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5 09:03:35

大概是自小生在富貴家,白鳳儀的氣場確實很強大,但她畢竟是個女人,身形纖瘦,體態嬌小,個頭上的不足,讓她在我站起來的一瞬間,就只能仰視我了。

可讓我沒想到的是,這女人遠比我想象的要難對付,她錯開兩步,撿起床上的??仄?,關了顯示屏,又到窗邊打開窗簾,說,“我就是小鳳。”

“你是白鳳儀。”我十分確定的回了句,轉而問,“兩個人的相貌可以分毫不差,是孿生姐妹?”

“柳七七送上門,都不吃,你喜歡錢還是權?”白鳳儀頭也不回的詢問著,語調不緊不慢的,像是在和我閑話家常。

“是你讓小鳳兒殺我的?”我繼續追問。

聞言,白鳳儀也只是回過身,換了個姿勢靠在窗邊,有恃無恐的說道,“外面都知道白家的小姑爺病重,隨時都有可能不治身亡,顧尚,我現在也可以殺了你。”

“就因為我接觸過小鳳兒,有可能會揭穿你們是不同的兩個人?”我耐著性子詢問。

白鳳儀直視著我,很是坦然的說,“只能怪你太聰明。”

聞言,我反倒氣笑了,繼續試探道,“那聽你這意思,現在是想留著我了?錢、權、女人,任何要求都可以滿足我?”

“只要不是太過分。”白鳳儀不置可否的加了句。

“那我要小鳳兒。”我收起笑意,提了句。

“這個不行。”白鳳儀斬釘截鐵的拒絕道,隨后別開眼神,走到柜旁,從抽屜里拿出紙筆,當場開了一張五百萬的支票,遞過來,說,“錢。”

我看著白鳳儀,這心里瞬間就沉了幾分。

見我無動于衷,白鳳儀幽深的眸子里閃過了一絲不耐煩,轉身又開了張一千萬的支票,遞過來,再問,“夠不夠?”

我將兩張支票接過來看了看,然后問她,“你殺了小鳳兒?”

白鳳儀冷傲的看著我,并未作聲。

“可以留著我,是因為小鳳兒死了?”我強壓著怒火,將手里的支票,一下一下撕成了碎片,怒吼道,“你知道老子不好惹,還殺她!”

把手里的紙屑摔在白鳳儀臉上,白鳳儀下意識的別開臉,閉了下眼。

我原本抬手要扇這女人的臉,可她閉眼的時候,看著這張和小鳳兒一模一樣的臉,我還是強忍著怒火,將手緩緩攥成拳頭,放了下來。

白鳳儀直視著我,見我收手,才承認道,“我知道你不是一般人,也派人查過你的底細,不幸的是,什么都沒有查到。就連你父親也一直下落不明。不過,我想就算你是天王老子,如今陷在白家,我也隨時可以要你的命,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偽裝成病故??墑碌餃緗?,你還活著,并且是以我丈夫的名義,你仔細想想,這是為什么?”

白鳳儀說這些,在她進門之前,我就想過了,我的存在對她百害而無一利,留著我,是因為有人在保我,只是我不知道,保我的人是姜海,還是小鳳兒。

如果小鳳兒死了,那就只有姜老頭兒了。

可姜老頭兒對白家如果真如外界傳言的那般,是死忠,小鳳兒不在了,他也沒必要留著我威脅白鳳儀的地位,除非,他是想利用我分一杯羹,或者小鳳兒還活著?

見我不作聲,白鳳儀轉而走到門口,打開了房門,隱忍道,“我累了,需要休息,這些事你自己回去想,能想明白。”

當晚,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房間的,回到二樓的臥室,沒多久,小周便敲門進屋,將一只手機放在了床邊,然后灰溜溜的出去了。

我坐在床邊愣了許久,腦子里想的卻不是白家,心里跳動的也并非氣憤,只是突然意識到,當初小鳳兒要將我淹死,怕是有說不出的苦衷,以她的身份,沒必要為了錢財做那種事,否則直接站出來,這白家的財產就得有她一半兒。

她放棄爭奪財產,甚至裝瘋賣傻的替白鳳儀遭罪,哪怕是讓她殺人,也唯命是從。我想不通,到底是什么會讓她如此不計后果的付出。

以我對整件事情的了解,現在能確定的,知道‘小鳳兒’存在的人,除了白鳳儀,就只有趙朔了。

可趙朔不是趙家的嗎?還和白家的堂親蛇鼠一窩,怎么能幫白鳳儀做事呢?

