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5 11:02:02

王億離開后。

趙秋雪這才想起,楚莫想包的地被王億截胡了,急忙前:“楚莫,百花山那一帶是最適合搞種植的,王億故意整你,以后怎么辦呀!”

“噢!”

這語氣很關懷呀,楚莫心中一喜:“秋雪姐,你這么關心我?”

“誰關心你了,我是怕你奶奶沒依靠。”

趙秋雪立刻瞪了一眼:“別以為你有了點錢,就可以學王億那混蛋,小心坐吃山空!”

“養你跟奶奶,絕對沒有問題!”

楚莫嘿嘿一笑,他現在可是有一百萬的人。

“什么?”

“臭小子,你剛說什么?”

楚莫的話,讓趙秋雪猛的一驚,很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反應如此之大,楚莫這才恍然大悟,自己竟然說出了如此直白,膽大的話來?

這不是調戲么?

與趙秋雪的眼神一個對視,立刻心跳加速,羞到不行。

一時間,竟然還手足無措,也在不敢說這等直白的話。

片刻后,這才想起自己是來干嘛的,急忙遞上手中的野菊花:“那個......秋雪姐,送給你!”

“送我?”

趙秋雪立時被這盆野菊花吸引。

仔細欣賞著,趙秋雪突然發現楚莫都不敢抬頭,整個人面紅耳赤的,比小姑娘還小姑娘。

哪有半點前些天在市里,那一人對戰十余人的霸氣風范?

趙秋雪突然覺得挺好玩的,嬉笑道:“臭小子,你為什么要送我花呀!”

“呃!”

這個問題讓本就心慌的楚莫,更慌張,羞澀了。

他畢竟還是一個雛,連一場正兒八經的戀愛都還沒有談過,真把控不了這樣的局面。

更重要的是,他對趙秋雪好像真有那么點喜歡。

“說呀,為什么要送我花?”

趙秋雪難得高興,暗暗發笑的繼續逗他。

“我,我我!”

楚莫此刻,很想說我喜歡你。

但是,我了半天,也始終開不了口。

更心慌,羞澀到不行,只得將花塞到趙秋雪的懷里,立刻轉身就跑。

因為太著急,還一不小心絆到了一塊石頭,差點摔了一個狗吃屎。

惹得趙秋雪撲哧一聲,大笑不止。

看來,楚莫還是那個楚莫,某些方面變強勢了,可真正的性格還是沒有變。

在女人面前還是那么的膽小,害羞。

“這小子,無緣無故送我花,搞什么呢?”

半餉后,趙秋雪喃喃一笑,便回了衛生室。

她也沒有什么感情經歷,并沒有感覺到楚莫對她的變化,依舊將楚莫當成弟弟看待。

剛放好了花,高亞楠便發了視頻過來。

趙秋雪接通后,立刻道:“怎么了,又無聊了?”

“誰說不是呢!”

“姓楚的家伙跟你走了,也就沒誰陪我玩了,整天被老爺子關在家里,學什么中醫,人都要瘋了!”

高亞楠郁悶的回答。

提起楚莫更是一股子的氣,到現在都還沒有忘了被楚莫大罵的場面,恨不得立刻到村里,把楚莫給撕了。

“你們家,這一代就你跟你弟二人,亞軍那家伙游手好閑,根本沒有什么學醫得天賦......你不繼承高家的醫術,誰來繼承呀?”

趙秋雪對于高亞楠家的情況很了解。

“哎,別提了!”

“我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根本不喜歡什么狗屁中醫,只喜歡練武......非逼著我繼承也學不到什么精髓,我高家的傳承鐵定要在我這一代斷送!”

高亞楠話音一落,聽到有腳步聲,急忙把手機藏了起來。

但她身后的老爺子,眼神卻銳利的很,一個箭步便到了:“慢著,快讓我看看那是什么?”

“爺爺,那有什么跟什么呀!”

來人,正是高家的頂梁柱,‘中醫泰斗’高天仁,也就是高亞楠姐弟的親爺爺。

被抓包偷懶,她哪敢把手機拿出來呀!

“廢話少說!”

高老爺子雖然年事已高,但身體硬朗得很,一把就將手機搶了過去。

趙秋雪都沒來得及掛,急忙尷尬的問好:“高爺爺好!”

