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5 10:25:54

十幾分鐘后,楊笑已經安排了幾輛金杯過來,一些人面如死灰上了車。

梁一陽則被人從后門抬出去。

石峰看了一眼地上的血,“收拾干凈。”

楊笑急忙點頭,吩咐人開始收拾。

一個小時后,小飯店和往常一樣,看上去似乎什么都沒有發生。

老丁和楊笑早已離開,小飯店只有石峰以及俆重一家。

先前小飯店里發生了什么,張茜沒有過問一句。

張茜親自炒了幾個菜,將最后一道菜端上來,她為石峰倒了一杯酒,“小峰,這杯酒嫂子敬你。”

石峰急忙站起來,雙手舉杯,將酒杯放的很低,“嫂子,你太客氣了,沒有我哥,就沒有我。”

張茜喝下一杯酒,笑了笑,“一碼說一碼,你和你哥談,我去看看孩子。”

說著張茜看向了俆重,“以后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張茜轉身,眼中有淚淌過。

今天,她很絕望,如果不是石峰來了,她不敢想象會發生什么。

張茜是聰明人,她知道哪怕俆重下跪,哪怕俆重答應梁一陽,梁一陽最后也會過河拆橋。

她已經想明白,自己的男人,早已身在江湖。

人在江湖,又如何能夠真正的退隱。

等到張茜離開,石峰敬了俆重一杯,“哥,我知道你為什么那么疼嫂子了。”

“嘿嘿……”俆重咧嘴一笑,“那是自然,我的女人,是世界上一等一的好。”

“如果你們想過平淡的生活,我保證,沒有人能夠打擾。”

俆重瞪了石峰一眼,“你笑話我呢,我這雙手,本身就沾了不少血,洗不干凈了。”

“既然你回了中海,以后不方便的事情,我來處理,不過我想重新起來,需要一定的支持。”

石峰看著俆重,開懷大笑。

“要人有人,要錢有錢。”

“而你我,也不僅僅是在中海。”

簡簡單單兩句話,讓俆重豪情頓生,“干杯。”

兄弟二人說說笑笑,好不暢快。

臨近中午,石峰進入后廚,親自操刀,做了幾個菜。

這似乎成為了習慣。

石峰剛剛做好飯菜不久,一道靚麗的身影進入了小飯店。

看到這道身影,張茜快步迎了上去,“久思,快坐,小峰已經做好了飯菜。”

唐久思看著張茜,鼻子有些微微發酸,她認不出張茜,可唐久思不知道自己為什么,中午下班之后很自然的就來到了這家小飯店。

石峰也沒有告訴唐久思,他會在這家飯店。

可自己,就是來了這家小飯店。

“以前,真的愛過嗎?”

這時,石峰正好端著最后一道菜出來,當看到唐久思,石峰愣住。

剛才去后廚做飯,是石峰下意識的習慣。

和唐久思結婚后,石峰就開始在小飯店幫工,每天中午他都會親自下廚為唐久思做可口的飯菜,然后等著唐久思過來。

他呆呆的看著唐久思,心里有些激動起來。

她能夠來這里,是不是想起了以前的記憶。

唐久思能夠看到石峰眼中的期待、激動,她有些心疼和愧疚。

唐久思走到石峰身前,“我只是下意識的來了這里,抱歉,有些事我還是想不起來。”

“沒事,以后肯定會好起來,快坐,一會兒飯菜就涼了。”

唐久思點了點頭坐下開始吃飯。

一旁,石峰靜靜的看這唐久思,怎么看也看不夠。

被石峰灼灼的目光盯著,唐久思把頭埋低了一些。

片刻后,唐久思抬頭白了石峰一眼,“你再這樣,我沒辦法吃飯了。”

石峰收回目光,“老婆,今天工作怎么樣?”

唐久思放下筷子,“我正好有事和你說,九思孤兒院項目的負責人丁山已經到了中海。”

“我和他聯系了,他答應晚上一起吃飯,我想了想,你陪我一起去吧。”

石峰盯著唐久思看去,“不影響你工作嗎?”

