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5 11:27:39

蘇氏集團,副總裁辦公室。

陸明坐在沙發上悠閑的喝著茶,旁邊的陳燁卻來回的踱步,仿佛熱鍋上的螞蟻。

陸明看了一眼陳燁,皺著眉頭說道:“我說老陳,你能不能消停一會,來來回回走了一個小時了,你累不累?”

“你讓我怎么停???”

陳燁有些暴躁的說道:“你難道沒看新聞嗎?現在媒體可都在大肆報道,說二爺和區長有不正當的交易關系,據說上面還要派人來審查。”

“二爺現在一心想著怎么解決這件事,哪里還有心思回蘇氏?但時間不等人啊,我可是聽說那個蘇勝男根本就傷及要害,沒準過些日子就出院了。”

“我真是納悶了,你怎么還這么淡定。”

陸明依舊不緊不慢的說道:“急有什么用?急就能解決問題嗎?還不如謹言慎行,以免再出什么紕漏。”

“我可沒你那個城府!”

陳燁的語氣里充滿了焦慮:“而且就算不出紕漏就一定沒問題嗎?你別忘了老許和老謝是怎么走的,沒準那個唐凌現在正想著怎么對付我們呢!”

陸明被陳燁逗樂了:“你是不是被那個姓唐的給嚇怕了,怎么凈說些喪氣的話?”

說實話,陳燁的確是有些怕了。

這個唐凌進公司安才多久,就把他們大好的形勢給攪亂,不費吹灰之力的把兩位副總給拉下馬不說,現在連無煙城計劃都出現問題了。

無煙城項目的重要性陳燁一清二楚,那可是蘇定遠這幾年所有的心血,傾注了無數的人力財力才有了現在的局面。

這種十拿九穩的事情都能出現意外,這難道不能說明唐凌的手段嗎?

這樣的人,難道不值得害怕嗎?

而且陳燁可是把自己全部身家都壓在了蘇家二爺,如果最后輸了,傾家蕩產還算好的,最怕的是唐凌的報復,他可是聽說那些派出刺殺的人沒一個活口。

這才是最讓陳燁感到恐懼的事情。

看著陳燁那驚弓之鳥的樣子,陸明嘆了口氣。

其實他也沒想以二爺的手段,這個唐凌居然還能活到現在,甚至認真算起來,他們才是被壓制的一方。

現在唐凌每活躍一天,對蘇定遠在蘇氏的威信都是一種打擊,那些支持蘇定遠的,是否還會像以前一樣堅定那可就不好說了。

眼前陳燁就是最好的例子。

所以陸明覺得如果自己再不做點什么,那二爺重回蘇氏那就真的成了一種奢望了。

陸明想了想,安撫陳燁道:“行了老陳,別自己嚇唬自己,你別忘了,對方可是夸下了??詮鞠亂桓黽徑扔?,現在已經過去快兩個月了,還是老樣子,所以只要你和我不自亂陣腳,到時候形勢就會逆轉。”

“說的輕巧,就怕過兩天你我都不在蘇氏了。”陳燁冷聲說道。

陸明忽然笑道:“你忘了下周南韓游戲公司的合作商就會過來嗎。”

“你是說那個自大的金大川?”

陸明點點頭:“沒錯,金大川自大傲慢,仗著背后的公司,每次都讓蘇氏下不來臺,但為了他們手中的代理權,我們哪次不是忍氣吞聲,如果安排唐凌來接待他,你說會怎么樣?”

“你的意思是……借刀殺人?”

陸明笑道:“以唐凌那個脾氣,就算商談成功,代理費估計也會是一個天價,若是真惹惱了那個金大川沒拿下代理權,到時候別說盈利,蘇氏都有可能出現財政?;?,所以無論是哪種情況我們都會有借口逼宮,讓對方下臺!”

陳燁眼前一亮:“秒??!老陸,還他么是你壞!”