“丫頭,快!”

“把你的視頻,對準你身后的那盆菊花!”

高老爺子,高天仁可不是問罪,而是看到了楚莫送給趙秋雪的那盆野菊花。

呃!

趙秋雪一愣,還是急忙調轉鏡頭。

高亞楠這才發現:“亞楠,你這株菊花哪來的?好獨特呀,花瓣金黃,花蕊卻呈現血金色。”

“這是楚莫剛剛送給我的!”

趙秋雪一聽,這才發現這株菊花的特定。

“血紅天菊,竟然是血紅天菊?”

高天仁很快認出這株菊花的來歷,整個人無比震驚,興奮。

“爺爺,什么叫血紅天菊?”

高亞楠熟讀藥典,也沒有聽說過這名字。

“天地萬物,花草最繁,且相生相克,很多擁有極大的醫藥價值。菊花,清熱解毒、消腫、涼肝明目,最具調理性。”

高天仁立刻回答:“而這‘血紅天菊’,乃菊中皇者,可調理人體血脈,解血脈之毒,無比珍貴。如果我沒有記錯,此物已經絕跡百年了,沒想到老頭子有生之年竟可有緣得見!”

“如此珍貴?”

高天仁的話,讓趙秋雪都嚇到了。

她是醫生,自然知道可解血脈之毒的意義。

“等等!”

“秋雪丫頭,你剛剛說楚莫?就是那個,賣了一株‘醉蝴蝶’給亞楠的那個年輕人?”

高天仁驚嘆后,猛然的又一驚。

“是的!”

趙秋雪點了點頭。

“果然是他!”

“亞楠,走,去秋雪村里.......我要立刻見到那個叫楚莫的年輕人!”

確定來歷,高天仁再也忍不住了,立刻大步出門。

上次的醉蝴蝶,也是極品中的極品。

可凈化空氣,還可全株植物入藥,祛風散寒,還有殺蟲止癢的功效。

這株‘血紅天菊’,價值更高。

同時得到兩株極品花草,是巧合么?不管怎么樣,高天仁都要親自去會一會!

········

午飯后。

趙秋雪盯著‘血紅天菊’良久,一顆心變得頗為復雜。

仔細思量后,還是決定帶上‘血紅天菊’,朝著楚莫家而去。

楚莫看到趙秋雪帶花而來,心中頓時一緊。

不過,卻沒有表現出來,立刻起身相迎:“秋雪姐,你怎么來了?”

雖然有些尷尬,但趙秋雪直接還是說了出來:“楚莫,我是來還你花的!”

“??!”

竟然真是,楚莫腦子里,頓時晴天霹靂。

上午送花過去,下午就被退回來了,這不是擺明了要拒絕楚莫么?而且,楚莫還沒有開口說喜歡兩個字,就失去機會了!

慘呀!

楚莫的反應,趙秋雪并沒有注意,繼續道:“臭小子,你知道這盆花的價值么?隨隨便便就送人,你也太胡鬧了,趕緊收回去!”

楚莫愣了愣,好像沒有刻意拒絕的意思:“秋雪姐,不過是一盆野菊花么!”

“這可不是野菊花,而是一盆比醉蝴蝶還要珍貴的東西......所以,我不能收,你拿回去吧!”

趙秋雪本也以為是一盆野花。

可高天仁說這盆比‘醉蝴蝶’更值錢,她自然不能收,只得送回來。

“原來是這樣,哈哈!”

楚莫終于明白了,立刻大笑不止。

原來,趙秋雪不是因為想拒絕他,才把花送回來。而是覺得這盆花太值錢了,不能收這么重的禮。

“傻小子,你笑什么?”

趙秋雪立刻瞪了他一眼。

“沒,沒什么!”

只要不是拒絕,楚莫就開心:“秋雪姐,花既然貴重,那你更應該收,這樣才能體現我的誠意嘛!反正,送給你,那便是你,我是不會收回的!”

見趙秋雪還要說話,楚莫立刻一指院落。

趙秋雪眼神一掃,頓時傻眼了,院落中的花竟然全部盛開了?記得上次來的時候,除了醉蝴蝶,都沒有開花呀!

這么短的時間,竟然全都開花了?

而且,還開得很好,這速度也太快了吧!

体彩票官网:第十六章 為什么送我花?