唐久思不滿的看了石峰一眼,“我爸說那個丁山好色,你一點不擔心?”

“今天我查了一下丁山的資料,長相很猥瑣,我怕應付不了,你陪著好點。”

“行,那我陪你一起去。”

一旁俆重聽到二人的對話,險些沒憋住,要讓老丁知道唐久思對他的評價,恐怕會嚇的睡不著。

唐久思吃了飯回去上班,一個下午石峰和俆重在小飯店商量了一下以后的發展。

等到唐久思下班,石峰開了俆重的車帶著唐久思一道前往翠園山莊。

翠園山莊,位于中海東郊,環山傍水,是難得的休閑度假好去處。

在這里吃飯,有普通的餐廳,也有單獨的小院。

丁山訂的位置就是單獨的小院。

說是小院,但也只是相對而言,丁山選的地方,是翠園山莊最好的地方。

當看到石峰和唐久思一起出現,丁山急忙迎了過來。

“唐經理,初次見面,有失遠迎,里面請。”

唐久思點頭客氣的打著招呼,“能夠和丁總一同共進晚餐,是我的榮幸,請。”

小院中,已經擺了一桌,三人落座,丁山看了看石峰,“唐經理,這位先生是?”

“是我的助手,石峰。”

丁山爽朗一笑,“貴公司真是人才濟濟,我一看石先生就很投緣,能夠在唐經理手下辦事,必然不凡。”

說著丁山看向唐久思,“唐經理,我這個人快人快語,不喜歡拖拖拉拉。”

“今天你提到的事情,我已經考慮了,這是合同,你看一下。”

什么?

唐久思有些反應不過來,她接過合同看了看,就是關于孤兒院項目的合同。

自己只是在電話中提到了九思孤兒院項目的事情,還沒有具體的商討其中細節,丁山直接拿出了合同,唐久思想不明白。

“丁總,不用具體商討一下項目的事情嗎?”

丁山笑了笑,“唐經理,我來中海之前,已經對中海的各大企業,市場進行了調研。”

“你們唐氏集團在中海實力只能算中規中矩,不過我調查過。”

“你父親曾經做過孤兒院的項目,當時做的還不錯,只是后來你父親退出公司,孤兒院的項目這才停止。”

“唐經理,我想你對九思孤兒院也有一定的了解,應該知道我們看重的不是合作方的實力,因為沒有任何一家合作方能跟我們比實力。”

“我們看重的是合作方對待公益事業的態度,也是對地方上公司的一種扶持。”

“我們的理念是,讓更多的人投身到公益當中,這才會找當地的合作方。”

丁山的這一番話,讓唐久思對他的看法有了一百八十度的逆轉,這和傳言之中的丁山有著很大的不同。

“能夠成為九思孤兒院的負責人,并且第一次到國內進行項目的建設,又豈會是那種小人。”

唐久思心中想著,主動舉杯,“謝謝丁總。”

丁山同樣舉杯,“唐經理客氣了,我還收集到了一些資料,知道唐經理在上學期間就會利用假期到各地做義工。”

“并且用自己的壓歲錢捐助貧困山區的孩子,在中海我不認為有別人更適合這個項目。”

“唐經理,如果你看過合同,沒什么問題的話,咱們今天就可以簽訂合同。”

唐久思點了點頭,然后將一份合同給石峰,自己則看另外一份。

片刻后,唐久思看了看石峰。

石峰笑了笑,“合同沒問題。”

唐久思有些歉意的看向丁山,“丁總,合同恐怕今天簽不了,公司的章并不在我這里。”

丁山將合同拿過來,然后指著乙方的位置,“唐經理,我不是和唐氏集團合作,而是要和你個人合作。”

“這里,不需要公司的章,只需要你個人的名字。”

“和我個人合作?”唐久思心中多了幾分警惕。

“丁總,我有些不太明白。”

丁山點了點頭,“對,如果你爸還是唐氏集團的負責人,我會和唐氏集團合作,但現在的唐氏集團沒有和我合作的資格。”

“唐經理,如果沒有意見的話,就在這里簽字吧。”

丁山將早就準備好的筆,放在了桌子上。

唐久思翻看合同,再次看了一番,她猶豫了。

這份合同沒有問題,可問題是她個人這邊的。

石峰看出了唐久思的猶豫,他看向丁山道:“丁總我想和唐經理單獨說幾句話,不介意吧?”

