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5 13:51:34

太空酒樓停車場,吉普車內。

阿成看著秦風三人走向了路邊,有些猶豫不定起來。

要是秦風單獨一個人的話還好辦,關鍵是秦風的身邊還有兩個女人,更重要的是,這附近監控無數,他們想要將秦風綁走幾乎不可能。

“成哥,那家伙就要打車離開了,他們一旦返回酒店,我們想要綁走他就不太可能了。”阿成的一名小弟見到秦風三人就要離開,忍不住提醒道。

阿成沉默了半晌后說道:“暫時先不用管他,我們先將寒千凝綁走,然后再想辦法通知他。”

“成哥高明。”幾名小弟頓時拍起了馬屁。

對此,阿成很享受,沒有理會已經打車離開的秦風三人,目光依然死死的盯著太空酒樓。

果然,不多時,寒千凝出現了,徑直走向了停車場。

她走向停車場后,寒千雨跟著她上了車。

至于許秋月等人,則是上了寒振宇的車。

寒振宇開的是一輛幾十萬的寶馬,比起寒千凝的座駕來自然要好得多。

眾人紛紛上車后,寶馬先走,寒千凝的車這才啟動,離開了停車場。

見此,阿成雙眼微微一瞇,旋即下令:“跟上,找到合適的機會再動手。”

“成哥,她身邊的那個女人咋辦?”有小弟問道。

“當然是一起帶走!”阿成毫不猶豫的開口:“綁一個是綁,綁兩個也是綁,對我們而言并沒有多大的區別。”

聞言,一群小弟紛紛對著阿成豎起了大拇指。

阿成得意一笑。

旋即車輛啟動,朝著寒千凝的車跟了上去。

因為車流量很多的緣故,阿成直接讓司機將車開到了寒千凝車的后面。

這一次,阿成為了確保萬無一失,一共出動了三輛汽車,一共十五人。

不多時,車上的車輛逐漸的少了起來。

而此時,阿成一聲令下,吉普車猛然間加速,直接超過了寒千凝的車,接著將其給別停。

車被別停,寒千凝徑直下車,準備找對方理論。

然而,她剛下車,車的后面又出現了兩輛車,兩輛車的車門紛紛打開,從里面涌出了一群男子。

見到這么多人,寒千凝意識到了不妙,下意識的就要拉開車門,返回車上。

只可惜,已經來不及了。

一名大漢直接沖上前,拿出一塊毛巾,徑直捂住了寒千凝的嘴巴。

寒千凝雙眼一翻,直接暈了過去。

而這個時候,車內的寒千雨才回過神來,下意識的發出一聲尖叫。

“下車!”一名大漢走到車前,一把將車門拉開,一把抓住了寒千雨的頭發,將寒千雨生生給拽了出來,使得寒千雨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

“走!”其中兩人將寒千凝給抬到了吉普車上,其余人紛紛上車,啟動車輛呼嘯而去。

至于寒千凝的車,他們自然沒有動。

一上車,阿成就拿出了手機,給陳星打了一個電話:“星哥,已經得手,現在我們怎么辦?”

“得手了,好!”電話另外一端,陳星的臉上露出興奮之色:“將人帶去郊區,我之前帶你們去過一趟的廢棄工廠,記住了,不要讓兄弟們亂動,那可是宋大少的人,知道了嗎?”

他的那些手下是什么樣的貨色他再清楚不過了。

萬一寒千凝被人先動了,宋波一定會不惜一切代價對付他的。

叮囑了幾句阿成之后,陳星掛斷了阿成的電話,打通了宋波的電話。

宋波一直在別墅里面等消息,接到陳星的電話后,滿臉獰笑了起來。

“星哥,這一次做得不錯,你放心,我宋波絕對不會虧待你的,你說得不錯,要是將人帶來我別墅恐怕會有些麻煩,外面,才最安全,才能為所欲為嘛!哈哈哈哈,你們想辦法通知那個秦風,我倒是要看看,當他看到他老婆被我們當著他的面不可描述后,會是什么表情,想想,都覺得刺激??!”宋波激動得臉色通紅,仿佛陰謀已經得逞。

