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5 06:03:00

這怪事,張天豪甚至都沒跟華知霜說過。

每次想起都會有一種入骨的恐懼感。算了,還是想不明白。

下午下班。張天豪回到家?;駕級運某綈荻偈庇倘縑咸轄嗖瘓?ldquo;姐夫!聽說你只用了五萬塊就搞定了我姐的麻煩事。”

“是啊。怎么了。這只是小菜一碟,有必要這么大驚小怪?”張天豪內心嘚瑟到不要不要,臉上卻一副沒什么大不了的神情。

這樣才可以讓小姨更加的崇拜!

“小菜一碟?我去!很厲害了姐夫??床懷隼窗?,你平時穿的不怎么講究??床懷鍪裁瓷衿嫻牡胤?。沒想到除了踢人比騾子還要帥,智商也高。”

華菁菁滔滔不絕,難掩對張天豪的無限崇拜。

張天豪的臉卻是拉的比驢還要長。你姐的大白腿的!怎么又說我像騾子。明明是比武打明星還帥行不!

語文老師沒教好。不會遣詞造句,夸個人也不會。

華菁菁:“哎,姐夫,你智商怎么那么高?”

我是你姐夫智商當然高。這話問的真沒水平:“天生就這樣沒辦法。腦子是父母給的,我也沒搞清楚。”

華菁菁給張天豪倒上一杯水:“來,姐夫,喝茶。”

臥槽,小姨子今天怎么這么乖了??蠢匆丫溝妝揮⒚魃裎淶慕惴蚋鞣?。

張天豪接過茶杯,抿一口。香啊。今天的茶水格外香。

張天豪:“菁菁,你今天又沒有去上課?”

“你怎么知道的?太枯燥了。我今天在家里放松了一天。”

嚓,這個熊孩子比我還要皮啊,想當年我逃課也沒她這么嚴重的。這是不是應該叫青出于藍而勝于藍?哦,不對。應該是長江后浪推前浪!

“你這樣教授學分能給夠?”張天豪表示懷疑。

“沒事。船到橋頭自然直。”華菁菁吃著橘子。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不愧是青春年少,這點兒事情不會放在心上。

“對了菁菁。我想到前幾天看的一個新聞。說一個教授逼迫多名女生去一起洗澡。趁洗澡的時候幫女孩子搓背。趁機揩-油。不從就各種理由不發學分。你們學校有沒有這樣的現象?”張天豪想起一個話題,就隨便提起。

華菁菁:“誰知道呢。反正我沒有遇見。這樣的老頭子也是夠惡心的,你說一大把年齡了還要和女孩子洗澡。也不怕老天放個雷霹他。”

“如果你遇到這樣的山羊胡子教授?;崛綰未??”張天豪閑來沒事,就逗逗她。

不知道這個青春年少的小姨子會如何回答呢?張天豪十分好奇。

華菁菁小嘴一嘟:“臥槽。哪個老頭子敢這樣對我,我立刻扯他胡子,然后踢他屁股兩腳??此儻喜蛔?。”

“哈哈哈,不愧是菁菁啊。”小姨不愧古靈精怪,回答的足夠讓人捧腹。年輕真好,懵懂可愛。

“笑什么?有這么好笑???我真的敢那樣的。一腳過去,然后把我腳丫就反彈回來了。”繼續吃橘子。

張天豪:“你以為是彈簧床,還反彈回來。那老頭的臀得多有彈性!”

華菁菁呵呵笑了:“……”

華菁菁繼續:“姐夫。你怎么這么無聊,想起聊這個話題!”給個白眼。

“我就是想起什么說什么。你不覺得這個是很好的談資么?”

華菁菁:“不過我的教授都挺好的,沒聽說這樣的情況。這樣的情況應該是很少見的。不可能是普遍現象。”

“呵。那可不一定少見。只是你比較懵懂單純罷了。有的教授表面人模人樣,私下怎么樣還不得而知。你可要當心。如果哪天某個老頭喊你去泡溫泉,就告訴我,讓我去陪他泡,順便陪他練拳。”

華菁菁樂了:“呵呵呵,姐夫你可真會搞笑。”

華菁菁:“不過真有一個教授總喜歡靠近我。但是也沒有什么出格的舉動?;蛐硎俏蟻攵嗔?。”

“沒有趁機碰一下你青蔥般的小手?”

