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5 07:11:00

“你敢把消息給那個白眼狼的安正力,不是沒見過勢力眼,一會天上一會地獄的,這種陰險鬼心軟什么。”

羅瑞第一次發現,雪梅罵人也有一種常人未見的魅力。

“羅瑞,你別忘記,危難之時是誰在幫你,這些散戶盡管力量微薄,不能給你一個美好前程,不能給你發生活費,但他們絕對幫你,是人心對人心。”

說到此,羅瑞無言了,如果只是一兩個人還是好應對,沒想到的是,他還沒有正式上崗,風言風語已經快把他淹沒。

而他又從雪梅嘴里聽說,龍海總部又傳消息,準備對之前的查處重新鑒定。

羅瑞如此倉促離開,定然心中有鬼。

人心都是肉長的,此刻深陷天地之間的羅瑞才覺得一切遠遠要復雜得多。

營業部打來電話,讓他回去審計。

這是離職人員必經的過程,未發現問題,你就可以順利辭職,如果發現問題,那么,你得有交待,有責任,別想輕松脫身。

接見他的是一位似曾相識的年輕人。

羅瑞絞盡腦汁終于想起,那是一個曾經參與審計工作的一個不起眼的同事,剛來公司不到一年。

帥氣的外表給人清爽利落的感覺,僅此,他升職的速度與工作五六年的羅瑞比較,實在意外。

曾經有人琢磨,類似這種升官發財的事,到底哪些人更容易上手,哪些人就算你苦熬半輩也不可能弄到一官半職。

這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原因自然與人的交際能力有關,投人所好,拍馬屁,恭維,甚至送禮等等,其次是長相。

這外貌怎么也與前程有關呢?

這就是所謂的人緣,羅瑞在他簡單的人生閱歷里,不只是一次見過。

一眼給人感覺就生氣勃發的年輕人,總是在人前有強勁的魅力,就是四六不懂,依舊可以把所謂老資格,指派得溜溜轉。

還有一點是說話,這也是羅瑞至今不明白。

在他所知的人群里,他們所言所語,都似曾相識,一律地把那不是東西的玩樣說得天花亂墜,而那是玩樣的東西貶得一無事處。

大家或許說,你忘記最重要一點--工作能力。

呵呵,這不奇怪,工作能力從來,就是將來也不會是經理升職的考量指標。

夏國人都知道,羅瑞糊里糊涂呢。

就拿眼前這年輕人,他第一考量羅瑞的不是你的工作,見到羅瑞先是皺緊眉頭。

不能說他不識貨,不過對那種于已不利,更象添麻煩的人。

羅瑞在他眼里已經是透明的。他只在乎把這麻煩處理掉,并不在意眼前這個人。

“羅瑞,既然你離開了,我不想知道你為什么,但你必須要告訴我,對離開營業部你一點不留戀嗎?”

羅瑞不由得一愣,似乎第一次聽到某個清醒的聲音,這是他一直想聽到那個遙遠陌生的問題,卻令他糾結疑惑的地方。

始終在羅瑞眷戀的是股市這個熱鬧景氣的場所,吸引他關注的除了那跳動的大盤,就是與他每天交往的客戶。

唯一令他厭惡的,到是那些整天如蒼蠅蚊子般圍繞在杜杰身邊那些,本應經常把酒言歡、傾訴私情的同事。

人是容易戀舊的,在羅瑞來之前的工作場所,見到的不管是虛情假意,亦是情何以堪,大家都是面和心善。

而在龍海的五年,他所看到的卻是出奇的冷靜與競爭。

那不足以競爭的每個細節,都變成大家錙銖必較的較量。

在這個環境里,你如入叢林,處處驚險,哪怕說錯一句話,就象被人抓住一輩子無法翻身的理由。

在羅瑞印象里有就這么一個女同事,初來公司,啥事不懂。

但凡有事,就找羅瑞解惑,但不是說,這人就跟羅瑞變成死黨。

相反久了,那女人象一條纏住你的蛇,遇到解決不了的事就找羅瑞,反到遇到羅瑞偶爾尷尬。

那小女人就躲得遠遠的,令人可憐。

關鍵還不是她的感激,而是她骨子里那種把羅瑞當成她自己私用的長工那股勁兒。

善意會被別人利用,好心成為別人的長工。

羅瑞五六年的經歷,足以令他對龍海生畏,這或許是他面對普通客戶卻坦然的原因。

每天生活在這虛情假意的圈子里,人會變得恐慌不安,羅瑞卻找到自己安宜的傾訴。

當然,令羅瑞不得不離開的原因其實更多是他沒有選擇,還有尚先生對他的器重。

只言片語,似乎都已經令他那破碎的自尊得到慰藉。

有些人走入人群,如魚得水;有些人象進了一片陌生森林,聽到見到,都迷惑緊張。

這些都是羅瑞胡思亂想,面對這個新經理,他知道說出來都已經沒意義。

“或許就是因為前途吧,錢景是每個人動物性的本能。”