之前倒是他考慮不周了。

居然想著讓人將寒千凝綁來他的別墅。

綁來他的別墅,必然會有不小麻煩。

而如今,陳星提議在郊區的廢棄工廠,正合他的心意。

那個地方距離市區有些距離,他在那里,就可以真正的為所欲為了。

……

而此時的秦風,已經在酒店內調息打坐了。

他當然不知道,寒千凝已經誤會了他。

就算知道,恐怕也不會太在意了。

自從知道許秋玲沒有給母親按時送生活費后,秦風對寒家一家人就已經寒心了。

要不是他機緣巧合下知道這些事情,恐怕他的母親餓死了他都不知道。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轉眼間,就已經過去了兩個小時。

就在此時,秦風的手機響了起來。

拿起手機一看。

是個陌生的電話。

“會是誰?”他心下疑惑,按下了接聽鍵。

“秦風先生是吧?”電話里面,傳來了一道有些低沉的聲音:“你老婆寒千凝在我們手上,想要她活命的話,立馬準備五十萬,記住,我們要現金,你帶著現金,前來南城郊區的001化學工廠,要是你敢報探員,就準備替你老婆收尸吧?記住了,一個人過來,而且,我們只等你兩個小時,兩個小時后,我們要是見不到錢……后果,你懂的。”

話音剛落,對方已經將電話掛斷。

秦風身子猛然間一震。

接著眸子中寒光大放。

他拿著手機,直接離開了酒店,取了錢,花費高價打了一輛出租車,直奔郊區而去。

……

南城區,廢棄工廠。

這里原先有一家大型化工企業,不過后來出現了一次事故,就被部門勒令暫停一切生產。

隨著時間的推移,這家企業逐漸淡化在人們的視野中,久而久之的,人們都已經忘記這里還有一家化工企業了。

因為這里距離市區有些距離的緣故,經常被一些不法分子占據。

后來這個地方,漸漸的成為了一些黑面勢力解決恩怨的地方。

因為那些黑面勢力要經常在這里解決恩怨,這家工廠供電之類的,從來就沒有斷過。

此時,一間寬敞的辦公室內,陳星,宋波兩人都到了。

看著被綁在床上,依然還處于昏迷中的寒千凝,兩人的眸子中都浮現出炙熱之色。

福利彩票官网是多少:第二十四章 寒千凝出事

澳州彩票官网 www.tzlxu.tw 太空酒樓停車場,吉普車內。

阿成看著秦風三人走向了路邊,有些猶豫不定起來。

要是秦風單獨一個人的話還好辦,關鍵是秦風的身邊還有兩個女人,更重要的是,這附近監控無數,他們想要將秦風綁走幾乎不可能。

“成哥,那家伙就要打車離開了,他們一旦返回酒店,我們想要綁走他就不太可能了。”阿成的一名小弟見到秦風三人就要離開,忍不住提醒道。

阿成沉默了半晌后說道:“暫時先不用管他,我們先將寒千凝綁走,然后再想辦法通知他。”

“成哥高明。”幾名小弟頓時拍起了馬屁。

對此,阿成很享受,沒有理會已經打車離開的秦風三人,目光依然死死的盯著太空酒樓。

果然,不多時,寒千凝出現了,徑直走向了停車場。

她走向停車場后,寒千雨跟著她上了車。

至于許秋月等人,則是上了寒振宇的車。

寒振宇開的是一輛幾十萬的寶馬,比起寒千凝的座駕來自然要好得多。

眾人紛紛上車后,寶馬先走,寒千凝的車這才啟動,離開了停車場。

見此,阿成雙眼微微一瞇,旋即下令:“跟上,找到合適的機會再動手。”

“成哥,她身邊的那個女人咋辦?”有小弟問道。

“當然是一起帶走!”阿成毫不猶豫的開口:“綁一個是綁,綁兩個也是綁,對我們而言并沒有多大的區別。”

