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5 09:03:36

“對!絕對是做了什么不法的事情!”許云尖聲附和。

“切,你以為每個人都像你們兩個一樣臟?真讓人惡心,呵,我就是有錢,怎么了?瘋狗一樣亂咬人。真是沒有一點素質,嫁給有錢人又如何,還不是瘋狗?”林峰瞪了許云一眼,幾句話懟地母女兩人啞口無言。

母女倆這才發現,周圍的人都看盡自己倆的丑態。

林峰冷哼一聲:“請問,這別墅,我有資格買嗎?”

“這......”趙磊沉默了,金大拿羞愧的低下頭。

“這機器,是很多年以前的了,出故障也是有可能的。”一聲清脆的女聲從門外傳來。

眾人扭頭一看,柳葉眉、水蛇腰、明眸皓齒,如雪的嬌靨晶瑩如玉,如滴水櫻桃般的朱唇,清雅脫俗,那黑框眼鏡襯托著一雙麗目更加勾魂奪魄。

實在是太美了!要不是她身后有十幾名保鏢鎮場,在場的男士估計都上前搭訕了。

咕嘟,在場的男人均吞咽了一口唾沫。

林峰發誓,長這么大,還沒見過有這么漂亮的美女!但是,明明第一次見面,這大美女竟然給林峰一種親和的感覺。

“柳......柳總好。”金大拿走上前去,聲若細蚊地說道。“這機器確實壞了嗎?”

“有可能。”柳雪欣淡淡道。

趙磊湊到金大拿旁邊“金經理這位是......”

“這位是我們雅帝集團的總裁!”

趙磊將手伸出去:“哦哦,柳總好,我叫趙磊,我爹是趙天......”

柳雪欣看都沒看他,目光瞥向了林峰。這讓趙磊感到深深的屈辱。

許海濱大叫一聲:“哈哈,也就是說,林峰,你小子根本就沒有十億!我說呢,一個窮小子這么可能突然發這么大財!”

“也是,我還以為野雞變鳳凰了呢,不過是只會耍把戲的野雞而已。”張瑩瑩陰陽怪氣地說道。

許云獰笑道:“媽,咱別竟然跟一個窮酸小子生氣,何必呢,他就是在羨慕我們罷了。”

林峰沒說話,只是用看sb的眼神看著面前的許家人。

“臭小子,機器是壞的,你的把戲已經被拆穿了,自己走吧,別在這兒丟人現眼了。”金大拿作勢要把林峰趕走。

“慢著,誰讓你趕他走的?”柳雪欣柳眉微皺。“機器可能會壞,但誰跟你們說這錢是假的?”

隨后扭頭看著林峰,走上前去:“既然林少喜歡,就將這別墅送給林少便是。”

“林......林少?送???!”眾人只感覺自己耳朵出問題了。特別是許家幾人,下吧都快掉到地上了。

“金經理,今天馬上辦完手續,將合同準備好,速度要快!”柳雪欣淡淡地說了一句。隨后扭頭看向林峰:“林少,待會請你跟我回公司一趟,我在外面等您。”

金大拿完全忙活起來,拖著將近200斤的身體跑這跑那,全售樓處的人都圍繞這林峰一個人轉。

眾人只能干巴巴地看著,直到林峰坐著柳雪欣的超跑離開......

許家眾人低著頭,腸子都悔青了。

.......

“不問問我為什么會來找你嗎?”柳雪欣淡淡地說了一句。

她也感覺很奇怪,自己平時對陌生人異常敏感,會有很強的防備心,但看見林峰的時候,對他的防備心小了很多,心情也是出奇的愉悅。

“不問,還是看美女要緊。”林峰坐在紅色跑車的副駕駛上,笑瞇瞇地看著柳雪欣的絕美側顏說道。

自己跟眼前的女生并不認識,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替自己說話,思來想去,肯定是自己的幾個弟子安排的了。

柳雪欣白了林峰一眼:“我叫柳雪欣,天翔運輸的總裁。是陳叔讓我來接你的,他跟我父親正在商量西城區開發的事情,想問問你的意見。”