華菁菁:“沒有。沒你想的那么復雜。就是不小心碰到了,那也不是故意的。”

張天豪:“有沒有你穿短裙的時候,他故意蹲下。”

臥槽?;駕己芪抻?。姐夫怎么什么都問。這也太隱私了:“沒有。你啥意思啊姐夫!人家教授文質彬彬的,怎么可能像你說的那樣。”

那可不好講。有的文質彬彬的人可能挺好??捎械木臀幢亓?。人心難測。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但是還是不要和小姨說太多負面的東西。不然會污染了她純潔的靈魂。

要知道她還是個孩子。雖然十八以上都算是成年人。但在張天豪的眼里,她還是嫩了點。至少比她姐姐要懵懂許多。

華菁菁:“你對我姐拍攝吻戲,好像不太支持?”

“你姐跟你說了???肯定不支持。不但不支持,而且非常反對!”一個男人,要是支持了,那才是有點兒不正常。

華菁菁:“不也忒保守了姐夫。你看現在的藝人,哪個沒有拍過吻戲的。不就是嘴巴碰一下嘴巴么。那都不算事。”

我了個去,小姨這么開放的?現在的大學生比以前的大學生開放了這么多了啊。親個嘴不算什么的?

“不算事?那么菁菁我問你,你和幾個男生親過?”

臥槽!華菁菁臉紅了。姐夫你這是問的什么亂七八糟。這是你應該問的問題么?注意你的身份!

如果姐姐聽到不誤會才怪!幸好姐姐不在旁邊。去買菜還沒有回來。

華菁菁:“我還沒有男朋友,怎么親???真是的。”給個白眼。

“哦,知道了。意思是,你有了男朋友,立刻就可以親吻了。小心啊菁菁,你的思想太開放。當心意外懷孕。”

張天豪繼續:“到時流產是很疼的,而且會占用國-家的床位。現在的醫療資源可是比較緊缺,咱可不能……”

“哎呀姐夫。親一下不會懷孕好不好。你怎么連最基本的科學常識都沒有。不和你聊了。”回她房間。‘砰’的一聲,門關。

哎,這個熊孩子。我還沒有講完!

現在的熊孩子都是這樣,很不聽話!而且很自以為是。青春期大概都是這樣,沒辦法。

張天豪搖了搖頭。

取出一根煙,點上。

一會兒,華知霜買菜歸來。張天豪看那購物袋挺大:“有沒有豆腐啊媳婦,我想吃你豆腐。”

華知霜沒有笑。房間的華菁菁卻是笑了。大概姐夫沒有碰過姐姐,所以這才整天想著要吃豆腐。

華知霜:“沒有豆腐。有豆腐皮。一會兒我做一個豆腐皮炒辣椒。”

“不要忘記放肉絲。沒有肉我吃不下飯。”張天豪摸摸自個的肚子。

“知道。”華知霜提著菜去了廚房。

華菁菁出來,坐到沙發上玩手機:“姐夫,你不去廚房幫忙?千萬不要做一個好吃懶做的寄生蟲。”

我寄生蟲?這個丫頭片子教訓起姐夫來了。姐夫是你可以教訓的啊。

“你姐一個人做就行。我笨手笨腳的也幫不上什么忙。”

張天豪繼續:“就沒見你學過習。在家的時候,你不是看電影就是打游戲。當心學分不夠,無法畢業。”

“不用你操心。明天我會去上學的。現在的教授也真是,古板的很,教課一點兒趣味也沒有。如果寓教于樂,我肯定每天都去上課。”

華菁菁搖搖頭,繼續:“哎,看來教育改革任重道遠。一定要把課本編的有趣好玩,才會減少翹課現象!”

切,一個丫頭片子,知道什么是教育改革啊。整天就知道拿著個手機打游戲。這游戲我怎么沒發現有什么好玩。

有空還不如給姐夫捏捏后背呢:“菁菁,給我捏捏背。稍微有點兒酸。”

華菁菁居然放下手機過來了:“哪兒?這兒?”雙手掐住他的雙肩靠頸部位。

張天豪:“你慢點兒。手勁那么大。左邊一點兒……”

“你一個大男人家,還怕我一個女孩子力氣大?真沒出息!”

