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5 13:02:06

離開車行的路上。

楊琦麗坐在副駕駛,罵了個沒完。

王峰緩過臉色,陰陽怪氣的說道:“麗麗,其實犯不著那么生氣,照我看來,這個陳明雪多半是被人包養了,又不是她自己的車,搞不好分分鐘被人甩掉。”

“你的意思是,剛才那個坐在后排的,是陳明雪的金主?”楊琦麗神色狐疑。

“當然,你也不想想看,陳家公司現在的狀況,已經棘手到這種地步,陳明雪是這里面最有姿色的,她不出來賣,怎么挽救公司?”王峰振振有詞的調侃起來。

楊琦麗立刻一拍大腿,-才重新露出笑容,趾高氣揚的鄙夷道:“老公你說得沒錯,剛才那個人,咱們壓根就沒見過,像這種出手闊綽的大老板,身邊肯定不止陳明雪一個女人,她充其量不過是個玩物而已。”

“這就對了嘛,所以我才跟你講,犯不著為這種人生氣,另外待會咱們還要跟趙蕓菲見面,商談合作上的細節,可不要因為這點情緒,影響了正事。”王峰言之鑿鑿的說道。

“陳家公司,面臨著這么棘手的問題,陳明雪雖然傍上了金主,但人家也未必愿意幫忙,畢竟這錢扔出去,等于是打水漂一樣,人家才沒有那么傻呢。”楊琦麗贊同的點了點頭,心情才逐漸恢復平衡。

很快的。

嶄新的奔馳E級,停在了泰和集團的樓下。

趙蕓菲正帶著幾名高層,站在大門口,仿佛在等候著什么。

“蕓菲,我和王峰過來,找你商量項目上的細節。”楊琦麗開門下車,快步走上前去,一把挽住了趙蕓菲的手臂,舉止顯得很是親密。

“麗麗,你和王峰的項目,等晚點再說,我這會兒在等人呢。”趙蕓菲打了個眼色,示意有更重要的事情。

“蕓菲,你可是泰和集團的總經理,是什么人這么大排場,還要你親自在這里等?”王峰好奇的挑起眉毛,心想泰和集團在云城,是真正的二線實力,能讓泰和集團擺出這種架勢來迎接的,放眼云城其實并不多。

“這位客戶,是我們泰和集團,如今放在首要位置的對象,只要維護好這段關系,以后才會有更大的發展機會,要不是我爸臨時有事,都親自過來了!”趙蕓菲壓低了聲音。

聽到這話,王峰和楊琦麗,不由面面相覷,大為吃驚。

“你說的這位客戶,是什么來頭?”楊琦麗屏住了呼吸。

不等趙蕓菲回應,一臺掛著臨時牌照,黑色的寶馬七系,從路口駛入,停在了大門前。

只見車門緩緩敞開,陳風和陳明雪,同時下車。

趙蕓菲立即露出笑容,畢恭畢敬的帶著幾名高層,親自往前迎接。

“陳先生,您可算是來了!”

“關于貴公司擴張的需求,我們泰和集團,愿意盡全力的幫這個忙!”

“不如我們先進去,商量商量具體的問題吧?”

趙蕓菲伸手做請,甚至是微微彎腰。

王峰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震驚得馬上呆滯在原地,喉嚨仿佛被卡住一般。

“蕓菲,這是什么情況?”楊琦麗有些不淡定了。

“剛才正想跟你解釋,現在我們泰和集團,已經和陳家公司,達成了供應上的合作,接下來必然還有更深入的發展,明雪你也認識,是我們的大學同學,而站在旁邊的這位,便是陳家公司,新任的董事長,陳風,陳先生!”趙蕓菲頗為隆重的當面介紹。

“陳家公司,不是要破產倒閉了嗎?你們怎么會進行合作?”楊琦麗無法置信,更不愿意相信這是真的。

“剛才我跟你說的那位,就是眼前的陳先生。”趙蕓菲說道。

“這...”楊琦麗面容鐵青。

現在是個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到底是個什么情況。

王峰的公司,只不過是泰和集團眾多合作下線的其中一個。

而陳家公司,也已經跟泰和集團展開合作,但絕不是下線,而是泰和集團這個擁有二線實力的家族企業,要攀附陳家公司!

能夠讓泰和集團,都表現出如此態度,那么陳家公司的財力,已然是毋庸置疑,絕對是在泰和集團之上的!

