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5 08:08:00

母女二人相互拉扯,也不知道誰把誰先弄疼了,因此動了真火,真打了起來。

張君現不著痕跡的退后。

她們完全沒注意到張君現是什么時候走的!

妻子發現人不在了,咬牙切齒的說:“松手。”

“張君現,你這個廢物,我給你講,今天這錢要是不借給我,我就死在這。”

丈母娘扯著秦楠的頭發不放。秦楠拉過丈母娘的腦袋說:“你自己看看,人都去后院了,你嚇唬誰呢?”

“???”

丈母娘惱怒的松手,這才注意到她頭發散亂,衣衫不整,受驚的連忙整理起了衣物。

秦楠也整理了起來。

母女倆打架歸打架,打完了,又說起了私房話。

后院。

張君現躺在主臥舒適的沙發上,戴著耳機聽歌。

過了半個小時左右,妻子來到主臥,為難的說:“我媽賴著不肯走,你看這事該怎么辦?”

“她是你母親,你自己安排。”

“讓她住雜物房,我過來這邊住,你看行嗎?”秦楠低著腦袋,偷瞥著張君現,一雙小手緊捏著上衣下擺。

張君現眼睛都看直了。

沒想到張君現卻說:“行,你睡沙發!”

“這……”

秦楠哀怨的一個白眼,說:“我這就去替我媽安排一下。”

她故意踩著交叉步,一扭一扭的走到門口,回頭想說什么卻沒說出來。

“還有什么事?”

張君現一眼過去。

秦楠走到沙發邊,湊到張君現耳邊,小心翼翼的說:“我媽讓我跟她一條心,說只要我幫她借到了這五百萬,她就分我一半錢。”

她沒等張君現震驚的表情,只等來了兩個字:“就這?”

“張君現,你什么意思?”

“你連母親都出賣,還要讓我夸你不成?”

“你……你就是自個無可救藥的鋼鐵直男。”秦楠憋著一肚子窩囊出門。

丈母娘小聲問:“媽給你出的主意怎么樣?我當壞人,你當好人,你去表忠心,他什么反應?”

“都是你出的爛主意,他說我連母親都能出賣,還要讓他夸我不成?”

秦楠沒什么好臉色的領著丈母娘到雜物室門口。

丈母娘不屑的說:“沒經驗了吧?男人都是要面子的,他嘴上這樣講,心里不知道多爽呢!”

秦楠一想也對,打開雜物室的門說:“昨天我在這住過一晚,您就湊合著住吧!”

“這爛地方就一張床,還堆著酒壇子,乞丐都不住,怎么能住人?”

丈母娘嫌棄的瞥了幾眼,打著寒顫說:“這里該不會有老鼠吧?不行,這件事再從長計議,我得回家。”

“好,我送您!”

秦楠滿口答應。丈母娘不開心了,惱火的說:“這個廢物回來,還沒碰你一根指頭吧?我要是走了,說不定今晚你又要住雜物室。”

“行,媽為了你,也認了,就住這一晚,你抓緊機會。”

丈母娘打著她的小心思,擔心的再次問:“沒有老鼠,該不會有蟑螂吧?”

“要不您回去?”秦楠拿她母親也沒辦法。丈母娘惡狠狠的說:“我受這個大的委屈賴在這破地方,還不是為了你。等你搞定了他,千萬要記得幫媽吹吹枕頭風,讓他把錢借給我。”

“放心,你是我媽,我不幫你我幫誰啊。”

妻子哄著丈母娘,幫丈母娘收拾好,便拉著香噴噴的箱子,回到了主臥。

她也沒打擾張君現玩手機,打開箱子,往柜里掛起了衣服。

外套和裙子沒幾件,多半是惹眼的睡衣……等等。

“我去洗澡了。”

妻子這樣在眼前瞎晃,張君現又不是塊石頭,收起手機,表面淡定的拿了睡袍,便去了洗手間。

他這一洗又是半個小時。

秦楠跑到門外偷聽了一陣,見里面沒有聲音,擔心這個直男,把精力耗費在手上。

她咬牙切齒的在門外想招。

突然,門打開,秦楠往里一個踉蹌,撞在張君現身上。

“你干什么?”

張君現穿著寬敞的睡袍,臉上貼著面膜,低頭一看,嚇了妻子一大跳。

秦楠羞怒的站起來,說:“家里熱水器舊了,我打算提醒你一下。”

“是嗎?”

張君現把面膜甩進垃圾桶,洗了一把臉出來。

他當秦楠不存在的,爬到床上,戴了一個眼罩,又往耳朵里塞著耳機說:“晚安,別吵我,不然你就去雜物室,跟你母親睡。”

尼瑪??!

這咋整?