想到趙朔,我便看向了床上那只手機,猶豫片刻,才將手機拿起來。

這是一部嶄新的智能機,沒有任何使用過的痕跡,電話簿也是空的。

我拿著手機,盯著空白的電話簿,思索片刻,便輸入一串電話號碼,撥了出去,然后將手機貼在了耳邊。

短暫的忙音之后,電話便被接通了。

“喂?”手機里傳出了一道熟悉的女聲。

白棧……

我突然覺得鼻子有點兒發酸。

“喂?請問你是哪位?”

電話里,‘小鳳兒’的聲音猶如一劑強心針,讓我波瀾不驚的心瞬間激起了千層浪,但我拿著手機,喉嚨發緊的沒作聲。

“小棧,誰呀?”手機里忽然傳出了另一個女人虛弱的詢問聲。

“不知道,沒人說話,可能是打錯了吧?”白棧隨口說著,便掛斷了電話。

我將手機貼在耳邊,狂跳的心臟逐漸平復,剛才我在電話里,聽到了輕微的玻璃碎裂聲,像是敲開注射藥劑的聲音,而那個虛弱的女聲,應該是白棧的母親,生病了,而且病得很嚴重。

這一晚我都沒睡,早上小周如往常一般,敲門進屋問我吃不吃早餐,我問他小姐吃了沒?

小周也不意外,只低頭回了句小姐正在樓下用餐。

我讓他先下去,然后洗漱之后,就也下了樓。

白鳳儀坐在餐桌旁,端著份報紙,看樣子是等了有一會兒了,而餐桌上的早飯,絲毫未動。

我匆匆掃了眼,便過去,坐在了她對面。

“打過電話了?”白鳳儀放下報紙,看似不經意的詢問完,端起一旁的牛奶,輕啜了口。

“嗯”我細打量著這女人,應了聲。

白鳳儀放下杯子,這才看向我,吩咐說,“記錄刪了。”

“已經刪了。”我收回目光,湊近桌子,用餐具戳著盤子里的荷包蛋,毫不掩飾自己的心情差到了極點。

白鳳儀和白棧,應該是同卵雙胞胎,長得一模一樣,單從外表來瞅,即使是細看,我也還是瞧不出有什么區別,只是別說話,哪怕是一個眼神,我也能確定眼前這人是白鳳儀,瞅她頂著白棧的臉在這兒頤指氣使,實在是鬧心。

“上午,我還有個會議,長話短說。”白鳳儀抬腕看了下手表。

我戳起一塊荷包蛋塞在嘴里,使勁兒嚼著,沒作聲。

白鳳儀便繼續說,“車禍是真的,趙朔救了我,但我也懷疑是趙家想殺我,目前還不確定是誰。另外,是白若蘭送‘我’到盤子溝的,這一家人,除了趙朔,都是狠角色,所以……別去招惹白若蘭,明白嗎?”

我咽了嘴里的荷包蛋,抬頭問她,“她為什么送‘你’去盤子溝?就為了讓人糟蹋你?”

白鳳儀細嚼慢咽的吃著早餐,輕描淡寫道,“她下嫁到趙家,是爺爺逼的,大概一直覺得自己被糟蹋了吧?”

“……”這是什么破理由?

我莫名其妙的看著白鳳儀,想問白棧是誰攪進來的,可礙著小周也在樓下,聽白鳳儀說話隱晦的很,像是在避著小周,我也不好明問。

見我不作聲了,白鳳儀卻放下餐具,拿過餐巾紙抹抹嘴,隱晦道,“回頭我讓趙朔過來,親自給你賠禮,有賬你盡管跟他算。”

白鳳儀說著,狡黠的眸子里仿佛閃過了一絲笑意,可仔細看這人依舊冷著臉,從包里拿出口紅,補了個妝,就起身要走了。

聽她那意思,白棧的賬也得算在趙朔頭上了,而她對出賣趙朔這種事兒,似乎樂此不疲。

我想了想,這人情就接下了,轉而問她,“需要我做什么嗎?”