聞言,一群小弟紛紛對著阿成豎起了大拇指。

阿成得意一笑。

旋即車輛啟動,朝著寒千凝的車跟了上去。

因為車流量很多的緣故,阿成直接讓司機將車開到了寒千凝車的后面。

這一次,阿成為了確保萬無一失,一共出動了三輛汽車,一共十五人。

不多時,車上的車輛逐漸的少了起來。

而此時,阿成一聲令下,吉普車猛然間加速,直接超過了寒千凝的車,接著將其給別停。

車被別停,寒千凝徑直下車,準備找對方理論。

然而,她剛下車,車的后面又出現了兩輛車,兩輛車的車門紛紛打開,從里面涌出了一群男子。

見到這么多人,寒千凝意識到了不妙,下意識的就要拉開車門,返回車上。

只可惜,已經來不及了。

一名大漢直接沖上前,拿出一塊毛巾,徑直捂住了寒千凝的嘴巴。

寒千凝雙眼一翻,直接暈了過去。

而這個時候,車內的寒千雨才回過神來,下意識的發出一聲尖叫。

“下車!”一名大漢走到車前,一把將車門拉開,一把抓住了寒千雨的頭發,將寒千雨生生給拽了出來,使得寒千雨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

“走!”其中兩人將寒千凝給抬到了吉普車上,其余人紛紛上車,啟動車輛呼嘯而去。

至于寒千凝的車,他們自然沒有動。

一上車,阿成就拿出了手機,給陳星打了一個電話:“星哥,已經得手,現在我們怎么辦?”

“得手了,好!”電話另外一端,陳星的臉上露出興奮之色:“將人帶去郊區,我之前帶你們去過一趟的廢棄工廠,記住了,不要讓兄弟們亂動,那可是宋大少的人,知道了嗎?”

他的那些手下是什么樣的貨色他再清楚不過了。

萬一寒千凝被人先動了,宋波一定會不惜一切代價對付他的。

叮囑了幾句阿成之后,陳星掛斷了阿成的電話,打通了宋波的電話。

宋波一直在別墅里面等消息,接到陳星的電話后,滿臉獰笑了起來。

“星哥,這一次做得不錯,你放心,我宋波絕對不會虧待你的,你說得不錯,要是將人帶來我別墅恐怕會有些麻煩,外面,才最安全,才能為所欲為嘛!哈哈哈哈,你們想辦法通知那個秦風,我倒是要看看,當他看到他老婆被我們當著他的面不可描述后,會是什么表情,想想,都覺得刺激??!”宋波激動得臉色通紅,仿佛陰謀已經得逞。

之前倒是他考慮不周了。

居然想著讓人將寒千凝綁來他的別墅。

綁來他的別墅,必然會有不小麻煩。

而如今,陳星提議在郊區的廢棄工廠,正合他的心意。

那個地方距離市區有些距離,他在那里,就可以真正的為所欲為了。

……

而此時的秦風,已經在酒店內調息打坐了。

他當然不知道,寒千凝已經誤會了他。

就算知道,恐怕也不會太在意了。

自從知道許秋玲沒有給母親按時送生活費后,秦風對寒家一家人就已經寒心了。

要不是他機緣巧合下知道這些事情,恐怕他的母親餓死了他都不知道。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轉眼間,就已經過去了兩個小時。

就在此時,秦風的手機響了起來。

拿起手機一看。

是個陌生的電話。

“會是誰?”他心下疑惑,按下了接聽鍵。

“秦風先生是吧?”電話里面,傳來了一道有些低沉的聲音:“你老婆寒千凝在我們手上,想要她活命的話,立馬準備五十萬,記住,我們要現金,你帶著現金,前來南城郊區的001化學工廠,要是你敢報探員,就準備替你老婆收尸吧?記住了,一個人過來,而且,我們只等你兩個小時,兩個小時后,我們要是見不到錢……后果,你懂的。”

話音剛落,對方已經將電話掛斷。

秦風身子猛然間一震。

接著眸子中寒光大放。

他拿著手機,直接離開了酒店,取了錢,花費高價打了一輛出租車,直奔郊區而去。

……

南城區,廢棄工廠。

這里原先有一家大型化工企業,不過后來出現了一次事故,就被部門勒令暫停一切生產。

隨著時間的推移,這家企業逐漸淡化在人們的視野中,久而久之的,人們都已經忘記這里還有一家化工企業了。

因為這里距離市區有些距離的緣故,經常被一些不法分子占據。

后來這個地方,漸漸的成為了一些黑面勢力解決恩怨的地方。

因為那些黑面勢力要經常在這里解決恩怨,這家工廠供電之類的,從來就沒有斷過。

此時,一間寬敞的辦公室內,陳星,宋波兩人都到了。

看著被綁在床上,依然還處于昏迷中的寒千凝,兩人的眸子中都浮現出炙熱之色。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