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5 11:00:00

更何況,看這個意思,向南買車就是想送給自己的!

“對啊,怎么了?”

“你小子這兩年在哪發財呢?李任巖舍得給你這么多錢?”

李任巖是向南他們的學長。

向南他們大一,李任巖大四。

那時候向南和王大海同時進入了學生會的外聯部,李任巖就是外聯部的部長。

按道理,學生會的部長級干部需要在大三畢業的時候就把位置空出來往下傳,事實上其他部門也是這么干的。

唯獨李任巖的外聯部,一直到李任巖都畢業半年了,部長的位置才傳給了大三的部長。

那個可憐的部長只做了半年干部,就又不得以把位置空出來,往下傳了。

道理很簡單,因為李任巖名義上是學校的外聯部部長,實際上,他打著學校的名義,從外面撈了不少的好處,他才不舍得把手中的權利放出來呢。

但是不得不說,他的工作能力的確很強,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學校的領導們也都很欣賞他。

對于他始終大權在握的做法,學校也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王大海由于心直口快,始終受不了學生會的那一套,沒有多久他就自己辭職了。

向南也只是好奇學生會是個什么樣的存在,看過了以后,覺得里面所謂的斗爭實在是小兒科,也就和王大海一起辭了。

借口嘛,自然也是受不了學生會里面烏煙瘴氣的風氣。

向南畢了業以后,李任巖就直接找到了他,讓他加入自己的公司,并且當時說得比唱得都好聽,什么年底員工分紅啊,什么公司期權啊,什么公司股份啊,還說最次有干股。

向南是認可李任巖的工作能力的,當時確實也感受過,再加上李家在南山市確實也有一些實力,所以就答應了。

畢竟那時候他還沒有拿到這一個億的歷練資金呢,日子總是要過,反正在誰手底下工作都一樣,還不如找一個知根知底的老板呢。

不過,后面的事情顯而易見,李任巖并沒有兌現當時的承諾,只是給了向南一個南山市的中等水平的工資。

每個月五六千塊錢的工資,在南山市的普通家庭里面,其實算是掙得差不多的了。

很多人辛辛苦苦干了一輩子,也不過才五六千的工資。

所以李任巖總是以這個理由吹噓自己有多厲害,總是能給員工發超過他們工作價值以外的工資。

但是其實,向南在公司里面的基本上大事小事都要做。

到了后面李任巖基本上都不怎么往公司里面來,都是向南在運營著整個公司。

按理來說,向南至少應該拿到公司百分之三十的股份,然而并沒有,他依舊是每個月五六千塊錢。

甚至有一次,向南談了一個百萬級的大項目合作,本以為會拿到一筆不少獎金,卻沒想到最后李任巖只給了向南五千塊錢。

當時李任巖還說什么,意思意思,都是兄弟的話,把公司里面很多人惡心的夠嗆。

不過這些向南當時都忍了,反正向南心里清楚,自己也不可能永遠在他手底下做事。

就算是他自己想,他爺爺也不會同意的。

王大海早就看透李任巖是個什么東西了,當時向南一去他就阻撓,只不過向南當時已經決定要去了,只好作罷。

王大海跟向南同宿舍了這么久,自然是清楚,向南的脾氣倔的很,他想做的事情,無論誰說什么都不可能改變他的主意的,就算是十頭牛一起拉都拉不回來的。

所以,即使現在向南說,是李任巖給他的錢,王大海也不會相信的。

向南自然也知道這一點。

“李任巖?不可能,扣死他,就算拿刀架在他脖子上,他也不可能分我這么多錢??!”

說完,向南把手放在嘴邊,煞有介事的壓低了聲音對王大海說道:“我告訴你一個秘密啊,你要不要聽?”

王大海怔怔的看著向南。

這家伙,才幾天沒見,怎么感覺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

其實剛才在奔馳4s店里面,王大海就有點這樣的感覺了,只不過剛才事情發生的太突然,還沒有來得及細想。

原來是有了一個秘密。

好哥們的秘密,王大海自然是極其想知道的。

兩個人本是面對面坐的,向南一說有秘密想說,王大海直接起身,坐到了向南的旁邊。

“說!賣什么關子!”

“你真想聽?”

向南看似是故意逗著王大海,實際上,腦子里面正飛速運轉,編造一個更加合適的理由。

七天彩票官网:第十七章???我告訴你一個秘密

澳州彩票官网 www.tzlxu.tw 更何況,看這個意思,向南買車就是想送給自己的!