泰彩彩票官网:第18章 華菁菁捶背

澳州彩票官网 www.tzlxu.tw 這怪事,張天豪甚至都沒跟華知霜說過。

每次想起都會有一種入骨的恐懼感。算了,還是想不明白。

下午下班。張天豪回到家?;駕級運某綈荻偈庇倘縑咸轄嗖瘓?ldquo;姐夫!聽說你只用了五萬塊就搞定了我姐的麻煩事。”

“是啊。怎么了。這只是小菜一碟,有必要這么大驚小怪?”張天豪內心嘚瑟到不要不要,臉上卻一副沒什么大不了的神情。

這樣才可以讓小姨更加的崇拜!

“小菜一碟?我去!很厲害了姐夫??床懷隼窗?,你平時穿的不怎么講究??床懷鍪裁瓷衿嫻牡胤?。沒想到除了踢人比騾子還要帥,智商也高。”

華菁菁滔滔不絕,難掩對張天豪的無限崇拜。

張天豪的臉卻是拉的比驢還要長。你姐的大白腿的!怎么又說我像騾子。明明是比武打明星還帥行不!

語文老師沒教好。不會遣詞造句,夸個人也不會。

華菁菁:“哎,姐夫,你智商怎么那么高?”

我是你姐夫智商當然高。這話問的真沒水平:“天生就這樣沒辦法。腦子是父母給的,我也沒搞清楚。”

華菁菁給張天豪倒上一杯水:“來,姐夫,喝茶。”

臥槽,小姨子今天怎么這么乖了??蠢匆丫溝妝揮⒚魃裎淶慕惴蚋鞣?。

張天豪接過茶杯,抿一口。香啊。今天的茶水格外香。

張天豪:“菁菁,你今天又沒有去上課?”

“你怎么知道的?太枯燥了。我今天在家里放松了一天。”

嚓,這個熊孩子比我還要皮啊,想當年我逃課也沒她這么嚴重的。這是不是應該叫青出于藍而勝于藍?哦,不對。應該是長江后浪推前浪!

“你這樣教授學分能給夠?”張天豪表示懷疑。

“沒事。船到橋頭自然直。”華菁菁吃著橘子。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不愧是青春年少,這點兒事情不會放在心上。

“對了菁菁。我想到前幾天看的一個新聞。說一個教授逼迫多名女生去一起洗澡。趁洗澡的時候幫女孩子搓背。趁機揩-油。不從就各種理由不發學分。你們學校有沒有這樣的現象?”張天豪想起一個話題,就隨便提起。

華菁菁:“誰知道呢。反正我沒有遇見。這樣的老頭子也是夠惡心的,你說一大把年齡了還要和女孩子洗澡。也不怕老天放個雷霹他。”

“如果你遇到這樣的山羊胡子教授?;崛綰未??”張天豪閑來沒事,就逗逗她。

不知道這個青春年少的小姨子會如何回答呢?張天豪十分好奇。

華菁菁小嘴一嘟:“臥槽。哪個老頭子敢這樣對我,我立刻扯他胡子,然后踢他屁股兩腳??此儻喜蛔?。”

“哈哈哈,不愧是菁菁啊。”小姨不愧古靈精怪,回答的足夠讓人捧腹。年輕真好,懵懂可愛。

“笑什么?有這么好笑???我真的敢那樣的。一腳過去,然后把我腳丫就反彈回來了。”繼續吃橘子。

張天豪:“你以為是彈簧床,還反彈回來。那老頭的臀得多有彈性!”

華菁菁呵呵笑了:“……”

華菁菁繼續:“姐夫。你怎么這么無聊,想起聊這個話題!”給個白眼。

“我就是想起什么說什么。你不覺得這個是很好的談資么?”

華菁菁:“不過我的教授都挺好的,沒聽說這樣的情況。這樣的情況應該是很少見的。不可能是普遍現象。”

“呵。那可不一定少見。只是你比較懵懂單純罷了。有的教授表面人模人樣,私下怎么樣還不得而知。你可要當心。如果哪天某個老頭喊你去泡溫泉,就告訴我,讓我去陪他泡,順便陪他練拳。”

華菁菁樂了:“呵呵呵,姐夫你可真會搞笑。”

華菁菁:“不過真有一個教授總喜歡靠近我。但是也沒有什么出格的舉動?;蛐硎俏蟻攵嗔?。”

“沒有趁機碰一下你青蔥般的小手?”