……

唐凌這幾天有些苦惱,因為太忙了,除了公司醫院兩邊跑,還去了幾次派出所,畢竟那些刺殺的人雖然都是窮兇極惡的人,但畢竟是出了人命,江城派出所不可能不追查。

不過好在街道的監控和路人都能證明唐凌屬于自衛,而且死的那些人也都有案底,所以做了幾天筆錄就出來了。

當然,這些都不是讓他最煩惱的,最讓他感到苦惱的是他忽然變成了公司的紅人,尤其是在人力資源部,不亞于西天路上的“唐僧”。

因為徐飛把他?;に帳つ械氖慮樵誆棵糯?。

什么只身救美,什么以一敵眾,什么殺出重圍,好家伙說的繪聲繪色,跟親眼見了一樣,唐凌還真沒想到徐飛居然還有說書的天賦。

俗話說,美女愛英雄,這些電視里才能出現的情節忽然發生在了身邊,怎能不引起女人們的關注。

更何況唐凌樣貌本身就不俗,雖然已經結婚,但是勾搭調戲一下也誤傷大雅啊。

所以一到中午員工用餐時間,唐凌的餐桌上總是圍著近十個女人,而且每一個都是美女。

都說三個女人一臺戲,唐凌這桌每天中午至少唱三處,嘰嘰喳喳的好不熱鬧。

“唐主管,唐主管,我想減肥,但是怎么樣能才能瘦下來呢?”一個身材有些微胖的女生問道。

唐凌夾起一塊肉問道:“愛吃嗎?”

“愛!”

唐凌又夾起一片菜葉問道:“愛吃嗎?”

“不愛!”

唐凌微微一笑:“把這兩種愛好調換一下,你就能瘦下來。”

“唐主管,唐主管,我喜歡的男兒是天蝎座怎么辦?”一個帶著眼鏡的女孩子媚眼含羞的看著唐凌。

唐凌就是就是天蝎座。

唐凌低聲回道:“人固有一死,或死于天蝎,或死于摩羯。”

“有法解嗎?”

“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

“你的意思是‘欲戴其冠,必承其重’?”

“我的意思是,別掙扎了,早放棄早解脫!”

……

唐凌對答如流,而且幽默風趣的說話方式不時惹來周圍美女的陣陣歡笑。

雖然這讓其他用餐員工有些不滿,但是沒人出聲制止,畢竟誰都知道這是人力資源部的人,得罪這些“奶奶”們,你怕是連小鞋都不知道怎么穿的,所以只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時間過的很快,美女陸陸續續的都吃完了,唐凌卻還剩很多沒吃。

所以最后唐凌身邊就只剩下他一人了。

又過了不久,唐凌也吃完了,可當他想站起身去倒垃圾的時候,一個人突然坐到了旁邊,而且一把摟住他的胳膊。

女人用極其嫵媚的聲音說道:“唐長老,人家也有一個問題想問你!”

唐凌還沒看清來人長什么樣,就先感覺到手臂上傳來一陣陣柔軟且富有彈性的擠壓感。

等看清了對方那美艷無比的長相以及傲視群芳的胸部后,唐凌不由得嘆了一口氣。

還好她不是蘇氏集團的員工,要不然這得多影響領導工作啊。

唐凌時常在想對方到底是吃啥長那么大的,再加上“唐長老”的專屬稱呼,除了安小小又能是誰?

而且今天的安小小好像……沒穿內衣!

這真空上陣的架勢讓唐凌的整個胳膊都僵住了,動也不是,不動也不是。

唐凌掙扎了好幾次,想從安小小的手中掙脫出來,但是反而被抱的更緊了。

唐凌無奈的看著安小?。?ldquo;你想問什么?”

“唐長老,何為帥哥?”

安小小一臉期待,只可惜問題很三俗。

“纖手、眸堅、修于心。”唐凌不假思索的回道。

“通俗一點。”

“顏值與才華!”

“再通俗點。”

唐凌微微一笑,然后用手指了指自己說道:“我、我、我!”