她早就派人調查過林峰,從資料上看也只不過是個有點志氣的窮小子而已,他的父母親跟陳九公也毫無關聯。她實在想不明白,為什么會被陳九公會如此看待一個毫無關系的陌生人。

“陳叔,是不是陳九公那小子?”林峰一挑眉嘿嘿說道:“哦,你不說我還以為你是哪小子的秘書呢。”

“陳九公......那小子?!”柳雪欣被嚇了感覺自己耳朵出毛病了,臉上的表情非常豐富。

“對啊,難道是別人?不就是陳九公那小子嗎?”自己的徒弟也就四個,姓陳的也就一個而已。

柳雪欣很是詫異,她原本以為林峰是哪陳九公的私生子,可從剛剛的對話來看,好像并不是。

陳九公手下的陳氏集團,乃是龍國第一集團,全國百分之四十的房地產生意都是他的,另外,他們旗下的醫藥、美容均在世界前列,更是憑一己之力將全世界的醫療水平提升了一個臺階!并且研究出了能代替柴油的新型無污染能源!

而陳九公也憑著這幾大生意,牢牢地占據著世界富豪榜的第一的位置。

“你到底知不知道陳叔的名聲,竟然敢這么說,小心他一句話就能讓你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你剛剛說的我就當沒聽見。”柳雪欣皺眉提醒道。

林峰笑著搖搖頭,一擺手大聲調笑道:“什么啊,他的名聲我不知道,也懶的知道,小陳那臭脾氣、死色胚,我見一次打一次,這點小成就而已,就這么炫耀哦?;勾誘饈瀾縞舷?,我的能用鞭子抽的他看不見明天的太陽,你信不信。”

柳雪欣有些鄙視地看了林峰一眼,連陳九公都不知道,覺得這個男人有些自大輕浮,對他的好感也掉了一大半。

“切,得了吧,人家陳九公可是號稱世界第一商人,是商業史上的奇跡啊,不是大學科班出身,卻只用了短短10年時間,便成為了世界第一富豪,他十年前提出的一些理論,到現在依舊適用,是我們學習的楷模。他可不像你一樣會吹牛。”

林峰只是笑了笑,沒有說話。

可她不知道,饒是全世界第一富豪又如何?見到林峰還是得跪地上叫師尊。

5188彩票官网:第四章 柳雪欣

澳州彩票官网 www.tzlxu.tw “對!絕對是做了什么不法的事情!”許云尖聲附和。

“切,你以為每個人都像你們兩個一樣臟?真讓人惡心,呵,我就是有錢,怎么了?瘋狗一樣亂咬人。真是沒有一點素質,嫁給有錢人又如何,還不是瘋狗?”林峰瞪了許云一眼,幾句話懟地母女兩人啞口無言。

母女倆這才發現,周圍的人都看盡自己倆的丑態。

林峰冷哼一聲:“請問,這別墅,我有資格買嗎?”

“這......”趙磊沉默了,金大拿羞愧的低下頭。

“這機器,是很多年以前的了,出故障也是有可能的。”一聲清脆的女聲從門外傳來。

眾人扭頭一看,柳葉眉、水蛇腰、明眸皓齒,如雪的嬌靨晶瑩如玉,如滴水櫻桃般的朱唇,清雅脫俗,那黑框眼鏡襯托著一雙麗目更加勾魂奪魄。

實在是太美了!要不是她身后有十幾名保鏢鎮場,在場的男士估計都上前搭訕了。

咕嘟,在場的男人均吞咽了一口唾沫。

林峰發誓,長這么大,還沒見過有這么漂亮的美女!但是,明明第一次見面,這大美女竟然給林峰一種親和的感覺。

“柳......柳總好。”金大拿走上前去,聲若細蚊地說道。“這機器確實壞了嗎?”

“有可能。”柳雪欣淡淡道。

趙磊湊到金大拿旁邊“金經理這位是......”

“這位是我們雅帝集團的總裁!”

趙磊將手伸出去:“哦哦,柳總好,我叫趙磊,我爹是趙天......”

柳雪欣看都沒看他,目光瞥向了林峰。這讓趙磊感到深深的屈辱。

許海濱大叫一聲:“哈哈,也就是說,林峰,你小子根本就沒有十億!我說呢,一個窮小子這么可能突然發這么大財!”

