絕對治好,為什么你一定要讓患者動手術?!”

陳飛聲音很大,一下子所有在門口排隊等著叫號的患者,都聚集了過來。

王兵沒想到陳飛居然敢當著這么多人的面頂撞自己,冷笑說:“陳飛,我看你是真不懂規矩,你擺正自己的身份!一個實習醫師,還敢和我一個副主任醫師叫板?我說必須手術,就必須手術!輪不到你說三道四!”

“你這個庸醫,胡說!”陳飛腦袋一熱,想都沒想就說出了口。

這下王兵面子上是徹底掛不住了,只能壓住火氣道:“好你個陳飛,我看你是不想在這干了,咱們走著瞧!”

他說完,摔門就回到了值班室。

陳飛找來紙,從新給大爺寫了藥方,又安頓了一定按時吃藥,才把兩個老人送出了醫院。

剛送到醫院門口,就接到了李主任的電話,讓他趕緊回主任辦公室一趟。

到了李主任辦公室,果然王兵正坐在旁邊,看樣子是來告黑狀來了。

除了王兵,還有一個女人,是個二十七八歲的女人,長得很精致,一身醫師服,穿在身上端莊大方,更難能可貴的是,就是寬大的醫師服,也沒有遮擋住她傲人的身材。

“小陳來了啊,快坐,”李主任讓陳飛坐在了女人旁邊,繼續說:“我聽王副主任說,你倆之間鬧了點矛盾?”

“何止是矛盾!”王兵憤恨的說:“他當著那么多病人的面,罵我是庸醫,李主任,我王兵在醫院干了這么多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還頭一回被一個毛頭小子給當眾羞辱,這件事情,李主任你看怎么處理吧!”

“小陳,你說說怎么回事?”李主任慢悠悠的說。

陳飛把事情經過如實的說了一遍,甚至還憑借記憶把老太太的病歷都背了下來,強調說不需要手術,只要服用藥物,就能根治疾病。

李主任聽完點點頭說:“小陳,沒看出來你記憶力還蠻好的,不過這件事情,的確是你錯了。”

陳飛愣住了,沒明白怎么回事,只看到王兵沖自己挑釁的笑了笑,對李主任說:“李主任,你就說這事兒怎么辦吧!反正咱們醫院,有我沒他,有他沒我!”

李主任打圓場說:“王副主任,我知道你心里憋屈,這件事情,我給你做主,孫主任。”

這時,陳飛旁邊的女人站了起來,李主任繼續說:“這個陳飛,你先帶走,去你們護理科好好實習一下,你好好帶帶他,看后面表現,我再考慮要不要調回來我們科室。”

江苏快三彩票官网:第8章:貶官

澳州彩票官网 www.tzlxu.tw “王副主任,您看看這個患者。”

陳飛把檔案拿到王兵面前說:“這個病例,不是很嚴重的癥狀,而且手術也是個簡單手術,怎么會失敗呢?”

王兵顧著玩手機,聽到陳飛問了一句,只掃了一眼,就一把將檔案拽了過來,惡狠狠地問:“小陳,你怎么回事?”

他把陳飛問懵了,見陳飛不說話,繼續說:“你一個新來的,手術的事情,用得著你指手畫腳嗎?干好你該干的事情!這一上午多少病人了,快拿拖把,把帝地拖了去!”

陳飛剛要再問,突然從辦公室外面沖進來一個老漢,進來二話不說,對著王兵直接跪下,頭在地上磕的“砰砰”作響:“醫生,求求你救救我老伴吧,求求你了,求求你了!”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兩個人都愣住了,陳飛實在看不下去一個滿頭白發的老漢跪地求饒,忙把他扶起來問:“大爺,您站起來慢慢說,怎么回事?”

大爺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說:“醫生啊,我老伴生病了,需要做手術,得要五十萬!你說我們一輩子農民,實在拿不出這個錢??!醫生,我求求你了,救救我老伴吧!”

他說著又要下跪,王兵使勁兒把他胳膊一拽,把他拽起來說:“你當醫院是什么地方?慈善機構嗎?沒錢怎么看病,等著我給你掏錢嗎?”

大爺淚眼婆娑的還要說什么,王兵大手一揮說:“你的情況我都已經知道了,我會向上面匯報的,你等消息吧!”

看樣子這大爺已經不是第一次來了,王兵幾句話就敷衍的他一個字都蹦不出來,只能擦著眼淚離開了辦公室。

他前腳剛走,陳飛就問王兵:“王副主任,我們快走吧?”

“走?走哪去?”

“去匯報??!”陳飛著急的說:“咱們趕緊去向院長匯報,別耽誤了病人的病情??!”

誰想到王兵聽完“噗呲”一聲就樂了:“陳飛,你是不是腦子有病???去匯報什么?匯報他沒錢治病???他沒錢治病,跟我有什么關系!”

“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我看你是太天真!”王兵譏諷說:“院長現在正在會客,是重要的客人,這種時候你去打擾他,我看你是不想干了!沒錢治病的人多了,你都去找院長匯報嗎?況且匯報了又能怎么樣,沒錢還是沒錢,等死算了!”

陳飛張大嘴巴,他想不到,讓沒錢治病的病人等死這種話,居然會從一個三甲醫院的副主任醫師嘴里說出來!