澳州彩票官网 www.tzlxu.tw 王億離開后。

趙秋雪這才想起,楚莫想包的地被王億截胡了,急忙前:“楚莫,百花山那一帶是最適合搞種植的,王億故意整你,以后怎么辦呀!”

“噢!”

這語氣很關懷呀,楚莫心中一喜:“秋雪姐,你這么關心我?”

“誰關心你了,我是怕你奶奶沒依靠。”

趙秋雪立刻瞪了一眼:“別以為你有了點錢,就可以學王億那混蛋,小心坐吃山空!”

“養你跟奶奶,絕對沒有問題!”

楚莫嘿嘿一笑,他現在可是有一百萬的人。

“什么?”

“臭小子,你剛說什么?”

楚莫的話,讓趙秋雪猛的一驚,很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反應如此之大,楚莫這才恍然大悟,自己竟然說出了如此直白,膽大的話來?

這不是調戲么?

與趙秋雪的眼神一個對視,立刻心跳加速,羞到不行。

一時間,竟然還手足無措,也在不敢說這等直白的話。

片刻后,這才想起自己是來干嘛的,急忙遞上手中的野菊花:“那個......秋雪姐,送給你!”

“送我?”

趙秋雪立時被這盆野菊花吸引。

仔細欣賞著,趙秋雪突然發現楚莫都不敢抬頭,整個人面紅耳赤的,比小姑娘還小姑娘。

哪有半點前些天在市里,那一人對戰十余人的霸氣風范?

趙秋雪突然覺得挺好玩的,嬉笑道:“臭小子,你為什么要送我花呀!”

“呃!”

這個問題讓本就心慌的楚莫,更慌張,羞澀了。

他畢竟還是一個雛,連一場正兒八經的戀愛都還沒有談過,真把控不了這樣的局面。

更重要的是,他對趙秋雪好像真有那么點喜歡。

“說呀,為什么要送我花?”

趙秋雪難得高興,暗暗發笑的繼續逗他。

“我,我我!”

楚莫此刻,很想說我喜歡你。

但是,我了半天,也始終開不了口。

更心慌,羞澀到不行,只得將花塞到趙秋雪的懷里,立刻轉身就跑。

因為太著急,還一不小心絆到了一塊石頭,差點摔了一個狗吃屎。

惹得趙秋雪撲哧一聲,大笑不止。

看來,楚莫還是那個楚莫,某些方面變強勢了,可真正的性格還是沒有變。

在女人面前還是那么的膽小,害羞。

“這小子,無緣無故送我花,搞什么呢?”

半餉后,趙秋雪喃喃一笑,便回了衛生室。

她也沒有什么感情經歷,并沒有感覺到楚莫對她的變化,依舊將楚莫當成弟弟看待。

剛放好了花,高亞楠便發了視頻過來。

趙秋雪接通后,立刻道:“怎么了,又無聊了?”

“誰說不是呢!”

“姓楚的家伙跟你走了,也就沒誰陪我玩了,整天被老爺子關在家里,學什么中醫,人都要瘋了!”

高亞楠郁悶的回答。

提起楚莫更是一股子的氣,到現在都還沒有忘了被楚莫大罵的場面,恨不得立刻到村里,把楚莫給撕了。

“你們家,這一代就你跟你弟二人,亞軍那家伙游手好閑,根本沒有什么學醫得天賦......你不繼承高家的醫術,誰來繼承呀?”

趙秋雪對于高亞楠家的情況很了解。

“哎,別提了!”

“我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根本不喜歡什么狗屁中醫,只喜歡練武......非逼著我繼承也學不到什么精髓,我高家的傳承鐵定要在我這一代斷送!”

高亞楠話音一落,聽到有腳步聲,急忙把手機藏了起來。

但她身后的老爺子,眼神卻銳利的很,一個箭步便到了:“慢著,快讓我看看那是什么?”

“爺爺,那有什么跟什么呀!”

來人,正是高家的頂梁柱,‘中醫泰斗’高天仁,也就是高亞楠姐弟的親爺爺。

被抓包偷懶,她哪敢把手機拿出來呀!

“廢話少說!”

高老爺子雖然年事已高,但身體硬朗得很,一把就將手機搶了過去。

趙秋雪都沒來得及掛,急忙尷尬的問好:“高爺爺好!”