華菁菁:“沒有。沒你想的那么復雜。就是不小心碰到了,那也不是故意的。”

張天豪:“有沒有你穿短裙的時候,他故意蹲下。”

臥槽?;駕己芪抻?。姐夫怎么什么都問。這也太隱私了:“沒有。你啥意思啊姐夫!人家教授文質彬彬的,怎么可能像你說的那樣。”

那可不好講。有的文質彬彬的人可能挺好??捎械木臀幢亓?。人心難測。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但是還是不要和小姨說太多負面的東西。不然會污染了她純潔的靈魂。

要知道她還是個孩子。雖然十八以上都算是成年人。但在張天豪的眼里,她還是嫩了點。至少比她姐姐要懵懂許多。

華菁菁:“你對我姐拍攝吻戲,好像不太支持?”

“你姐跟你說了???肯定不支持。不但不支持,而且非常反對!”一個男人,要是支持了,那才是有點兒不正常。

華菁菁:“不也忒保守了姐夫。你看現在的藝人,哪個沒有拍過吻戲的。不就是嘴巴碰一下嘴巴么。那都不算事。”

我了個去,小姨這么開放的?現在的大學生比以前的大學生開放了這么多了啊。親個嘴不算什么的?

“不算事?那么菁菁我問你,你和幾個男生親過?”

臥槽!華菁菁臉紅了。姐夫你這是問的什么亂七八糟。這是你應該問的問題么?注意你的身份!

如果姐姐聽到不誤會才怪!幸好姐姐不在旁邊。去買菜還沒有回來。

華菁菁:“我還沒有男朋友,怎么親???真是的。”給個白眼。

“哦,知道了。意思是,你有了男朋友,立刻就可以親吻了。小心啊菁菁,你的思想太開放。當心意外懷孕。”

張天豪繼續:“到時流產是很疼的,而且會占用國-家的床位。現在的醫療資源可是比較緊缺,咱可不能……”

“哎呀姐夫。親一下不會懷孕好不好。你怎么連最基本的科學常識都沒有。不和你聊了。”回她房間。‘砰’的一聲,門關。

哎,這個熊孩子。我還沒有講完!

現在的熊孩子都是這樣,很不聽話!而且很自以為是。青春期大概都是這樣,沒辦法。

張天豪搖了搖頭。

取出一根煙,點上。

一會兒,華知霜買菜歸來。張天豪看那購物袋挺大:“有沒有豆腐啊媳婦,我想吃你豆腐。”

華知霜沒有笑。房間的華菁菁卻是笑了。大概姐夫沒有碰過姐姐,所以這才整天想著要吃豆腐。

華知霜:“沒有豆腐。有豆腐皮。一會兒我做一個豆腐皮炒辣椒。”

“不要忘記放肉絲。沒有肉我吃不下飯。”張天豪摸摸自個的肚子。

“知道。”華知霜提著菜去了廚房。

華菁菁出來,坐到沙發上玩手機:“姐夫,你不去廚房幫忙?千萬不要做一個好吃懶做的寄生蟲。”

我寄生蟲?這個丫頭片子教訓起姐夫來了。姐夫是你可以教訓的啊。

“你姐一個人做就行。我笨手笨腳的也幫不上什么忙。”

張天豪繼續:“就沒見你學過習。在家的時候,你不是看電影就是打游戲。當心學分不夠,無法畢業。”

“不用你操心。明天我會去上學的。現在的教授也真是,古板的很,教課一點兒趣味也沒有。如果寓教于樂,我肯定每天都去上課。”

華菁菁搖搖頭,繼續:“哎,看來教育改革任重道遠。一定要把課本編的有趣好玩,才會減少翹課現象!”

切,一個丫頭片子,知道什么是教育改革啊。整天就知道拿著個手機打游戲。這游戲我怎么沒發現有什么好玩。

有空還不如給姐夫捏捏后背呢:“菁菁,給我捏捏背。稍微有點兒酸。”

華菁菁居然放下手機過來了:“哪兒?這兒?”雙手掐住他的雙肩靠頸部位。

張天豪:“你慢點兒。手勁那么大。左邊一點兒……”

“你一個大男人家,還怕我一個女孩子力氣大?真沒出息!”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