丁山下意識的起身,不過卻被石峰一個眼神制止。

唐久思看到石峰向一旁走去,歉意的看向丁山說了一句這才走向石峰。

石峰看向走過來的唐久思,“老婆,這么好的事情,你為什么不簽?”

唐久思皺了皺眉,“這是一個機會,可合同中明確提到,九思孤兒院只是冠名以及提供技術支持,并不會參與到項目的實際建設上來。”

“如果我個人簽下,并沒有資金去建設,短時間內也未必能夠找到合適的投資方。”

石峰笑了笑,“老婆,九思孤兒院項目可是一塊美味兒的大蛋糕,只要你能簽下,投資方的問題并不大,這點我想你應該能夠想到,你是擔心有人從中作梗對不對?”

唐久思點了點頭,“不錯,一旦我個人簽下,唐久誠等人肯定會找麻煩。”

石峰湊近唐久思,“那你看這樣好不好?”

石峰小聲的跟唐久思說了一些什么,唐久思聽完后瞪了石峰一眼。

“你這是要空手套白狼?”

石峰搖了搖頭,“不是空手套白狼,是把本來屬于你的東西拿回來,讓應該受到懲罰的人得到制裁而已。”

“老婆,想想爸和媽這八年是怎么過的。”

“可是一旦出了問題。”唐久思知道石峰說的沒錯,可她仍舊擔心。

“老婆,咱們現在一無所有,怕什么?”

唐久思盯著石峰,目光不曾有半點游移,“你變了,和我記憶中的那個人有太多的變化。”

石峰的心跳加快了幾分,他有些忐忑的問道:“你更喜歡記憶中的我,還是現在的我?”

3cp彩票官网:第9章 空手套白狼

澳州彩票官网 www.tzlxu.tw 十幾分鐘后,楊笑已經安排了幾輛金杯過來,一些人面如死灰上了車。

梁一陽則被人從后門抬出去。

石峰看了一眼地上的血,“收拾干凈。”

楊笑急忙點頭,吩咐人開始收拾。

一個小時后,小飯店和往常一樣,看上去似乎什么都沒有發生。

老丁和楊笑早已離開,小飯店只有石峰以及俆重一家。

先前小飯店里發生了什么,張茜沒有過問一句。

張茜親自炒了幾個菜,將最后一道菜端上來,她為石峰倒了一杯酒,“小峰,這杯酒嫂子敬你。”

石峰急忙站起來,雙手舉杯,將酒杯放的很低,“嫂子,你太客氣了,沒有我哥,就沒有我。”

張茜喝下一杯酒,笑了笑,“一碼說一碼,你和你哥談,我去看看孩子。”

說著張茜看向了俆重,“以后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張茜轉身,眼中有淚淌過。

今天,她很絕望,如果不是石峰來了,她不敢想象會發生什么。

張茜是聰明人,她知道哪怕俆重下跪,哪怕俆重答應梁一陽,梁一陽最后也會過河拆橋。

她已經想明白,自己的男人,早已身在江湖。

人在江湖,又如何能夠真正的退隱。

等到張茜離開,石峰敬了俆重一杯,“哥,我知道你為什么那么疼嫂子了。”

“嘿嘿……”俆重咧嘴一笑,“那是自然,我的女人,是世界上一等一的好。”

“如果你們想過平淡的生活,我保證,沒有人能夠打擾。”

俆重瞪了石峰一眼,“你笑話我呢,我這雙手,本身就沾了不少血,洗不干凈了。”

“既然你回了中海,以后不方便的事情,我來處理,不過我想重新起來,需要一定的支持。”

石峰看著俆重,開懷大笑。

“要人有人,要錢有錢。”

“而你我,也不僅僅是在中海。”