對于羅瑞直率坦然相對,這位新經理似并不奇怪,反而微微頷首,親自倒茶水放在羅瑞面前。

“但我更相信進入這個行業,你會發現更多冷酷殘忍的事實,終有一天你會變成被人唾棄的角色。”

白華薇的電話解救了羅瑞,聞華德有急事找他,馬上去。

“尚先生說,你來了,一定會給你一個清白之身。

那只股最近我們也要把它拉起來,而且外在條件已經具備。

你現在接手,只要把盤面弄得無聲無息,最終的收益你可以得到30%以上。”

那是一個天文數字,羅瑞知道,從那天開始,他可能就脫離曾經被生活糾纏的一切煩惱。

如果不是頭腦發熱,羅瑞知道,他有能力把一切都做得完美。

安正力絕對有驚人纏人勁頭,自那次酒后驚人言語。

他瞅準羅瑞的猶豫與遲疑,隔三差五就打電話。

還是拉著他那漂亮的小女友,軟硬兼用,硬弄得本來臉皮就薄的羅瑞無可奈何。

面對曾經一個趾高氣揚的人在你面前低頭,而且把白花花的銀子與允諾擺在面前,加上他那巧言令色的小女友的軟泡。

那曾經不涉煙色的羅瑞還是管不住自己的嘴和腿,如果尚先生是給他許一個遙遠暫時摸不到的未來。

安正力則直接把這一切擺在他面前,讓他肆無忌憚地揮霍。

“看到了嗎?這是一棟新樓的鑰匙,消息送到,這300平米的小樓就是你的啦。我這可是營業部老總答應的。”

安正力一點不掩飾如今的大方與氣度,筆挺的西裝,品牌襯衫,加上那油亮的發型,真有點上海小開模樣。

聽到羅瑞平時下班后就是回家上網寫文,安正力止不住大笑。

“就憑你現在的身份,美女不得一排接一排,找你的人不得天天給你表演精彩的節目,哪天能讓你閑著。不要謙虛,人生短暫,在龍海辛苦五六年,你得到啥回報?”

羅瑞對他這種看透紅塵的想法自然不敢恭維,但對這種犬馬生活,卻也不厭惡。

一個曾經吃過苦的人反彈,他會有更多令人意想不到的舉動。

“如果你再與那個安正力混,我把你的事告訴表姐了。”

雪梅某天晚上再見到酒氣熏天的羅瑞,這已經是數十個讓她獨守空房的日子,那個曾經熟悉居家的羅瑞似乎不知哪時候消失。

羅瑞不理睬她的怒火,酣然入睡。

第二天他洗臉準備上班,雪梅怒目橫眉地攔住他。

“你覺得這么過有意思嗎?我知道你在忙工作,可怎么看,都覺得那個安正力不是東西。”

“你這是成見。”

羅瑞此刻突然才發覺,自己啥時候不知覺已經改變過去對某些事某個人的想法,這不是進步,更象是一種抵抗。

在那個小營業部他不只是被輕視,杜杰從見到他第一天開始,似乎就有股成見。

凡遇到營業部有啥學習拿獎金的美差,他都不會把這事交給某個不起眼的同事,見到羅瑞失意他會很興奮。

而更令羅瑞不解的是,在營業部所謂公選的時候,那些曾經幫過的人,曾經善意過的人,他們卻愿意把選票投給整天臭罵自己的某個人。

這種喜惡壓善卻私下把善意的人當長工的人,絕對令人厭惡,但它充滿生活周圍,把一切混淆不清。

或許這股沉淀的壓抑才是羅瑞釋放的根源,他不是反社會份子。

更多是對個人的自憐,他失意的事實足以把曾經堅持的一切弄得支離破碎。

鹰彩票官网:第31章

澳州彩票官网 www.tzlxu.tw “你敢把消息給那個白眼狼的安正力,不是沒見過勢力眼,一會天上一會地獄的,這種陰險鬼心軟什么。”