9w彩票官网:第十二章 孿生姐妹

澳州彩票官网 www.tzlxu.tw 大概是自小生在富貴家,白鳳儀的氣場確實很強大,但她畢竟是個女人,身形纖瘦,體態嬌小,個頭上的不足,讓她在我站起來的一瞬間,就只能仰視我了。

可讓我沒想到的是,這女人遠比我想象的要難對付,她錯開兩步,撿起床上的??仄?,關了顯示屏,又到窗邊打開窗簾,說,“我就是小鳳。”

“你是白鳳儀。”我十分確定的回了句,轉而問,“兩個人的相貌可以分毫不差,是孿生姐妹?”

“柳七七送上門,都不吃,你喜歡錢還是權?”白鳳儀頭也不回的詢問著,語調不緊不慢的,像是在和我閑話家常。

“是你讓小鳳兒殺我的?”我繼續追問。

聞言,白鳳儀也只是回過身,換了個姿勢靠在窗邊,有恃無恐的說道,“外面都知道白家的小姑爺病重,隨時都有可能不治身亡,顧尚,我現在也可以殺了你。”

“就因為我接觸過小鳳兒,有可能會揭穿你們是不同的兩個人?”我耐著性子詢問。

白鳳儀直視著我,很是坦然的說,“只能怪你太聰明。”

聞言,我反倒氣笑了,繼續試探道,“那聽你這意思,現在是想留著我了?錢、權、女人,任何要求都可以滿足我?”

“只要不是太過分。”白鳳儀不置可否的加了句。

“那我要小鳳兒。”我收起笑意,提了句。

“這個不行。”白鳳儀斬釘截鐵的拒絕道,隨后別開眼神,走到柜旁,從抽屜里拿出紙筆,當場開了一張五百萬的支票,遞過來,說,“錢。”

我看著白鳳儀,這心里瞬間就沉了幾分。

見我無動于衷,白鳳儀幽深的眸子里閃過了一絲不耐煩,轉身又開了張一千萬的支票,遞過來,再問,“夠不夠?”

我將兩張支票接過來看了看,然后問她,“你殺了小鳳兒?”

白鳳儀冷傲的看著我,并未作聲。

“可以留著我,是因為小鳳兒死了?”我強壓著怒火,將手里的支票,一下一下撕成了碎片,怒吼道,“你知道老子不好惹,還殺她!”

把手里的紙屑摔在白鳳儀臉上,白鳳儀下意識的別開臉,閉了下眼。

我原本抬手要扇這女人的臉,可她閉眼的時候,看著這張和小鳳兒一模一樣的臉,我還是強忍著怒火,將手緩緩攥成拳頭,放了下來。

白鳳儀直視著我,見我收手,才承認道,“我知道你不是一般人,也派人查過你的底細,不幸的是,什么都沒有查到。就連你父親也一直下落不明。不過,我想就算你是天王老子,如今陷在白家,我也隨時可以要你的命,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偽裝成病故??墑碌餃緗?,你還活著,并且是以我丈夫的名義,你仔細想想,這是為什么?”

白鳳儀說這些,在她進門之前,我就想過了,我的存在對她百害而無一利,留著我,是因為有人在保我,只是我不知道,保我的人是姜海,還是小鳳兒。

如果小鳳兒死了,那就只有姜老頭兒了。

可姜老頭兒對白家如果真如外界傳言的那般,是死忠,小鳳兒不在了,他也沒必要留著我威脅白鳳儀的地位,除非,他是想利用我分一杯羹,或者小鳳兒還活著?

見我不作聲,白鳳儀轉而走到門口,打開了房門,隱忍道,“我累了,需要休息,這些事你自己回去想,能想明白。”

當晚,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房間的,回到二樓的臥室,沒多久,小周便敲門進屋,將一只手機放在了床邊,然后灰溜溜的出去了。

我坐在床邊愣了許久,腦子里想的卻不是白家,心里跳動的也并非氣憤,只是突然意識到,當初小鳳兒要將我淹死,怕是有說不出的苦衷,以她的身份,沒必要為了錢財做那種事,否則直接站出來,這白家的財產就得有她一半兒。

她放棄爭奪財產,甚至裝瘋賣傻的替白鳳儀遭罪,哪怕是讓她殺人,也唯命是從。我想不通,到底是什么會讓她如此不計后果的付出。

以我對整件事情的了解,現在能確定的,知道‘小鳳兒’存在的人,除了白鳳儀,就只有趙朔了。

可趙朔不是趙家的嗎?還和白家的堂親蛇鼠一窩,怎么能幫白鳳儀做事呢?