“丫頭,快!”

“把你的視頻,對準你身后的那盆菊花!”

高老爺子,高天仁可不是問罪,而是看到了楚莫送給趙秋雪的那盆野菊花。

呃!

趙秋雪一愣,還是急忙調轉鏡頭。

高亞楠這才發現:“亞楠,你這株菊花哪來的?好獨特呀,花瓣金黃,花蕊卻呈現血金色。”

“這是楚莫剛剛送給我的!”

趙秋雪一聽,這才發現這株菊花的特定。

“血紅天菊,竟然是血紅天菊?”

高天仁很快認出這株菊花的來歷,整個人無比震驚,興奮。

“爺爺,什么叫血紅天菊?”

高亞楠熟讀藥典,也沒有聽說過這名字。

“天地萬物,花草最繁,且相生相克,很多擁有極大的醫藥價值。菊花,清熱解毒、消腫、涼肝明目,最具調理性。”

高天仁立刻回答:“而這‘血紅天菊’,乃菊中皇者,可調理人體血脈,解血脈之毒,無比珍貴。如果我沒有記錯,此物已經絕跡百年了,沒想到老頭子有生之年竟可有緣得見!”

“如此珍貴?”

高天仁的話,讓趙秋雪都嚇到了。

她是醫生,自然知道可解血脈之毒的意義。

“等等!”

“秋雪丫頭,你剛剛說楚莫?就是那個,賣了一株‘醉蝴蝶’給亞楠的那個年輕人?”

高天仁驚嘆后,猛然的又一驚。

“是的!”

趙秋雪點了點頭。

“果然是他!”

“亞楠,走,去秋雪村里.......我要立刻見到那個叫楚莫的年輕人!”

確定來歷,高天仁再也忍不住了,立刻大步出門。

上次的醉蝴蝶,也是極品中的極品。

可凈化空氣,還可全株植物入藥,祛風散寒,還有殺蟲止癢的功效。

這株‘血紅天菊’,價值更高。

同時得到兩株極品花草,是巧合么?不管怎么樣,高天仁都要親自去會一會!

········

午飯后。

趙秋雪盯著‘血紅天菊’良久,一顆心變得頗為復雜。

仔細思量后,還是決定帶上‘血紅天菊’,朝著楚莫家而去。

楚莫看到趙秋雪帶花而來,心中頓時一緊。

不過,卻沒有表現出來,立刻起身相迎:“秋雪姐,你怎么來了?”

雖然有些尷尬,但趙秋雪直接還是說了出來:“楚莫,我是來還你花的!”

“??!”

竟然真是,楚莫腦子里,頓時晴天霹靂。

上午送花過去,下午就被退回來了,這不是擺明了要拒絕楚莫么?而且,楚莫還沒有開口說喜歡兩個字,就失去機會了!

慘呀!

楚莫的反應,趙秋雪并沒有注意,繼續道:“臭小子,你知道這盆花的價值么?隨隨便便就送人,你也太胡鬧了,趕緊收回去!”

楚莫愣了愣,好像沒有刻意拒絕的意思:“秋雪姐,不過是一盆野菊花么!”

“這可不是野菊花,而是一盆比醉蝴蝶還要珍貴的東西......所以,我不能收,你拿回去吧!”

趙秋雪本也以為是一盆野花。

可高天仁說這盆比‘醉蝴蝶’更值錢,她自然不能收,只得送回來。

“原來是這樣,哈哈!”

楚莫終于明白了,立刻大笑不止。

原來,趙秋雪不是因為想拒絕他,才把花送回來。而是覺得這盆花太值錢了,不能收這么重的禮。

“傻小子,你笑什么?”

趙秋雪立刻瞪了他一眼。

“沒,沒什么!”

只要不是拒絕,楚莫就開心:“秋雪姐,花既然貴重,那你更應該收,這樣才能體現我的誠意嘛!反正,送給你,那便是你,我是不會收回的!”

見趙秋雪還要說話,楚莫立刻一指院落。

趙秋雪眼神一掃,頓時傻眼了,院落中的花竟然全部盛開了?記得上次來的時候,除了醉蝴蝶,都沒有開花呀!

這么短的時間,竟然全都開花了?

而且,還開得很好,這速度也太快了吧!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