幸福彩票官网:第二十四章 我,我,我

澳州彩票官网 www.tzlxu.tw 蘇氏集團,副總裁辦公室。

陸明坐在沙發上悠閑的喝著茶,旁邊的陳燁卻來回的踱步,仿佛熱鍋上的螞蟻。

陸明看了一眼陳燁,皺著眉頭說道:“我說老陳,你能不能消停一會,來來回回走了一個小時了,你累不累?”

“你讓我怎么停???”

陳燁有些暴躁的說道:“你難道沒看新聞嗎?現在媒體可都在大肆報道,說二爺和區長有不正當的交易關系,據說上面還要派人來審查。”

“二爺現在一心想著怎么解決這件事,哪里還有心思回蘇氏?但時間不等人啊,我可是聽說那個蘇勝男根本就傷及要害,沒準過些日子就出院了。”

“我真是納悶了,你怎么還這么淡定。”

陸明依舊不緊不慢的說道:“急有什么用?急就能解決問題嗎?還不如謹言慎行,以免再出什么紕漏。”

“我可沒你那個城府!”

陳燁的語氣里充滿了焦慮:“而且就算不出紕漏就一定沒問題嗎?你別忘了老許和老謝是怎么走的,沒準那個唐凌現在正想著怎么對付我們呢!”

陸明被陳燁逗樂了:“你是不是被那個姓唐的給嚇怕了,怎么凈說些喪氣的話?”

說實話,陳燁的確是有些怕了。

這個唐凌進公司安才多久,就把他們大好的形勢給攪亂,不費吹灰之力的把兩位副總給拉下馬不說,現在連無煙城計劃都出現問題了。

無煙城項目的重要性陳燁一清二楚,那可是蘇定遠這幾年所有的心血,傾注了無數的人力財力才有了現在的局面。

這種十拿九穩的事情都能出現意外,這難道不能說明唐凌的手段嗎?

這樣的人,難道不值得害怕嗎?

而且陳燁可是把自己全部身家都壓在了蘇家二爺,如果最后輸了,傾家蕩產還算好的,最怕的是唐凌的報復,他可是聽說那些派出刺殺的人沒一個活口。

這才是最讓陳燁感到恐懼的事情。

看著陳燁那驚弓之鳥的樣子,陸明嘆了口氣。

其實他也沒想以二爺的手段,這個唐凌居然還能活到現在,甚至認真算起來,他們才是被壓制的一方。

現在唐凌每活躍一天,對蘇定遠在蘇氏的威信都是一種打擊,那些支持蘇定遠的,是否還會像以前一樣堅定那可就不好說了。

眼前陳燁就是最好的例子。

所以陸明覺得如果自己再不做點什么,那二爺重回蘇氏那就真的成了一種奢望了。

陸明想了想,安撫陳燁道:“行了老陳,別自己嚇唬自己,你別忘了,對方可是夸下了??詮鞠亂桓黽徑扔?,現在已經過去快兩個月了,還是老樣子,所以只要你和我不自亂陣腳,到時候形勢就會逆轉。”

“說的輕巧,就怕過兩天你我都不在蘇氏了。”陳燁冷聲說道。

陸明忽然笑道:“你忘了下周南韓游戲公司的合作商就會過來嗎。”

“你是說那個自大的金大川?”

陸明點點頭:“沒錯,金大川自大傲慢,仗著背后的公司,每次都讓蘇氏下不來臺,但為了他們手中的代理權,我們哪次不是忍氣吞聲,如果安排唐凌來接待他,你說會怎么樣?”

“你的意思是……借刀殺人?”

陸明笑道:“以唐凌那個脾氣,就算商談成功,代理費估計也會是一個天價,若是真惹惱了那個金大川沒拿下代理權,到時候別說盈利,蘇氏都有可能出現財政?;?,所以無論是哪種情況我們都會有借口逼宮,讓對方下臺!”

陳燁眼前一亮:“秒??!老陸,還他么是你壞!”