想到趙朔,我便看向了床上那只手機,猶豫片刻,才將手機拿起來。

這是一部嶄新的智能機,沒有任何使用過的痕跡,電話簿也是空的。

我拿著手機,盯著空白的電話簿,思索片刻,便輸入一串電話號碼,撥了出去,然后將手機貼在了耳邊。

短暫的忙音之后,電話便被接通了。

“喂?”手機里傳出了一道熟悉的女聲。

白棧……

我突然覺得鼻子有點兒發酸。

“喂?請問你是哪位?”

電話里,‘小鳳兒’的聲音猶如一劑強心針,讓我波瀾不驚的心瞬間激起了千層浪,但我拿著手機,喉嚨發緊的沒作聲。

“小棧,誰呀?”手機里忽然傳出了另一個女人虛弱的詢問聲。

“不知道,沒人說話,可能是打錯了吧?”白棧隨口說著,便掛斷了電話。

我將手機貼在耳邊,狂跳的心臟逐漸平復,剛才我在電話里,聽到了輕微的玻璃碎裂聲,像是敲開注射藥劑的聲音,而那個虛弱的女聲,應該是白棧的母親,生病了,而且病得很嚴重。

這一晚我都沒睡,早上小周如往常一般,敲門進屋問我吃不吃早餐,我問他小姐吃了沒?

小周也不意外,只低頭回了句小姐正在樓下用餐。

我讓他先下去,然后洗漱之后,就也下了樓。

白鳳儀坐在餐桌旁,端著份報紙,看樣子是等了有一會兒了,而餐桌上的早飯,絲毫未動。

我匆匆掃了眼,便過去,坐在了她對面。

“打過電話了?”白鳳儀放下報紙,看似不經意的詢問完,端起一旁的牛奶,輕啜了口。

“嗯”我細打量著這女人,應了聲。

白鳳儀放下杯子,這才看向我,吩咐說,“記錄刪了。”

“已經刪了。”我收回目光,湊近桌子,用餐具戳著盤子里的荷包蛋,毫不掩飾自己的心情差到了極點。

白鳳儀和白棧,應該是同卵雙胞胎,長得一模一樣,單從外表來瞅,即使是細看,我也還是瞧不出有什么區別,只是別說話,哪怕是一個眼神,我也能確定眼前這人是白鳳儀,瞅她頂著白棧的臉在這兒頤指氣使,實在是鬧心。

“上午,我還有個會議,長話短說。”白鳳儀抬腕看了下手表。

我戳起一塊荷包蛋塞在嘴里,使勁兒嚼著,沒作聲。

白鳳儀便繼續說,“車禍是真的,趙朔救了我,但我也懷疑是趙家想殺我,目前還不確定是誰。另外,是白若蘭送‘我’到盤子溝的,這一家人,除了趙朔,都是狠角色,所以……別去招惹白若蘭,明白嗎?”

我咽了嘴里的荷包蛋,抬頭問她,“她為什么送‘你’去盤子溝?就為了讓人糟蹋你?”

白鳳儀細嚼慢咽的吃著早餐,輕描淡寫道,“她下嫁到趙家,是爺爺逼的,大概一直覺得自己被糟蹋了吧?”

“……”這是什么破理由?

我莫名其妙的看著白鳳儀,想問白棧是誰攪進來的,可礙著小周也在樓下,聽白鳳儀說話隱晦的很,像是在避著小周,我也不好明問。

見我不作聲了,白鳳儀卻放下餐具,拿過餐巾紙抹抹嘴,隱晦道,“回頭我讓趙朔過來,親自給你賠禮,有賬你盡管跟他算。”

白鳳儀說著,狡黠的眸子里仿佛閃過了一絲笑意,可仔細看這人依舊冷著臉,從包里拿出口紅,補了個妝,就起身要走了。

聽她那意思,白棧的賬也得算在趙朔頭上了,而她對出賣趙朔這種事兒,似乎樂此不疲。

我想了想,這人情就接下了,轉而問她,“需要我做什么嗎?”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