羅瑞第一次發現,雪梅罵人也有一種常人未見的魅力。

“羅瑞,你別忘記,危難之時是誰在幫你,這些散戶盡管力量微薄,不能給你一個美好前程,不能給你發生活費,但他們絕對幫你,是人心對人心。”

說到此,羅瑞無言了,如果只是一兩個人還是好應對,沒想到的是,他還沒有正式上崗,風言風語已經快把他淹沒。

而他又從雪梅嘴里聽說,龍海總部又傳消息,準備對之前的查處重新鑒定。

羅瑞如此倉促離開,定然心中有鬼。

人心都是肉長的,此刻深陷天地之間的羅瑞才覺得一切遠遠要復雜得多。

營業部打來電話,讓他回去審計。

這是離職人員必經的過程,未發現問題,你就可以順利辭職,如果發現問題,那么,你得有交待,有責任,別想輕松脫身。

接見他的是一位似曾相識的年輕人。

羅瑞絞盡腦汁終于想起,那是一個曾經參與審計工作的一個不起眼的同事,剛來公司不到一年。

帥氣的外表給人清爽利落的感覺,僅此,他升職的速度與工作五六年的羅瑞比較,實在意外。

曾經有人琢磨,類似這種升官發財的事,到底哪些人更容易上手,哪些人就算你苦熬半輩也不可能弄到一官半職。

這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原因自然與人的交際能力有關,投人所好,拍馬屁,恭維,甚至送禮等等,其次是長相。

這外貌怎么也與前程有關呢?

這就是所謂的人緣,羅瑞在他簡單的人生閱歷里,不只是一次見過。

一眼給人感覺就生氣勃發的年輕人,總是在人前有強勁的魅力,就是四六不懂,依舊可以把所謂老資格,指派得溜溜轉。

還有一點是說話,這也是羅瑞至今不明白。

在他所知的人群里,他們所言所語,都似曾相識,一律地把那不是東西的玩樣說得天花亂墜,而那是玩樣的東西貶得一無事處。

大家或許說,你忘記最重要一點--工作能力。

呵呵,這不奇怪,工作能力從來,就是將來也不會是經理升職的考量指標。

夏國人都知道,羅瑞糊里糊涂呢。

就拿眼前這年輕人,他第一考量羅瑞的不是你的工作,見到羅瑞先是皺緊眉頭。

不能說他不識貨,不過對那種于已不利,更象添麻煩的人。

羅瑞在他眼里已經是透明的。他只在乎把這麻煩處理掉,并不在意眼前這個人。

“羅瑞,既然你離開了,我不想知道你為什么,但你必須要告訴我,對離開營業部你一點不留戀嗎?”