楊琦麗頓覺得匪夷所思,明明一個快要破產的陳家公司,竟然能夠在轉眼之間,出現這般驚人的轉折,簡直是始料未及。

尤其是眼前的陳風,居然不是她猜測的那樣,陳風并不是保養陳明雪的金主,而是陳家公司的新任董事長!

照這么說來,陳風百分之一百,絕對是陳家內部的人,和她想的截然相反。

“麗麗,你也是明雪的同學,打個招呼吧,要是順利的話,說不定你老公王峰,也有機會跟陳家公司合作。”趙蕓菲擠眉弄眼的,連忙使了個眼色。

王峰渾身一僵,當時就邁不動步子。

楊琦麗那張臉,一陣青一陣紫,羞愧萬分。

“哎呀,有些人剛剛還不相信呢,現在打臉了吧?”陳明雪從頭爽到了腳,整個人一掃陰郁,大感痛快!

“你們剛剛見過?”趙蕓菲疑惑道。

“嗯,確實是見過,不過我懶得揭穿了,還是辦正事要緊。”陳明雪白了楊琦麗一眼。

楊琦麗頓時無地自容,偏偏要商談項目,又不能立刻走人,只能在趙蕓菲把人請進去后,單獨坐在貴賓室等著。

“麗麗,這陳家公司,怎么一下子變得這么厲害?那個人居然接手了陳天勝的位置,成了新任的董事長,為什么我以前沒有聽說過,陳家大院里面,有這么一個人?”王峰神情窘迫的問道。

“你問我,我問誰啊,陳家有多少人,我哪能知道這么多,我又不是查戶口的,你真是氣死我了,要不是你的話,我也不會那么丟臉,等這一切結束之后,蕓菲肯定會追問我的,難堪死了!”楊琦麗氣急敗壞的拿起包包,就沖著王峰砸了幾下。

王峰倒也沒抵抗,苦巴巴的說道:“麗麗,我也不知道會變成這樣啊,你不能全怪我,這事兒你也有份,而且通過趙蕓菲的態度來看,這個陳風的實力貌似很強啊,就跟過江龍似的,你說咱們有沒有機會,也搭上這趟順風船?”

“趙蕓菲如果知道發生了什么,不罵死我都算好了,還想著搭順風船,人家也得愿意讓咱們上船才行啊,我真是后悔死了,想不到這個陳明雪,家里隱藏得這么深!”楊琦麗后槽牙都快咬碎了。

“咳咳咳,據說陳家在云城,有兩百多年的歷史,可能之前破產的事情,只不過是表象而已,應該還是有很深底蘊的。”王峰也是后悔,本來通過趙蕓菲的關系,說不定能相互結交的,這下是想都別想。

約莫一個小時后。

趙蕓菲神態恭敬,將陳風和陳明雪,送出了辦公室。

等人走遠之后,趙蕓菲立刻沉下臉來,沖著楊琦麗瞪了瞪眼,說道:“麗麗,你給我死進來!”

楊琦麗脖子一縮,趕緊順著意思,進了辦公室里面。

王峰沒有進去,而是在外邊,一個勁的在偷聽。

“麗麗,你是不是腦子進水了!”

“事情沒弄清楚,你就敢在人家面前裝模作樣,你有什么好炫耀的!”

“你知不知道陳風,包括陳家公司,現在對我們泰和集團有多重要?要是因為你,弄壞了我們泰和集團在陳風心里的印象,你知不知道會造成多大的損失?!”

“陳風剛才在我辦公室里說了,想要更深入的合作,就必須先解除,我們這邊跟你和王峰的合作!”

楊琦麗在辦公室里,被劈頭蓋臉的一頓臭罵。

“云菲,你可要幫幫我,你不能這樣啊,我和王峰兩個人,現在就全靠著泰和集團,要是中斷了合作,我們兩個就得欠一屁股債。”楊琦麗嚇得當場哭了,顫顫巍巍的乞求起來。

王峰在門外偷聽,更是腿都軟了,心情宛如墜入了萬丈深淵。

“也別說我這個做閨蜜的不幫你,后天是同學聚會,剛才我在辦公室里,跟陳明雪說了一遍,雖然她還沒有答應,但我會盡力的勸她來參加,到時候在同學聚會上,你最好給她好好認錯,否則我也沒有辦法,只能順著對方的意思,跟你們解除合作。”趙蕓菲鄭重其事的說道。