他更想不到的是,聽王兵的口氣,這已經不是他見到的第一個,這種情況的病人了,而且他都坐視不管!

王兵見陳飛不動彈,敲了敲桌子說:“讓你拖地聽到沒有?趕緊把地拖干凈,看得我都惡心!”

陳飛這才走出辦公室,正看到剛才那個老漢正拉著一個老太太的手,不停的安慰著她,陳飛心里看的難受,過去問到:“大爺,我大媽生的是什么???”

大爺著急忙慌的從大衣口袋里掏出來老伴的病歷遞給陳飛,他看了幾眼,心里已經有了大概,這病說嚴重也嚴重,說不嚴重也不嚴重,但絕對沒有非得動手術的地步,他就問到:“大爺,我大媽這病必須得動手術,是誰給您說的?”

大爺說是王兵說的,而且王兵說了,必須動手術,否則根本治不好。

陳飛一聽就一肚子火,這個王兵,簡直是草菅人命!這種病,只要調理,不用三個月就能根治,根本不用動手術!

陳飛找了紙和筆,在上面寫了一些草藥,遞給大爺說:“大爺,您拿著我的東西,去藥房抓點藥,按照我上面寫的吃,吃上三個月,大媽的病絕對就好了!”

大爺拿過藥方,眼淚又下來了,正要謝謝陳飛,就聽到值班室門口王兵冷冰冰的問:“陳飛,你干什么呢?”

他冷著臉過來,一把將大爺手里的藥方拿過來,看了一眼,居然二話不說,直接把藥方給撕了!

陳飛大吃一驚:“你要干什么?這是......”

“這是什么這是!”王兵訓斥道:“小陳,你只是個實習醫師,就敢直接給病人開藥?吃出個好歹來,你負的起這個責任嗎?我告訴你,以后沒有我的允許,不許你直接接觸病人!”

他說完又惡狠狠的瞪了那大爺一眼:“大爺,我好心好意告訴你了根治疾病的辦法,你倒好,不信我,去信別人?行了,我看你也別治了,你的病,我看不了!”

大爺一聽就慌了,趕緊說:“大夫,我聽您的,聽您的,請您一定要治好我老伴??!”

“想治病,就趕緊湊錢!沒錢,神仙都救不了!”王兵說完轉身就要走,陳飛忍無可忍,大吼一聲:“王副主任,你等一下!”

王兵轉過身,陳飛拿著病歷說:“病歷上面寫的很清楚,只是一個肌瘤,為什么要手術?明明可以服用中藥調理,三個月絕對治好,為什么你一定要讓患者動手術?!”

陳飛聲音很大,一下子所有在門口排隊等著叫號的患者,都聚集了過來。

王兵沒想到陳飛居然敢當著這么多人的面頂撞自己,冷笑說:“陳飛,我看你是真不懂規矩,你擺正自己的身份!一個實習醫師,還敢和我一個副主任醫師叫板?我說必須手術,就必須手術!輪不到你說三道四!”

“你這個庸醫,胡說!”陳飛腦袋一熱,想都沒想就說出了口。

這下王兵面子上是徹底掛不住了,只能壓住火氣道:“好你個陳飛,我看你是不想在這干了,咱們走著瞧!”

他說完,摔門就回到了值班室。

陳飛找來紙,從新給大爺寫了藥方,又安頓了一定按時吃藥,才把兩個老人送出了醫院。

剛送到醫院門口,就接到了李主任的電話,讓他趕緊回主任辦公室一趟。

到了李主任辦公室,果然王兵正坐在旁邊,看樣子是來告黑狀來了。

除了王兵,還有一個女人,是個二十七八歲的女人,長得很精致,一身醫師服,穿在身上端莊大方,更難能可貴的是,就是寬大的醫師服,也沒有遮擋住她傲人的身材。

“小陳來了啊,快坐,”李主任讓陳飛坐在了女人旁邊,繼續說:“我聽王副主任說,你倆之間鬧了點矛盾?”

“何止是矛盾!”王兵憤恨的說:“他當著那么多病人的面,罵我是庸醫,李主任,我王兵在醫院干了這么多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還頭一回被一個毛頭小子給當眾羞辱,這件事情,李主任你看怎么處理吧!”

“小陳,你說說怎么回事?”李主任慢悠悠的說。

陳飛把事情經過如實的說了一遍,甚至還憑借記憶把老太太的病歷都背了下來,強調說不需要手術,只要服用藥物,就能根治疾病。

李主任聽完點點頭說:“小陳,沒看出來你記憶力還蠻好的,不過這件事情,的確是你錯了。”

陳飛愣住了,沒明白怎么回事,只看到王兵沖自己挑釁的笑了笑,對李主任說:“李主任,你就說這事兒怎么辦吧!反正咱們醫院,有我沒他,有他沒我!”

李主任打圓場說:“王副主任,我知道你心里憋屈,這件事情,我給你做主,孫主任。”

這時,陳飛旁邊的女人站了起來,李主任繼續說:“這個陳飛,你先帶走,去你們護理科好好實習一下,你好好帶帶他,看后面表現,我再考慮要不要調回來我們科室。”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