羅瑞不由得一愣,似乎第一次聽到某個清醒的聲音,這是他一直想聽到那個遙遠陌生的問題,卻令他糾結疑惑的地方。

始終在羅瑞眷戀的是股市這個熱鬧景氣的場所,吸引他關注的除了那跳動的大盤,就是與他每天交往的客戶。

唯一令他厭惡的,到是那些整天如蒼蠅蚊子般圍繞在杜杰身邊那些,本應經常把酒言歡、傾訴私情的同事。

人是容易戀舊的,在羅瑞來之前的工作場所,見到的不管是虛情假意,亦是情何以堪,大家都是面和心善。

而在龍海的五年,他所看到的卻是出奇的冷靜與競爭。

那不足以競爭的每個細節,都變成大家錙銖必較的較量。

在這個環境里,你如入叢林,處處驚險,哪怕說錯一句話,就象被人抓住一輩子無法翻身的理由。

在羅瑞印象里有就這么一個女同事,初來公司,啥事不懂。

但凡有事,就找羅瑞解惑,但不是說,這人就跟羅瑞變成死黨。

相反久了,那女人象一條纏住你的蛇,遇到解決不了的事就找羅瑞,反到遇到羅瑞偶爾尷尬。

那小女人就躲得遠遠的,令人可憐。

關鍵還不是她的感激,而是她骨子里那種把羅瑞當成她自己私用的長工那股勁兒。

善意會被別人利用,好心成為別人的長工。

羅瑞五六年的經歷,足以令他對龍海生畏,這或許是他面對普通客戶卻坦然的原因。

每天生活在這虛情假意的圈子里,人會變得恐慌不安,羅瑞卻找到自己安宜的傾訴。

當然,令羅瑞不得不離開的原因其實更多是他沒有選擇,還有尚先生對他的器重。

只言片語,似乎都已經令他那破碎的自尊得到慰藉。

有些人走入人群,如魚得水;有些人象進了一片陌生森林,聽到見到,都迷惑緊張。

這些都是羅瑞胡思亂想,面對這個新經理,他知道說出來都已經沒意義。

“或許就是因為前途吧,錢景是每個人動物性的本能。”

對于羅瑞直率坦然相對,這位新經理似并不奇怪,反而微微頷首,親自倒茶水放在羅瑞面前。

“但我更相信進入這個行業,你會發現更多冷酷殘忍的事實,終有一天你會變成被人唾棄的角色。”

白華薇的電話解救了羅瑞,聞華德有急事找他,馬上去。

“尚先生說,你來了,一定會給你一個清白之身。

那只股最近我們也要把它拉起來,而且外在條件已經具備。

你現在接手,只要把盤面弄得無聲無息,最終的收益你可以得到30%以上。”

那是一個天文數字,羅瑞知道,從那天開始,他可能就脫離曾經被生活糾纏的一切煩惱。

如果不是頭腦發熱,羅瑞知道,他有能力把一切都做得完美。

安正力絕對有驚人纏人勁頭,自那次酒后驚人言語。

他瞅準羅瑞的猶豫與遲疑,隔三差五就打電話。

還是拉著他那漂亮的小女友,軟硬兼用,硬弄得本來臉皮就薄的羅瑞無可奈何。

面對曾經一個趾高氣揚的人在你面前低頭,而且把白花花的銀子與允諾擺在面前,加上他那巧言令色的小女友的軟泡。

那曾經不涉煙色的羅瑞還是管不住自己的嘴和腿,如果尚先生是給他許一個遙遠暫時摸不到的未來。

安正力則直接把這一切擺在他面前,讓他肆無忌憚地揮霍。

“看到了嗎?這是一棟新樓的鑰匙,消息送到,這300平米的小樓就是你的啦。我這可是營業部老總答應的。”

安正力一點不掩飾如今的大方與氣度,筆挺的西裝,品牌襯衫,加上那油亮的發型,真有點上海小開模樣。

聽到羅瑞平時下班后就是回家上網寫文,安正力止不住大笑。

“就憑你現在的身份,美女不得一排接一排,找你的人不得天天給你表演精彩的節目,哪天能讓你閑著。不要謙虛,人生短暫,在龍海辛苦五六年,你得到啥回報?”

羅瑞對他這種看透紅塵的想法自然不敢恭維,但對這種犬馬生活,卻也不厭惡。

一個曾經吃過苦的人反彈,他會有更多令人意想不到的舉動。

“如果你再與那個安正力混,我把你的事告訴表姐了。”

雪梅某天晚上再見到酒氣熏天的羅瑞,這已經是數十個讓她獨守空房的日子,那個曾經熟悉居家的羅瑞似乎不知哪時候消失。

羅瑞不理睬她的怒火,酣然入睡。

第二天他洗臉準備上班,雪梅怒目橫眉地攔住他。

“你覺得這么過有意思嗎?我知道你在忙工作,可怎么看,都覺得那個安正力不是東西。”

“你這是成見。”

羅瑞此刻突然才發覺,自己啥時候不知覺已經改變過去對某些事某個人的想法,這不是進步,更象是一種抵抗。

在那個小營業部他不只是被輕視,杜杰從見到他第一天開始,似乎就有股成見。

凡遇到營業部有啥學習拿獎金的美差,他都不會把這事交給某個不起眼的同事,見到羅瑞失意他會很興奮。

而更令羅瑞不解的是,在營業部所謂公選的時候,那些曾經幫過的人,曾經善意過的人,他們卻愿意把選票投給整天臭罵自己的某個人。

這種喜惡壓善卻私下把善意的人當長工的人,絕對令人厭惡,但它充滿生活周圍,把一切混淆不清。

或許這股沉淀的壓抑才是羅瑞釋放的根源,他不是反社會份子。

更多是對個人的自憐,他失意的事實足以把曾經堅持的一切弄得支離破碎。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