簡簡單單兩句話,讓俆重豪情頓生,“干杯。”

兄弟二人說說笑笑,好不暢快。

臨近中午,石峰進入后廚,親自操刀,做了幾個菜。

這似乎成為了習慣。

石峰剛剛做好飯菜不久,一道靚麗的身影進入了小飯店。

看到這道身影,張茜快步迎了上去,“久思,快坐,小峰已經做好了飯菜。”

唐久思看著張茜,鼻子有些微微發酸,她認不出張茜,可唐久思不知道自己為什么,中午下班之后很自然的就來到了這家小飯店。

石峰也沒有告訴唐久思,他會在這家飯店。

可自己,就是來了這家小飯店。

“以前,真的愛過嗎?”

這時,石峰正好端著最后一道菜出來,當看到唐久思,石峰愣住。

剛才去后廚做飯,是石峰下意識的習慣。

和唐久思結婚后,石峰就開始在小飯店幫工,每天中午他都會親自下廚為唐久思做可口的飯菜,然后等著唐久思過來。

他呆呆的看著唐久思,心里有些激動起來。

她能夠來這里,是不是想起了以前的記憶。

唐久思能夠看到石峰眼中的期待、激動,她有些心疼和愧疚。

唐久思走到石峰身前,“我只是下意識的來了這里,抱歉,有些事我還是想不起來。”

“沒事,以后肯定會好起來,快坐,一會兒飯菜就涼了。”

唐久思點了點頭坐下開始吃飯。

一旁,石峰靜靜的看這唐久思,怎么看也看不夠。

被石峰灼灼的目光盯著,唐久思把頭埋低了一些。

片刻后,唐久思抬頭白了石峰一眼,“你再這樣,我沒辦法吃飯了。”

石峰收回目光,“老婆,今天工作怎么樣?”

唐久思放下筷子,“我正好有事和你說,九思孤兒院項目的負責人丁山已經到了中海。”

“我和他聯系了,他答應晚上一起吃飯,我想了想,你陪我一起去吧。”

石峰盯著唐久思看去,“不影響你工作嗎?”

唐久思不滿的看了石峰一眼,“我爸說那個丁山好色,你一點不擔心?”

“今天我查了一下丁山的資料,長相很猥瑣,我怕應付不了,你陪著好點。”

“行,那我陪你一起去。”

一旁俆重聽到二人的對話,險些沒憋住,要讓老丁知道唐久思對他的評價,恐怕會嚇的睡不著。

唐久思吃了飯回去上班,一個下午石峰和俆重在小飯店商量了一下以后的發展。

等到唐久思下班,石峰開了俆重的車帶著唐久思一道前往翠園山莊。

翠園山莊,位于中海東郊,環山傍水,是難得的休閑度假好去處。

在這里吃飯,有普通的餐廳,也有單獨的小院。

丁山訂的位置就是單獨的小院。

說是小院,但也只是相對而言,丁山選的地方,是翠園山莊最好的地方。

當看到石峰和唐久思一起出現,丁山急忙迎了過來。

“唐經理,初次見面,有失遠迎,里面請。”

唐久思點頭客氣的打著招呼,“能夠和丁總一同共進晚餐,是我的榮幸,請。”

小院中,已經擺了一桌,三人落座,丁山看了看石峰,“唐經理,這位先生是?”

“是我的助手,石峰。”

丁山爽朗一笑,“貴公司真是人才濟濟,我一看石先生就很投緣,能夠在唐經理手下辦事,必然不凡。”

說著丁山看向唐久思,“唐經理,我這個人快人快語,不喜歡拖拖拉拉。”

“今天你提到的事情,我已經考慮了,這是合同,你看一下。”

什么?

唐久思有些反應不過來,她接過合同看了看,就是關于孤兒院項目的合同。

自己只是在電話中提到了九思孤兒院項目的事情,還沒有具體的商討其中細節,丁山直接拿出了合同,唐久思想不明白。

“丁總,不用具體商討一下項目的事情嗎?”