“對啊,怎么了?”

“你小子這兩年在哪發財呢?李任巖舍得給你這么多錢?”

李任巖是向南他們的學長。

向南他們大一,李任巖大四。

那時候向南和王大海同時進入了學生會的外聯部,李任巖就是外聯部的部長。

按道理,學生會的部長級干部需要在大三畢業的時候就把位置空出來往下傳,事實上其他部門也是這么干的。

唯獨李任巖的外聯部,一直到李任巖都畢業半年了,部長的位置才傳給了大三的部長。

那個可憐的部長只做了半年干部,就又不得以把位置空出來,往下傳了。

道理很簡單,因為李任巖名義上是學校的外聯部部長,實際上,他打著學校的名義,從外面撈了不少的好處,他才不舍得把手中的權利放出來呢。

但是不得不說,他的工作能力的確很強,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學校的領導們也都很欣賞他。

對于他始終大權在握的做法,學校也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王大海由于心直口快,始終受不了學生會的那一套,沒有多久他就自己辭職了。

向南也只是好奇學生會是個什么樣的存在,看過了以后,覺得里面所謂的斗爭實在是小兒科,也就和王大海一起辭了。

借口嘛,自然也是受不了學生會里面烏煙瘴氣的風氣。

向南畢了業以后,李任巖就直接找到了他,讓他加入自己的公司,并且當時說得比唱得都好聽,什么年底員工分紅啊,什么公司期權啊,什么公司股份啊,還說最次有干股。

向南是認可李任巖的工作能力的,當時確實也感受過,再加上李家在南山市確實也有一些實力,所以就答應了。

畢竟那時候他還沒有拿到這一個億的歷練資金呢,日子總是要過,反正在誰手底下工作都一樣,還不如找一個知根知底的老板呢。

不過,后面的事情顯而易見,李任巖并沒有兌現當時的承諾,只是給了向南一個南山市的中等水平的工資。

每個月五六千塊錢的工資,在南山市的普通家庭里面,其實算是掙得差不多的了。

很多人辛辛苦苦干了一輩子,也不過才五六千的工資。

所以李任巖總是以這個理由吹噓自己有多厲害,總是能給員工發超過他們工作價值以外的工資。

但是其實,向南在公司里面的基本上大事小事都要做。

到了后面李任巖基本上都不怎么往公司里面來,都是向南在運營著整個公司。

按理來說,向南至少應該拿到公司百分之三十的股份,然而并沒有,他依舊是每個月五六千塊錢。

甚至有一次,向南談了一個百萬級的大項目合作,本以為會拿到一筆不少獎金,卻沒想到最后李任巖只給了向南五千塊錢。

當時李任巖還說什么,意思意思,都是兄弟的話,把公司里面很多人惡心的夠嗆。

不過這些向南當時都忍了,反正向南心里清楚,自己也不可能永遠在他手底下做事。

就算是他自己想,他爺爺也不會同意的。

王大海早就看透李任巖是個什么東西了,當時向南一去他就阻撓,只不過向南當時已經決定要去了,只好作罷。

王大海跟向南同宿舍了這么久,自然是清楚,向南的脾氣倔的很,他想做的事情,無論誰說什么都不可能改變他的主意的,就算是十頭牛一起拉都拉不回來的。

所以,即使現在向南說,是李任巖給他的錢,王大海也不會相信的。

向南自然也知道這一點。

“李任巖?不可能,扣死他,就算拿刀架在他脖子上,他也不可能分我這么多錢??!”

說完,向南把手放在嘴邊,煞有介事的壓低了聲音對王大海說道:“我告訴你一個秘密啊,你要不要聽?”

王大海怔怔的看著向南。

這家伙,才幾天沒見,怎么感覺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

其實剛才在奔馳4s店里面,王大海就有點這樣的感覺了,只不過剛才事情發生的太突然,還沒有來得及細想。

原來是有了一個秘密。

好哥們的秘密,王大海自然是極其想知道的。

兩個人本是面對面坐的,向南一說有秘密想說,王大海直接起身,坐到了向南的旁邊。

“說!賣什么關子!”

“你真想聽?”

向南看似是故意逗著王大海,實際上,腦子里面正飛速運轉,編造一個更加合適的理由。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