“也是,我還以為野雞變鳳凰了呢,不過是只會耍把戲的野雞而已。”張瑩瑩陰陽怪氣地說道。

許云獰笑道:“媽,咱別竟然跟一個窮酸小子生氣,何必呢,他就是在羨慕我們罷了。”

林峰沒說話,只是用看sb的眼神看著面前的許家人。

“臭小子,機器是壞的,你的把戲已經被拆穿了,自己走吧,別在這兒丟人現眼了。”金大拿作勢要把林峰趕走。

“慢著,誰讓你趕他走的?”柳雪欣柳眉微皺。“機器可能會壞,但誰跟你們說這錢是假的?”

隨后扭頭看著林峰,走上前去:“既然林少喜歡,就將這別墅送給林少便是。”

“林......林少?送???!”眾人只感覺自己耳朵出問題了。特別是許家幾人,下吧都快掉到地上了。

“金經理,今天馬上辦完手續,將合同準備好,速度要快!”柳雪欣淡淡地說了一句。隨后扭頭看向林峰:“林少,待會請你跟我回公司一趟,我在外面等您。”

金大拿完全忙活起來,拖著將近200斤的身體跑這跑那,全售樓處的人都圍繞這林峰一個人轉。

眾人只能干巴巴地看著,直到林峰坐著柳雪欣的超跑離開......

許家眾人低著頭,腸子都悔青了。

.......

“不問問我為什么會來找你嗎?”柳雪欣淡淡地說了一句。

她也感覺很奇怪,自己平時對陌生人異常敏感,會有很強的防備心,但看見林峰的時候,對他的防備心小了很多,心情也是出奇的愉悅。

“不問,還是看美女要緊。”林峰坐在紅色跑車的副駕駛上,笑瞇瞇地看著柳雪欣的絕美側顏說道。

自己跟眼前的女生并不認識,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替自己說話,思來想去,肯定是自己的幾個弟子安排的了。

柳雪欣白了林峰一眼:“我叫柳雪欣,天翔運輸的總裁。是陳叔讓我來接你的,他跟我父親正在商量西城區開發的事情,想問問你的意見。”

她早就派人調查過林峰,從資料上看也只不過是個有點志氣的窮小子而已,他的父母親跟陳九公也毫無關聯。她實在想不明白,為什么會被陳九公會如此看待一個毫無關系的陌生人。

“陳叔,是不是陳九公那小子?”林峰一挑眉嘿嘿說道:“哦,你不說我還以為你是哪小子的秘書呢。”

“陳九公......那小子?!”柳雪欣被嚇了感覺自己耳朵出毛病了,臉上的表情非常豐富。

“對啊,難道是別人?不就是陳九公那小子嗎?”自己的徒弟也就四個,姓陳的也就一個而已。

柳雪欣很是詫異,她原本以為林峰是哪陳九公的私生子,可從剛剛的對話來看,好像并不是。

陳九公手下的陳氏集團,乃是龍國第一集團,全國百分之四十的房地產生意都是他的,另外,他們旗下的醫藥、美容均在世界前列,更是憑一己之力將全世界的醫療水平提升了一個臺階!并且研究出了能代替柴油的新型無污染能源!

而陳九公也憑著這幾大生意,牢牢地占據著世界富豪榜的第一的位置。

“你到底知不知道陳叔的名聲,竟然敢這么說,小心他一句話就能讓你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你剛剛說的我就當沒聽見。”柳雪欣皺眉提醒道。

林峰笑著搖搖頭,一擺手大聲調笑道:“什么啊,他的名聲我不知道,也懶的知道,小陳那臭脾氣、死色胚,我見一次打一次,這點小成就而已,就這么炫耀哦?;勾誘饈瀾縞舷?,我的能用鞭子抽的他看不見明天的太陽,你信不信。”

柳雪欣有些鄙視地看了林峰一眼,連陳九公都不知道,覺得這個男人有些自大輕浮,對他的好感也掉了一大半。

“切,得了吧,人家陳九公可是號稱世界第一商人,是商業史上的奇跡啊,不是大學科班出身,卻只用了短短10年時間,便成為了世界第一富豪,他十年前提出的一些理論,到現在依舊適用,是我們學習的楷模。他可不像你一樣會吹牛。”

林峰只是笑了笑,沒有說話。

可她不知道,饒是全世界第一富豪又如何?見到林峰還是得跪地上叫師尊。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