丁山笑了笑,“唐經理,我來中海之前,已經對中海的各大企業,市場進行了調研。”

“你們唐氏集團在中海實力只能算中規中矩,不過我調查過。”

“你父親曾經做過孤兒院的項目,當時做的還不錯,只是后來你父親退出公司,孤兒院的項目這才停止。”

“唐經理,我想你對九思孤兒院也有一定的了解,應該知道我們看重的不是合作方的實力,因為沒有任何一家合作方能跟我們比實力。”

“我們看重的是合作方對待公益事業的態度,也是對地方上公司的一種扶持。”

“我們的理念是,讓更多的人投身到公益當中,這才會找當地的合作方。”

丁山的這一番話,讓唐久思對他的看法有了一百八十度的逆轉,這和傳言之中的丁山有著很大的不同。

“能夠成為九思孤兒院的負責人,并且第一次到國內進行項目的建設,又豈會是那種小人。”

唐久思心中想著,主動舉杯,“謝謝丁總。”

丁山同樣舉杯,“唐經理客氣了,我還收集到了一些資料,知道唐經理在上學期間就會利用假期到各地做義工。”

“并且用自己的壓歲錢捐助貧困山區的孩子,在中海我不認為有別人更適合這個項目。”

“唐經理,如果你看過合同,沒什么問題的話,咱們今天就可以簽訂合同。”

唐久思點了點頭,然后將一份合同給石峰,自己則看另外一份。

片刻后,唐久思看了看石峰。

石峰笑了笑,“合同沒問題。”

唐久思有些歉意的看向丁山,“丁總,合同恐怕今天簽不了,公司的章并不在我這里。”

丁山將合同拿過來,然后指著乙方的位置,“唐經理,我不是和唐氏集團合作,而是要和你個人合作。”

“這里,不需要公司的章,只需要你個人的名字。”

“和我個人合作?”唐久思心中多了幾分警惕。

“丁總,我有些不太明白。”

丁山點了點頭,“對,如果你爸還是唐氏集團的負責人,我會和唐氏集團合作,但現在的唐氏集團沒有和我合作的資格。”

“唐經理,如果沒有意見的話,就在這里簽字吧。”

丁山將早就準備好的筆,放在了桌子上。

唐久思翻看合同,再次看了一番,她猶豫了。

這份合同沒有問題,可問題是她個人這邊的。

石峰看出了唐久思的猶豫,他看向丁山道:“丁總我想和唐經理單獨說幾句話,不介意吧?”

丁山下意識的起身,不過卻被石峰一個眼神制止。

唐久思看到石峰向一旁走去,歉意的看向丁山說了一句這才走向石峰。

石峰看向走過來的唐久思,“老婆,這么好的事情,你為什么不簽?”

唐久思皺了皺眉,“這是一個機會,可合同中明確提到,九思孤兒院只是冠名以及提供技術支持,并不會參與到項目的實際建設上來。”

“如果我個人簽下,并沒有資金去建設,短時間內也未必能夠找到合適的投資方。”

石峰笑了笑,“老婆,九思孤兒院項目可是一塊美味兒的大蛋糕,只要你能簽下,投資方的問題并不大,這點我想你應該能夠想到,你是擔心有人從中作梗對不對?”

唐久思點了點頭,“不錯,一旦我個人簽下,唐久誠等人肯定會找麻煩。”

石峰湊近唐久思,“那你看這樣好不好?”

石峰小聲的跟唐久思說了一些什么,唐久思聽完后瞪了石峰一眼。

“你這是要空手套白狼?”

石峰搖了搖頭,“不是空手套白狼,是把本來屬于你的東西拿回來,讓應該受到懲罰的人得到制裁而已。”

“老婆,想想爸和媽這八年是怎么過的。”

“可是一旦出了問題。”唐久思知道石峰說的沒錯,可她仍舊擔心。

“老婆,咱們現在一無所有,怕什么?”

唐久思盯著石峰,目光不曾有半點游移,“你變了,和我記憶中的那個人有太多的變化。”

石峰的心跳加快了幾分,他有些忐忑的問道:“你更喜歡記憶中的我,還是現在的我?”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