小米彩票官网地址:第19章 腿都軟了

澳州彩票官网 www.tzlxu.tw 離開車行的路上。

楊琦麗坐在副駕駛,罵了個沒完。

王峰緩過臉色,陰陽怪氣的說道:“麗麗,其實犯不著那么生氣,照我看來,這個陳明雪多半是被人包養了,又不是她自己的車,搞不好分分鐘被人甩掉。”

“你的意思是,剛才那個坐在后排的,是陳明雪的金主?”楊琦麗神色狐疑。

“當然,你也不想想看,陳家公司現在的狀況,已經棘手到這種地步,陳明雪是這里面最有姿色的,她不出來賣,怎么挽救公司?”王峰振振有詞的調侃起來。

楊琦麗立刻一拍大腿,-才重新露出笑容,趾高氣揚的鄙夷道:“老公你說得沒錯,剛才那個人,咱們壓根就沒見過,像這種出手闊綽的大老板,身邊肯定不止陳明雪一個女人,她充其量不過是個玩物而已。”

“這就對了嘛,所以我才跟你講,犯不著為這種人生氣,另外待會咱們還要跟趙蕓菲見面,商談合作上的細節,可不要因為這點情緒,影響了正事。”王峰言之鑿鑿的說道。

“陳家公司,面臨著這么棘手的問題,陳明雪雖然傍上了金主,但人家也未必愿意幫忙,畢竟這錢扔出去,等于是打水漂一樣,人家才沒有那么傻呢。”楊琦麗贊同的點了點頭,心情才逐漸恢復平衡。

很快的。

嶄新的奔馳E級,停在了泰和集團的樓下。

趙蕓菲正帶著幾名高層,站在大門口,仿佛在等候著什么。

“蕓菲,我和王峰過來,找你商量項目上的細節。”楊琦麗開門下車,快步走上前去,一把挽住了趙蕓菲的手臂,舉止顯得很是親密。

“麗麗,你和王峰的項目,等晚點再說,我這會兒在等人呢。”趙蕓菲打了個眼色,示意有更重要的事情。

“蕓菲,你可是泰和集團的總經理,是什么人這么大排場,還要你親自在這里等?”王峰好奇的挑起眉毛,心想泰和集團在云城,是真正的二線實力,能讓泰和集團擺出這種架勢來迎接的,放眼云城其實并不多。

“這位客戶,是我們泰和集團,如今放在首要位置的對象,只要維護好這段關系,以后才會有更大的發展機會,要不是我爸臨時有事,都親自過來了!”趙蕓菲壓低了聲音。

聽到這話,王峰和楊琦麗,不由面面相覷,大為吃驚。

“你說的這位客戶,是什么來頭?”楊琦麗屏住了呼吸。

不等趙蕓菲回應,一臺掛著臨時牌照,黑色的寶馬七系,從路口駛入,停在了大門前。

只見車門緩緩敞開,陳風和陳明雪,同時下車。

趙蕓菲立即露出笑容,畢恭畢敬的帶著幾名高層,親自往前迎接。

“陳先生,您可算是來了!”

“關于貴公司擴張的需求,我們泰和集團,愿意盡全力的幫這個忙!”

“不如我們先進去,商量商量具體的問題吧?”

趙蕓菲伸手做請,甚至是微微彎腰。

王峰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震驚得馬上呆滯在原地,喉嚨仿佛被卡住一般。

“蕓菲,這是什么情況?”楊琦麗有些不淡定了。

“剛才正想跟你解釋,現在我們泰和集團,已經和陳家公司,達成了供應上的合作,接下來必然還有更深入的發展,明雪你也認識,是我們的大學同學,而站在旁邊的這位,便是陳家公司,新任的董事長,陳風,陳先生!”趙蕓菲頗為隆重的當面介紹。

“陳家公司,不是要破產倒閉了嗎?你們怎么會進行合作?”楊琦麗無法置信,更不愿意相信這是真的。

“剛才我跟你說的那位,就是眼前的陳先生。”趙蕓菲說道。

“這...”楊琦麗面容鐵青。

現在是個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到底是個什么情況。

王峰的公司,只不過是泰和集團眾多合作下線的其中一個。

而陳家公司,也已經跟泰和集團展開合作,但絕不是下線,而是泰和集團這個擁有二線實力的家族企業,要攀附陳家公司!

能夠讓泰和集團,都表現出如此態度,那么陳家公司的財力,已然是毋庸置疑,絕對是在泰和集團之上的!