即便秦大小姐自認魅力無雙,面對這架勢,她也是無計可施。

.百度彩票官网首页:第11章 母女連手斗女婿

澳州彩票官网 www.tzlxu.tw 母女二人相互拉扯,也不知道誰把誰先弄疼了,因此動了真火,真打了起來。

張君現不著痕跡的退后。

她們完全沒注意到張君現是什么時候走的!

妻子發現人不在了,咬牙切齒的說:“松手。”

“張君現,你這個廢物,我給你講,今天這錢要是不借給我,我就死在這。”

丈母娘扯著秦楠的頭發不放。秦楠拉過丈母娘的腦袋說:“你自己看看,人都去后院了,你嚇唬誰呢?”

“???”

丈母娘惱怒的松手,這才注意到她頭發散亂,衣衫不整,受驚的連忙整理起了衣物。

秦楠也整理了起來。

母女倆打架歸打架,打完了,又說起了私房話。

后院。

張君現躺在主臥舒適的沙發上,戴著耳機聽歌。

過了半個小時左右,妻子來到主臥,為難的說:“我媽賴著不肯走,你看這事該怎么辦?”

“她是你母親,你自己安排。”

“讓她住雜物房,我過來這邊住,你看行嗎?”秦楠低著腦袋,偷瞥著張君現,一雙小手緊捏著上衣下擺。

張君現眼睛都看直了。

沒想到張君現卻說:“行,你睡沙發!”

“這……”

秦楠哀怨的一個白眼,說:“我這就去替我媽安排一下。”

她故意踩著交叉步,一扭一扭的走到門口,回頭想說什么卻沒說出來。

“還有什么事?”

張君現一眼過去。

秦楠走到沙發邊,湊到張君現耳邊,小心翼翼的說:“我媽讓我跟她一條心,說只要我幫她借到了這五百萬,她就分我一半錢。”

她沒等張君現震驚的表情,只等來了兩個字:“就這?”

“張君現,你什么意思?”

“你連母親都出賣,還要讓我夸你不成?”

“你……你就是自個無可救藥的鋼鐵直男。”秦楠憋著一肚子窩囊出門。

丈母娘小聲問:“媽給你出的主意怎么樣?我當壞人,你當好人,你去表忠心,他什么反應?”

“都是你出的爛主意,他說我連母親都能出賣,還要讓他夸我不成?”

秦楠沒什么好臉色的領著丈母娘到雜物室門口。

丈母娘不屑的說:“沒經驗了吧?男人都是要面子的,他嘴上這樣講,心里不知道多爽呢!”

秦楠一想也對,打開雜物室的門說:“昨天我在這住過一晚,您就湊合著住吧!”

“這爛地方就一張床,還堆著酒壇子,乞丐都不住,怎么能住人?”

丈母娘嫌棄的瞥了幾眼,打著寒顫說:“這里該不會有老鼠吧?不行,這件事再從長計議,我得回家。”

“好,我送您!”

秦楠滿口答應。丈母娘不開心了,惱火的說:“這個廢物回來,還沒碰你一根指頭吧?我要是走了,說不定今晚你又要住雜物室。”

“行,媽為了你,也認了,就住這一晚,你抓緊機會。”

丈母娘打著她的小心思,擔心的再次問:“沒有老鼠,該不會有蟑螂吧?”

“要不您回去?”秦楠拿她母親也沒辦法。丈母娘惡狠狠的說:“我受這個大的委屈賴在這破地方,還不是為了你。等你搞定了他,千萬要記得幫媽吹吹枕頭風,讓他把錢借給我。”

“放心,你是我媽,我不幫你我幫誰啊。”

妻子哄著丈母娘,幫丈母娘收拾好,便拉著香噴噴的箱子,回到了主臥。

她也沒打擾張君現玩手機,打開箱子,往柜里掛起了衣服。

外套和裙子沒幾件,多半是惹眼的睡衣……等等。

“我去洗澡了。”

妻子這樣在眼前瞎晃,張君現又不是塊石頭,收起手機,表面淡定的拿了睡袍,便去了洗手間。

他這一洗又是半個小時。

秦楠跑到門外偷聽了一陣,見里面沒有聲音,擔心這個直男,把精力耗費在手上。

她咬牙切齒的在門外想招。

突然,門打開,秦楠往里一個踉蹌,撞在張君現身上。

“你干什么?”

張君現穿著寬敞的睡袍,臉上貼著面膜,低頭一看,嚇了妻子一大跳。

秦楠羞怒的站起來,說:“家里熱水器舊了,我打算提醒你一下。”

“是嗎?”

張君現把面膜甩進垃圾桶,洗了一把臉出來。

他當秦楠不存在的,爬到床上,戴了一個眼罩,又往耳朵里塞著耳機說:“晚安,別吵我,不然你就去雜物室,跟你母親睡。”

尼瑪??!

這咋整?

即便秦大小姐自認魅力無雙,面對這架勢,她也是無計可施。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