……

唐凌這幾天有些苦惱,因為太忙了,除了公司醫院兩邊跑,還去了幾次派出所,畢竟那些刺殺的人雖然都是窮兇極惡的人,但畢竟是出了人命,江城派出所不可能不追查。

不過好在街道的監控和路人都能證明唐凌屬于自衛,而且死的那些人也都有案底,所以做了幾天筆錄就出來了。

當然,這些都不是讓他最煩惱的,最讓他感到苦惱的是他忽然變成了公司的紅人,尤其是在人力資源部,不亞于西天路上的“唐僧”。

因為徐飛把他?;に帳つ械氖慮樵誆棵糯?。

什么只身救美,什么以一敵眾,什么殺出重圍,好家伙說的繪聲繪色,跟親眼見了一樣,唐凌還真沒想到徐飛居然還有說書的天賦。

俗話說,美女愛英雄,這些電視里才能出現的情節忽然發生在了身邊,怎能不引起女人們的關注。

更何況唐凌樣貌本身就不俗,雖然已經結婚,但是勾搭調戲一下也誤傷大雅啊。

所以一到中午員工用餐時間,唐凌的餐桌上總是圍著近十個女人,而且每一個都是美女。

都說三個女人一臺戲,唐凌這桌每天中午至少唱三處,嘰嘰喳喳的好不熱鬧。

“唐主管,唐主管,我想減肥,但是怎么樣能才能瘦下來呢?”一個身材有些微胖的女生問道。

唐凌夾起一塊肉問道:“愛吃嗎?”

“愛!”

唐凌又夾起一片菜葉問道:“愛吃嗎?”

“不愛!”

唐凌微微一笑:“把這兩種愛好調換一下,你就能瘦下來。”

“唐主管,唐主管,我喜歡的男兒是天蝎座怎么辦?”一個帶著眼鏡的女孩子媚眼含羞的看著唐凌。

唐凌就是就是天蝎座。

唐凌低聲回道:“人固有一死,或死于天蝎,或死于摩羯。”

“有法解嗎?”

“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

“你的意思是‘欲戴其冠,必承其重’?”

“我的意思是,別掙扎了,早放棄早解脫!”

……

唐凌對答如流,而且幽默風趣的說話方式不時惹來周圍美女的陣陣歡笑。

雖然這讓其他用餐員工有些不滿,但是沒人出聲制止,畢竟誰都知道這是人力資源部的人,得罪這些“奶奶”們,你怕是連小鞋都不知道怎么穿的,所以只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時間過的很快,美女陸陸續續的都吃完了,唐凌卻還剩很多沒吃。

所以最后唐凌身邊就只剩下他一人了。

又過了不久,唐凌也吃完了,可當他想站起身去倒垃圾的時候,一個人突然坐到了旁邊,而且一把摟住他的胳膊。

女人用極其嫵媚的聲音說道:“唐長老,人家也有一個問題想問你!”

唐凌還沒看清來人長什么樣,就先感覺到手臂上傳來一陣陣柔軟且富有彈性的擠壓感。

等看清了對方那美艷無比的長相以及傲視群芳的胸部后,唐凌不由得嘆了一口氣。

還好她不是蘇氏集團的員工,要不然這得多影響領導工作啊。

唐凌時常在想對方到底是吃啥長那么大的,再加上“唐長老”的專屬稱呼,除了安小小又能是誰?

而且今天的安小小好像……沒穿內衣!

這真空上陣的架勢讓唐凌的整個胳膊都僵住了,動也不是,不動也不是。

唐凌掙扎了好幾次,想從安小小的手中掙脫出來,但是反而被抱的更緊了。

唐凌無奈的看著安小?。?ldquo;你想問什么?”

“唐長老,何為帥哥?”

安小小一臉期待,只可惜問題很三俗。

“纖手、眸堅、修于心。”唐凌不假思索的回道。

“通俗一點。”

“顏值與才華!”

“再通俗點。”

唐凌微微一笑,然后用手指了指自己說道:“我、我、我!”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