楊琦麗頓覺得匪夷所思,明明一個快要破產的陳家公司,竟然能夠在轉眼之間,出現這般驚人的轉折,簡直是始料未及。

尤其是眼前的陳風,居然不是她猜測的那樣,陳風并不是保養陳明雪的金主,而是陳家公司的新任董事長!

照這么說來,陳風百分之一百,絕對是陳家內部的人,和她想的截然相反。

“麗麗,你也是明雪的同學,打個招呼吧,要是順利的話,說不定你老公王峰,也有機會跟陳家公司合作。”趙蕓菲擠眉弄眼的,連忙使了個眼色。

王峰渾身一僵,當時就邁不動步子。

楊琦麗那張臉,一陣青一陣紫,羞愧萬分。

“哎呀,有些人剛剛還不相信呢,現在打臉了吧?”陳明雪從頭爽到了腳,整個人一掃陰郁,大感痛快!

“你們剛剛見過?”趙蕓菲疑惑道。

“嗯,確實是見過,不過我懶得揭穿了,還是辦正事要緊。”陳明雪白了楊琦麗一眼。

楊琦麗頓時無地自容,偏偏要商談項目,又不能立刻走人,只能在趙蕓菲把人請進去后,單獨坐在貴賓室等著。

“麗麗,這陳家公司,怎么一下子變得這么厲害?那個人居然接手了陳天勝的位置,成了新任的董事長,為什么我以前沒有聽說過,陳家大院里面,有這么一個人?”王峰神情窘迫的問道。

“你問我,我問誰啊,陳家有多少人,我哪能知道這么多,我又不是查戶口的,你真是氣死我了,要不是你的話,我也不會那么丟臉,等這一切結束之后,蕓菲肯定會追問我的,難堪死了!”楊琦麗氣急敗壞的拿起包包,就沖著王峰砸了幾下。

王峰倒也沒抵抗,苦巴巴的說道:“麗麗,我也不知道會變成這樣啊,你不能全怪我,這事兒你也有份,而且通過趙蕓菲的態度來看,這個陳風的實力貌似很強啊,就跟過江龍似的,你說咱們有沒有機會,也搭上這趟順風船?”

“趙蕓菲如果知道發生了什么,不罵死我都算好了,還想著搭順風船,人家也得愿意讓咱們上船才行啊,我真是后悔死了,想不到這個陳明雪,家里隱藏得這么深!”楊琦麗后槽牙都快咬碎了。

“咳咳咳,據說陳家在云城,有兩百多年的歷史,可能之前破產的事情,只不過是表象而已,應該還是有很深底蘊的。”王峰也是后悔,本來通過趙蕓菲的關系,說不定能相互結交的,這下是想都別想。

約莫一個小時后。

趙蕓菲神態恭敬,將陳風和陳明雪,送出了辦公室。

等人走遠之后,趙蕓菲立刻沉下臉來,沖著楊琦麗瞪了瞪眼,說道:“麗麗,你給我死進來!”

楊琦麗脖子一縮,趕緊順著意思,進了辦公室里面。

王峰沒有進去,而是在外邊,一個勁的在偷聽。

“麗麗,你是不是腦子進水了!”

“事情沒弄清楚,你就敢在人家面前裝模作樣,你有什么好炫耀的!”

“你知不知道陳風,包括陳家公司,現在對我們泰和集團有多重要?要是因為你,弄壞了我們泰和集團在陳風心里的印象,你知不知道會造成多大的損失?!”

“陳風剛才在我辦公室里說了,想要更深入的合作,就必須先解除,我們這邊跟你和王峰的合作!”

楊琦麗在辦公室里,被劈頭蓋臉的一頓臭罵。

“云菲,你可要幫幫我,你不能這樣啊,我和王峰兩個人,現在就全靠著泰和集團,要是中斷了合作,我們兩個就得欠一屁股債。”楊琦麗嚇得當場哭了,顫顫巍巍的乞求起來。

王峰在門外偷聽,更是腿都軟了,心情宛如墜入了萬丈深淵。

“也別說我這個做閨蜜的不幫你,后天是同學聚會,剛才我在辦公室里,跟陳明雪說了一遍,雖然她還沒有答應,但我會盡力的勸她來參加,到時候在同學聚會上,你最好給她好好認錯,否則我也沒有辦法,只能順著對方的意思,跟你們解除合作。”趙蕓菲鄭重其事的說道。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